桃红满天下
┌────────────────────────────┐
│第      ≈≈≈≈≈≈≈≈≈≈≈≈≈≈≈     双│
│ 139      ♀♀ 桃 红 满 天 下 ♂♂     周  │
│   期   ≈≈≈≈≈≈≈≈≈≈≈≈≈≈≈   刊  │
│                            │
│  2003年1月10日出版 1997年9月5日创刊  │
│                            │
│   北美华人性别与性倾向研究会(CSSSM)主办   │
└────────────────────────────┘
──────────────────────────────
            本 期 目 录
──────────────────────────────
① 【新闻摘要】泰国:同性恋不再是病态
        印度举办第一场同性婚礼
② 【说三道四】同性恋行为在中国并不违法
③ 【生命伦理】科学的眼光,理解的胸怀
          ──访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丛中教授
④ 【综合报导】中国性产业昌盛
⑤ 【信息天地】2002年国际艾滋病状况年终回顾
⑥ 【艺坛纵横】文艺随笔之一:理解与鉴赏
⑦ 【同人笔林】墓草同志诗歌选(十二)
──────────────────────────────
【新闻摘要】

◇ 根据泰国《国家报》于2002年12月报导,泰国精神卫生部
向部长递交了一份公开声明,表示同性恋在该国已经不再被列为病态,
并称这项改革迟到了30年。

  “同性恋只是一种不同的性倾向而已。”公开信件表示。
  
  泰国的同性恋权益团体曾要求精神卫生部公开这封信件,以敦促
大众接受同性恋。 

◇ 2002年12月,印度举办了全国第一场同性婚礼。伴侣的一
方是印度时装设计师温德尔·罗德里克斯,另一方是一位名为杰罗姆
的法国公民,双方已经共同生活了20年。

  婚礼在伴侣双方位于吉诺亚的私人别墅举行。一名来自法国领事
馆的高级官员前来证婚,大量娱乐界名流和媒体人士也被邀请参加。

  同性婚礼在印度属于非法,甚至连男同性恋行为现在仍然被列为
非法,但同性结合在法国已被合法化。

  印度官方拒绝对此发表评论,但评论界相信,这场同性婚姻将给
政府施加压力,敦促他们将同性恋行为剔除出刑法。

◇ 泰国副总理贾都龙证实,泰国爱滋病在经过二十年泛滥后,造成
爱滋婴儿数目高达二十八万九千人,预计在二○○五年再升高至三十
八万人,对泰国政府是一大负担。

  为治疗爱滋病患和预防感染,泰国政府通过未来一年将花费十一
亿七千万泰铢预算,其中包括预防计划、讨论相关问题计划,学习和
研究计划等

  造成泰国爱滋病泛滥主因,依据泰国公共卫生部和国立隆功大学
向二千名泰人调查后所做研究报告指出,百分之六十的十五至二十五
岁泰国男性青年和百分之四十的相同年龄泰国女青年都曾经有过不安
全的性行为。

◇ 亚美尼亚国民议会于1月份通过投票表决,取缔了该国刑法中对
同性恋行为的惩罚。

  原刑法规定同性恋行为将被判处最多达5年的徒刑。1996年,
曾经有7人因同性恋行为而获罪,1997年曾经有4人获罪。

◇ 英国政府在新的一年的开始,预备了一个大礼送给跨性人士──
跨性人不得结婚的禁令行将废除,工作权益也将获得立法保障。

  目前英国跨性人士的工作权有受到一定的限制,性质较敏感,比
如像刑事犯的搜身,或是老人看护……等,需有身体接触的工作,跨
性人士较不容易获得雇聘。工商贸易部部长派翠西亚.休薇特说,他
们将于稍晚将跨性人工作权法的草案,送交国会审议。

  争取跨性人公民权的团体“促进改革会”表示,现行的法律对跨
性人造成压制,对于跨性人士不尽公平,他们欣见政府作出反省与改
革。

◇ 瑞典一同性恋组织计划设立全球第一个协助同性者领养孩子的机
构。

  从今年2月1日起,瑞典的同性恋者也将获得合法的抚养权,但
有关机构表示,他们不会支持同性者领养外籍孩童

  冰岛和荷兰是另外两个允许同性伴侣拥有合法抚养权的国家。
──────────────────────────────
【说三道四】

◆       同性恋行为在中国并不违法

             万延海
                       
  在美国全国情报委员会2002年9月发布《艾滋病的下一个冲击波:
尼日利亚、埃塞俄比亚、俄罗斯、印度和中国》后,美国战略和国际
研究中心(http://www.csis.org)2002年12月出台了类似的一份报告
《艾滋病大流行的第二波:中国、印度、俄罗斯、埃塞俄比亚、尼日
利亚》(注:目前没有发表在网站上)。
                       
  在美国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的报告中,作者Steven Morrison博
士指出,“同性恋在中国、印度、尼日利亚和埃塞俄比亚是非法的,
在俄罗斯只是最近刚刚合法化。”报告中引用了中国疾病控制中心吴
尊友博士的话说,“大多数参与同性恋或双性恋活动的人们和女人处
于稳定的婚姻中。因为同性恋行为是违法的,中国政府几乎不能有效
地接触到这个群体。”
                       
  我对吴尊友博士关于大多数中国同性恋者或双性恋者拥有“稳定”
婚姻关系的说法表示怀疑,但是本文的主题是分析同性恋在中国的法
律地位。同性恋行为在中国违法吗?
                       
  确切的说,中国的法律对同性恋者并不友好,但是同性恋行为或
双性恋行为(成年人之间的、私人场所、自愿发生)也不违法。近来,
中华精神科学会也不再把同性恋或双性恋统化为病态。
                       
  旧的《刑法》(1979年全国人大通过)第一百六十条规定:聚众
斗殴,寻衅滋事,侮辱妇女或者进行其他流氓活动,破坏公共秩序,
情节恶劣的,处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流氓集团的首要
分子,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十九条规定:
有下列扰乱公共秩序行为之一,尚不够刑事处罚的,处十五日以下拘
留、二百元以下罚款或者警告:(四)结伙斗殴,寻衅滋事,侮辱妇
女或者进行其他流氓活动的。
                       
  其中“其他流氓活动”过去被理解为包含鸡奸的情况。“最高人
民法院、最高人民检查院关于当前办理流氓案件中具体应用法律的若
干问题的解答”(1984年11月2日)中对“其他流氓活动情节恶劣构成
流氓罪的”的解释是:“勾引男性青少年多人,或者勾引外国人,与
之搞两性关系,在社会上影响很坏或造成严重后果的;”“鸡奸幼童
的;强行鸡奸少年的;或者以暴力、胁迫等手段,多次鸡奸,情节严
重的。”(217页)1994年1月出版的《刑事法律适用手册-刑事办案
551问》(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刑法室编:人民法院出版
社)重复了以上内容。(183页),并补充了对以下问题的回答:
“254、对鸡奸行为如何定罪处刑?答:关于对鸡奸行为如果定罪处刑,
刑法没有具体规定,1984年5月25日大连市委政法委员会就此问题徵求
法制工作委员会的意见,法制工作委员会刑法室经研究认为:对这个
问题在起草刑法中研究过。这种行为虽有一定的危害性,但不宜单列
罪名。对这种行为一般可由行政处罚;情节严重的,可以按流氓罪追
究刑事责任。上述意见属内部交换意见,可供执法机关在办案中参
考。”(188页)
                       
  其中,令人担心的是这样的说法,“这种行为虽有一定的危害性,
但不宜单列罪名。对这种行为一般可由行政处罚;情节严重的,可以
按流氓罪追究刑事责任。”全国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根本没有解释什
么是鸡奸行为。如果是指肛门性交,那么夫妻之间的肛门性交是什么?
如果是指同性性行为,那么接吻、两个成年人自愿在家里做爱,也违
法吗?这就是为什么我国过去对同性恋者处罚上出现许多差异的原因,
有些地方警察入户逮捕同性恋者,有些地方只将男性之间插入性行为
理解为鸡奸,有些地方把同性恋理解为鸡奸。因为法律及其解释不清
楚,所以各地的执法者对同性恋者的处理就差别很大,完全决定于当
地警察的认识、态度或对罚款的需求。
                       
  现在,刑法中已经取消“其他流氓活动”这一条过去包含鸡奸这
一意义不确定的条款,而且修改后的刑法根本没有出现流氓这样的字
眼,那么有理由认为,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相应条款“其他流氓活动”
及其解释应该失去法律效力,因为如果其继续保持“对这种行为一般
可由行政处罚”的效力,那么“情节严重的,可以按流氓罪追究刑事
责任”所依据的刑法已经取消了这一条款。
                       
  原则上,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应该遵循刑法的规则,并在刑法相应
的规定基础上,做出修改,因为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许多规定和修改
前的刑法相似,轻者适用治安管理处罚条例,重者适用于刑法,而现
有刑法相应条款已经改变或取消,那么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某些条款及
其法律解释就失去法律效力。但是,在修改前,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具
有独立法律效力的条款,比如针对卖淫嫖娼的规定,就应该继续发挥
法律效力,因为刑法主要涉及卖淫嫖娼的组织和故意传播性病,而不
直接涉及卖淫嫖娼。
                       
  但是,鉴于中国法律政策的不确定性和社会压力,中国同性恋者
选择保持生活中的低调。
                       
  尽管法律上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但是根据常识生活依然是有意义
的。成年人之间自愿的、稳定的、非伤害的性行为值得倡导。
                       
  可以利用联合国人权公约和其它国际公约为中国同性恋者提供道
义上的和国际法上的支持。


◇ 二言补充:

  中国目前的法律并没有针对有关性倾向方面的任何规定,所以有
关的行政处理──比如开除同性恋者的学籍,将同性恋者开除──等,
并不受到法律的追究,因此因为性倾向而失去就学或者就业机会的同
性恋者,也无处投诉。也就是说,虽然法律改革趋向于将法律与道德
脱钩,但行政处理足以为同性恋者提供“道德管制”。这也是很多同
性恋者生活趋向于低调的重要原因。
──────────────────────────────
【生命伦理】

◆     科学的眼光,理解的胸怀
          ──访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丛中教授

  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丛中教授,是“朋友健康干预项目”的
三位负责人之一。这个项目于1998年为同性恋人群办了一本《朋
友通信》。

  丛中教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朋友通信》旨在“弘扬科
学、促进健康、倡导爱心、共建文明”,把它当作同性爱者的代表刊
物是不确切的,“科学”才是这本刊物的主旨。它的主要目的在于帮
助同性爱人群增强自我心理健康和躯体健康意识,包括控制性病特别
是艾滋病在这个人群中的蔓延。

  丛教授说,长期以来,同性爱者作为边缘人群受到社会的歧视,
而且这种歧视已经扩大到了研究同性爱问题的专家学者身上,这种歧
视来自人们对同性爱及其相关现象的无知。由于无知,人们对事物不
加区分就混为一谈,如把同性爱和一般的精神疾病混为一谈,把同性
爱和艾滋病混为一谈,把研究精神病的医生和精神病人混为一谈。

  “只有人们有更多的科学的眼光,才会对同性爱人群有更少的歧
视,有更多的包容与接纳。”他说。从教授认为,社会的不接纳和不
认可使得很多同性爱者在长期压抑、自闭的环境中患上了严重的心理
疾病。由于同性爱者不能像异性爱者那样与自己心爱的人结婚,并保
持较为稳定的性爱关系,这更导致了同性爱者多性伴现象的发生。因
此,同性爱人群成为艾滋病的易感人群。

  他主张,改变现状的唯一办法就是加强在社会大众中的心理卫生
教育,让人们知道同性爱不是一种精神疾病。2001年4月20日
《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公布的诊断标准给出了同性
爱的精神科学定义。同性爱作为一种性爱活动不一定是异常的。即同
性爱作为一种性取向,仅仅是有异于异性爱这一常态,他不一定是变
态,犹如左撇子异于右撇子。在不妨碍社会和他人的前提下,任何追
求个人自身幸福和快乐的行为都不应该受到干预和歧视。

  丛教授也曾把同性爱当作一种精神疾病来治疗。但随着时间的推
移,他终于明白性取向一旦确立,是无法通过后天治疗来解决的。

  他说:“我们能够做的士:营造一个理解和接纳的宽松环境,让
同性爱者拥有健康的心理和身体,没有歧视,没有不必要的负担和焦
虑。当有一天,大家能够把同性爱看作是一种少见的自然现象,而不
是一种病态,这将是中国社会的一个进步。)

(记者陈晓昱、马凤娥。转载自《地平线》2002年11月5日,
由清华大学当代中国研究中心委托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新闻专业
2001级本科生主办。)
──────────────────────────────
【综合报导】

◆          中国性产业昌盛

            彼德·古德曼

  灯光灰暗的旅馆大厅弥漫着烟味,国熙宾馆的卡拉OK小姐坐在
长沙发上,有些在抹妆,有些在调整胸罩和腰带的高度。刘小姐毫无
表情地望着大电视屏幕,另一位年轻小姐正在演唱一首有关思念远方
恋人的歌曲。

  KTV小姐的大多数时间花在等待上,等待男人从棕榈海滩回来。
对于多数美国人来说,海南岛是2001年发生中美军机相撞后美机
降落之地,但在中国,该岛以因卖淫业昌盛而闻名。

  每当一位新客人进门订房间时,都会吸引小姐们的注意。妈咪带
了刘小姐和另外两位女孩,她们都穿着黑色紧身裤,上身穿三角背心,
等着客人的挑选。客人的选择将决定谁将空手回家,谁将领到大约
25美元的收入,假如让在客人唱歌喝酒时抚摸自己,小姐的收入会
更高。假如他将小姐带进房间发生性行为,那么小姐就可以拿到大约
125美元。刘小姐以前在一千多英里外的故乡工作时,两个月也挣
不到这么多。

  刘小姐和其他从事同一行业的女性是中国最发达的资本主义产业
──性产业──中的成员。尽管从技术上讲仍然属于非法,但性交易
已经越来越公开,并在全国各地城镇中无处不在。根据美国国务院的
人权报告,中国大约有一千万人参与性交易。

  性交易过去只是小规模存在,但随着中国从国家提供就业和社会
福利的共产主义社会转向任何东西都有可能却没有任何保障的资本主
义,性交易快速增长。亏损的国有企业不断关闭,数千万人没有工作。
很多女性──现在男性也越来越多──属于数千万离开贫穷内地到沿
海地区的淘金大军。

  从某种意义上说,妓女队伍是中国领导人所培育的某种个人主义
典型,而他们把中国的未来都寄托在自由市场上。北京人民大学性教
授潘绥明说:“这些妓女自己解决了就业问题。”

  但她们自己和中国社会也不得不付出严重代价。性交易已经成为
性病的主要传染渠道。根据政府资料,自从1995年起,中国性病
发病率每年增长百分之三十。专家说,这些数字肯定低于实际情况,
因为很多人去私人诊所看病,并不向政府有关部门报告。中国有一点
二亿人感染乙型肝炎病毒,至少有一百万人携带艾滋病毒。

  在有些国家──最显著的是泰国和荷兰──政府承认当地性交易
的规模,专门对妓女提出鼓励使用安全套项目,防止疾病传染。在中
国,地方政府通过自己的旅馆和妓女吸引旅客而获利,但声称要消灭
这些社会罪恶的政府对于性交易感到难堪。这就窒息了规范性交易和
限制其破坏作用的努力。 

  北京地坛医院性病研究中心负责人徐克义(音译)说:“他们不
愿谈论妓女。他们认为共产主义是全世界最好的制度,因此我们没有
妓女。这是丑恶的东西,我们不喜欢丑恶的东西。”

  在地方上,性交易伴随着腐败。按摩院、美容院和卡拉OK的小
姐必须给妈咪、出租汽车司机和旅行社等中介所有人小费。他们还要
把钱分给老板,后者雇佣保安人员并打点地方官员。妓女的很多钱最
后都落到当地警察和其它官员手里。

  四年前,沈阳市长慕绥新敦促开办酒吧和按摩院,作为解决失业
问题的对策。他给妓女发执照并征收百分之三十的税。他的做法也鼓
励其它城市仿效。
  
  这使得中国的性产生成为全球最胆大包天的表现。北京政府拥有
的五星级兆龙酒店经常住满中国军官,一名比较老的妇女傍晚在拉皮
条,她拉客时语调显得极为平常,而且完全当着别人的面。在中国其
它酒店,男性旅客夜里经常被女招待叫醒,问他们是否孤独。北京、
上海、深圳等大城市的所谓Yuan Union公司经常为外交官和外国商人
举行性派对。

  政府出于经济原因,容忍了娼妓的存在。很多从事卖淫的人都将
部份收入寄给农村的家乡。深圳是全国拥有高楼大厦最多的城市,这
里一家名为“蝴蝶吧”的卡拉OK酒吧里,24岁的潘小姐说,她离
开了大学,离开了家乡重庆,来到深圳做小姐,为的是让留在家乡的
弟弟能够继续上学。现在她每月寄给家里2500元,但只说自己在
当服务员。“在中国,女儿并不重要。”她说,“儿子才算回事。假
如我不离开家乡工作的话,我弟弟根本没法上学。”

  三年前,刘小姐在湖北某城的一家国营百货商店工作。就象许多
其它国营企业一样,商店一直亏本,后来被一个私人企业主收购。为
了削减成本,他采取了裁员,刘小姐下了岗。刘的父母以前一直从国
营单位获得稳定的收入,现在却负债累累。

  那年刘小姐23岁,她跟随一位已经搬到深圳做销售的朋友来到
了南方,当时很多香港人为了节省开支也来到深圳,这给当地带来了
收入。刘也开始从事销售工作,起初每月挣八百多元,比她在家乡的
收入多一倍。她和朋友在一间小屋子里共挤一张床,房间用三合版隔
成六块小面积。她的租金是每月400元,食品和交通的费用也是
400元。她当时捉矜见肘,在有些月份,她还不得不向朋友借钱。

  去年早些时候,她决定寻求改变。她的一位表姐在海南做公关小
姐,刘给她打了电话。

  海南对外是个旅游和举办各种会议的地方,但一旦太阳落山,年
轻女性就来到海边胜地。

  刘说她一早就知道公关小姐的工作意味着什么,但在这里,她尽
可以放心不会碰到来自家乡的人,或者被父母发现而蒙受羞辱。“假
如他们得知我在做什么,肯定会把我赶出家门。”

  刚开始时,刘在表姐工作的卡拉OK歌厅工作,但这家隔厅的档
次很低,消费很薄。两个月后,她来到了国熙,这是家香港人、台湾
人、韩国人和日本人经常出没的宾馆。每过几个星期,就会有男人邀
请她进房间。

  刘说现在每月挣三千多元。她只要寄回家400元,其它的就可
以自己留用,用以买漂亮衣服和化妆品,她现在仍然和表姐一起住。
房租总共是750元,她、表姐和另一个女子共同分摊,另一名女子
原来在湖北当警察。屋子的桌子上放了台电视机。

  “这不是我的真实生活。”她说。电视上,一名女性正在歌唱失
恋的痛苦。窗外的阳光照进来,刘小姐要去酒吧了。

  等待,漫长的等待。“我只想挣了钱后回家。”她说。

(转载自《华盛顿邮报》2003年1月4日)
──────────────────────────────
【信息天地】

◆      2002年国际艾滋病状况年终回顾

  艾滋病不再是致命病症,但仍然比普遍的小病更令人头疼。目前
还没有找到治愈艾滋病的有效方法,但在2002年,科研工作者在对此
疾病及其影响的认识方面,还是取得了进展。以下是年度成果小结: 

·《国际艾滋病医师协会学刊》10月号的一份报告指出,在HIV感染者
中,可能有多达80%的人受到抑郁和焦虑的困扰,但医生们似乎没有看
到问题的严重性。调查显示,只有六成HIV感染者的心理状况得到医生
的关注。

·好消息是,2002年消减了一直令很多HIV感染者的困惑:口
交的风险或许被高估了。

  目前很多人认为带安全套进行口交实在令性爱趣味全失。在西班
牙,研究人员追踪调查了135对异性倾向的伴侣,每一对都有一方已感
染了HIV,但在过去10年约1万9千次的口交行为中,没有人因此而感染。
“并不是说人们不可能通过口交而感染,但这是低风险的行为。”加
州的一位研究员说。

·7月,在巴塞罗那召开的第14届国际艾滋病会议上发表的一份论文指
出,在美国,年轻男同性恋者中可能有10%感染了HIV,其中近80%的
人对此毫不知青。黑人和拉美裔的感染率最高,但白人的情况也好不
了多少。

·科学家们继续研制HIV疫苗,最前沿的研究成果有望在今年之内
推出。全球各国纷纷积极研制疫苗,但在9月份的美国艾滋病会议上,
研究人员说他们担心许多同性恋者、黑人和针筒吸毒者可能会抵制疫
苗测试,因为他们对政府缺乏信任。一名联邦政府官员说:“在社会
和政治方面都障碍重重。”

·《美国医学会学刊》7月号的一篇报告说,更多的HIV感染者体内产
生了抗药性,医生只有用鸡尾酒疗法东修西补,以延续病人的生命。
研究发现,27%的患者至少对一种药物产生抗药性。将来还可能出现对
三种主要疗法皆产生抗药性的情况。

·尽管遭到某些艾滋病人和活动家的不屑,医疗人员仍坚持警告,
HIV感染者之间的无保护肛交可能导致“二度感染”。研究者已经报道
过3例这种再度出现感染病征的个案。《自然》杂志11月刊登的哈佛医
学院一名医生的来信说:“即使是双方都感染了HIV的自愿性行为,恪
守性安全仍然是底线。”

· 8月,美国心理学会的年会上报告说,2/3的HIV感染者正转向另类药
物。半数受访者称正在服用多种维生素,24%服食中药或其他草药,
17% 服用矿物提取物,7%食蒜。专家告诫患者要将自己的服药情况告
知医生。

·9月,在一场全美的HIV会议上,变性人首次坐到了话筒前。在听众
的注视下,活动家呼吁人们对变性人群体受到的HIV威胁给予更多的关
注。“没有为变性人设立的基金,没有数据收集,没有跟踪调查。我
们不清楚这群人究竟有多少,他们是隐形的一群。” 一位活动家说。
──────────────────────────────
【艺坛纵横】

◆       文艺随笔之一:理解与鉴赏

             二 言

  我曾经将《卧虎藏龙》的DVD借给一对中国夫妇看。他们看完
后,觉得大惑不解:“假如人能够那样飞的话,中国队岂不将奥运会
上的所有跳高跳远金牌都拿下了?!真是笑话!”

  我觉得有些发笑。功夫片的魅力之一就是满足幻想,而人看着鸟
儿和雄鹰的飞翔,很少不产生幻想的。中国的功夫小说和电影不仅满
足飞翔等幻想,更是利用功夫来表达某种情感,将之概为“打架”,
实属无知。在《卧虎藏龙》中,俞秀莲和玉蛟龙在天井里的那段对打,
是姐妹间情断义绝的艺术表达,换在生活片里,则可能被表现为砸东
西,互相扯头发等;玉蛟龙和李慕白的那场竹林对打并非要分出谁高
谁低,谁生谁死,而是固执、自负和稚嫩与渊博、宽厚与爱怜之间的
绞缠与较量,且不提这场打斗让人感受到“万叶千声”的中国诗词境
界。在《英雄》里,胡杨林里如月与飞雪的对打是嫉妒与情仇的发泄;
飞雪得知自己错杀残剑,所以与无名在秦营前对打时剑法大乱,这表
现出人物绝望的心态;残剑和无名在九寨沟湖面上挥剑追逐,相互欲
杀不能,真可谓惺惺相惜,而同样的情感在《恋爱中的女人》中,则
表现为两男的裸体肉搏,近乎同性恋的画面强烈在七十年代初强烈冲
击着观众。

  影片《钢琴课》里,一百多年前的哑女艾达居然在钢琴上奏出了
类似于今日George Winston的New Age曲调。当时很多古典音乐爱好
者对之颇有非议,但我觉得这种批评实在不得要领。因为影片中的艾
达通过琴键来表达心声,但假如撷取当时已经有的古典音乐作品,艾
达弹得再柔情,现在的观众听来都会显得太硬太板,从而无从理解艾
达的心愿。人们对音乐的感觉随着音乐流派的纷呈出现而发生着改变,
比如猫王的摇滚歌曲在六十年代初被认为刺激感官,但现在习惯重金
属的耳朵听来则很“没劲”。《钢琴课》面对的是现代观众,所以影
片就让艾达弹出了容易激起现代观众共鸣的New Age风格的音乐。

  同样,《大红灯笼高高挂》里“点灯捶脚”的情节设计表达了老
规矩的陈腐和压抑人性,这也是一种艺术表达,假如有人去考证中国
北方何地盛行过这种习俗,实属不得要领。

  如果有人看《音乐之声》或《Chicago》时,质问道:“人怎么可
能在突然间又蹦又唱,而且唱得那么好?没经专业训练和排练,怎么
跳得那么井井有条?”你大概会笑他不懂得音乐剧的表达方式。同样,
《卧虎藏龙》中的飞檐走壁,《英雄》中飞雪和残剑强行闯入千兵把
关的秦宫,等等,我们也大可不必用纯纪实主义的目光去挑剔。

  第一次读崔子恩的《桃色嘴唇》时,由于过于仓促,只是觉得他
在书中描写的月城之整洁和西化几乎难以在中国的任何地方找到,而
人物出没的咖啡馆、酒吧等地,也似乎难以考证到其在中国历史上任
何时代的轨迹。心存这些疙瘩,几年来我一直只是审慎地向别人推荐
该书。半前年,当我在回北京的飞机上,用十几个小时再次仔细阅读
此书时,方才体会到人物因性倾向为外部世界所不容,从而导致了强
烈的内心冲突,进而走上了反叛的道路,而这个外部世界正好印证着
我们生活中的现实,至于月城的一景一池是否来自实际的哪座城市,
主角的小提琴家身份及其描写是否印证了多数音乐工作者的经历,等
等,已经无需用纯现实主义的目光去吹毛求疵。

  对某种艺术表达不甚了解,只是出于自己的不习惯或不喜欢而对
之加以鞭挞,是缺乏艺术鉴赏力的表现。类似的无知和误解在生活中
随处可见,来自中国的一些留美学生对黑人的恐惧,异性恋人群对同
性恋的反感,一些同性恋者对娘娘腔所感到的“遗憾”,不仅阻碍着
对亚文化的鉴赏,同时也封闭了自己的理解之心。
──────────────────────────────
【同人笔林】

◆        墓草同志诗歌选(十二)

            ·青春颂 ·

        人民公园的牡丹该开了
        我带着嫖客的心情找机会去看
        我没有花钱走近了花王牡丹
        花王牡丹更不用花钱也走近了我
        我的脸皮真厚啊
        却闻不到一丝人民的花香
        也闻不到一丝权力的恶臭

        红牡丹啊一团一团的
        像女人用过的卫生纸
        白牡丹啊也一团一团的
        让有痔疮的人看着舒服

        我对这个春天还不曾厌倦
        因为这个老不要脸的春天能够宽容我

2002.3.27郑州

           ·西海子公园 ·

        在中国 有公园的地方
        总有同性恋者的脚步
        这是县城的一个小小的公园
        没有花朵  只有石头和树木
        听说这里的他们都很饥渴

        在靠近WC不远处
        游逛 注视 叹息 忧郁
        痴呆 自卑 发泄 孤寂
        我像你一样 我像他一样
        你和他像我一样被生活抛弃

        在中国有黑暗的角落
        总有弱势人群的呻吟

2002.7.13
──────────────────────────────
《桃红满天下》网址:http://www.csssm.org

来稿和意见请寄
电子信箱:taohongcsssm@yahoo.com(中英文兼容)

《桃红满天下》编辑部成员:
总编: 二言  eryan_lin@yahoo.com         
编辑: 杨青  wanyanhai@hotmail.com 
    楚钧  chujun_100@hotmail.com
    东方虹 orienbow@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