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红满天下
┌────────────────────────────┐
│第      ≈≈≈≈≈≈≈≈≈≈≈≈≈≈≈     双│
│ 157      ♀♀ 桃 红 满 天 下 ♂♂     周  │
│   期   ≈≈≈≈≈≈≈≈≈≈≈≈≈≈≈   刊  │
│                            │
│  2003年9月19日出版 1997年9月5日创刊  │
│                            │
│   北美华人性别与性倾向研究会(CSSSM)主办   │
└────────────────────────────┘
            本 期 目 录
──────────────────────────────
① 【新闻摘要】加拿大国会拒绝阻止同性婚姻合法化提案
        英国允许亡故军人的同性伴侣享受配偶福利
② 【说三道四】一个内心充满偏狭和仇视的人类“丑恶标本”
           ──从石原慎太郎对同性恋的歧视言论中
             我们可以读到什么?
③ 【生命伦理】走出同志作品的迷惑
④ 【综合报导】俄罗斯举行首例同性婚姻
⑤ 【信息天地】加拿大婚姻法中有关离婚的条例说明
⑥ 【爱知行动】我们的歌声,我们的欢笑
             ──阳光娱乐工作室简介
──────────────────────────────
【新闻摘要】

◇ 9月16日,加拿大国会有关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辩论进入白热化
状态。保守的加拿大联盟议员斯蒂芬·哈普提出动议,要求将婚姻定
义于一男一女之间,以组织加拿大政府有关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立法提
议送入国会表决。但哈普的动议以132票赞成、137票反对的结
果而未获得通过。

  八月底的一项民意调查表明,60%的35岁以下的人支持同性
婚姻合法化,而在退休人员中,有相同比例的人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

◇ 9月16日,英国国防部公布了一项计划,该计划的内容包括,
在英国军人亡故的情况下,其依法登记的同性伴侣将有权获得国防部
提供的养老金。

  英国国防部高级官员艾伐·卡普伦说,新的军人养老金计划将把
亲属关系的含义扩大到“有实质性结合关系”的层面,而不论性别或
性倾向。

  目前在英国首都伦敦,市政府已经把同性伴侣登记和相关权利法
律化。不过,布莱尔政府还没有计划把同性婚姻关系合法化。

◇ 巴黎的迪斯尼乐园将于10月4日举办首个“同性恋游玩日”。
届时同性恋游客可以身穿白色T恤衫以便相互识别。

  巴黎的迪斯尼乐园表示该节日并非正式,但他们也不对此表示反
对。

◇ 加拿大广播公司法语电视台表示,他们将直播2006年同性恋
世界运动会的开幕式和闭幕式。除此之外,电视台每天还将剪辑一小
时的竞赛节目。这些节目将通过卫星向全球播出。

  2006年的同性恋世界运动会将于7月29日至8月5日举行,
运动会设有30个项目,估计将有来自一百多个国家的运动员参加比
赛。
──────────────────────────────
【说三道四】

◆   一个内心充满偏狭和仇视的人类“丑恶标本
         ──从石原慎太郎对同性恋的歧视言论中
           我们可以读到什么?

               F.X

  中国社会近几年对同性恋的议论增加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
同性恋问题。特别是在网上,有关同志权益、同性婚姻的海内外新闻,
都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在新浪等大众型网站的这类新闻之下,会看
到很多人出贴子发议论,不同意见交汇。许多关注同志权益的人,讲
道理摆事实,让人看后获益匪浅。但也有一些帖子,借网络匿名的方
便,赤裸裸地宣泄偏见和歧视性语言。每当在网上看到这样的内容。
我总是感慨,大千世界,无所不有,我们有时候不得不与人性中的丑
陋比邻而居。

  提起人性中的偏狭、冥顽不化、自以为是,甚至莫名其妙地恶毒
和仇恨,我就总想到石原慎太郎。

  现任日本东京都知事(东京都最高行政首脑,即市长)的石原慎
太郎在各种公开场合,每提中国,必然要搬出他的“支那人”理论,
以侮辱性的语言发泄他对中国的仇恨。所以,遍及世界各地的中国人,
提起石原慎太郎都充满了不齿。其实,石原慎太郎其人,并非单单对
中国如此,他也常常在国内发表歧视外国人、歧视妇女的言论,因此
屡屡引起公愤。日本的同性恋者,大多也都对石原慎太郎充满厌恶,
因为石原慎太郎也屡次发表对同性恋者的歧视性言论,可以说是日本
政界中以homophobic,即恐同言论最为著称的一个。

  看过几次石原慎太郎的电视talk show,发现他讲到中国的时候,
已经是一种病态的发泄。也就是说,他根本不和任何人讲理,将他每
一次都几乎大同小异的陈词滥调发泄一通。然后,他摇头晃脑,得意
洋洋,猪腰脸上泛著油光。他叉起双手,眨巴著一双不怀好意的贼眉
鼠目,享受著发泄以后的快感。 

  每次他的反华言论,都会激起中国方面的强烈反应,他不会不知
道他在中国老百姓里面激了怎样的愤怒和辱骂。但下一次他更加变本
加厉。 
  
  石原慎太郎的反华辱华言论太多。只举他最近的一次例子。

  2003年7月17日日本每日新闻晚刊报导,石原在自民党本
部治安强化委员会发表的讲演中,利用一部分在日中国人犯罪的事例,
又一次煽动对全体中国人的仇恨。比如他说“东京的犯罪大多是支那
人的犯罪,支那人这个词没什么不好,应该堂堂正正地说”。中国外
交部翌日当即发表了对石原讲话的“强烈愤慨”。每一次看到这样的
新闻报导,我的感觉是,对石原这样的人来讲,某种仇视和偏见已经
成了一种习惯,甚至近乎一种生理的发泄,所以也就根本没有了起码
的理性或者任何逻辑。每当我在网络上看到某些人毫不讲理地一昧发
泄自己的暴力性语言,眼前总是会晃动起石原慎太郎的那张“我是流
氓我怕谁”的猪腰脸来。

  摘录一段石原慎太郎的反同言论。 

  日本宝岛社发行的SMART杂志2000年7月24日和8月7日
号上录有该刊记者对石原的一段访谈。令人惊奇的是,顶著“作家”
头衔的石原的这段话不仅充满谬误,而且逻辑混乱,所以在日本也引
起了许多人的愤怒,遭到同志权益组织的强烈批驳。 

记者:“石原先生虽然成长的年代和现在不同,但您对现在的十来岁
的年轻一代有何建议?”

石原:“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事就去做好了,但是,杀人啦,诱拐啦,这
些都是异常人干的,异常的人在哪个社会都有,越是落后的社会越会
淘汰异常的人。据说动物都有homo的呢(注:在日语里,homo是对同
性恋的蔑称),公的只喜欢公的,母的只喜欢母的,这种动物总要被
赶出群体最后死掉。我们日本是先进国家,所以也引入了欧美的民主,
说什么异常人也是人,所以不能用法律惩罚他,就把他禁闭起来,过
了3年出来了还照样犯罪,这可得好好处罚,既是为他自己也是为大家。
这是我们亚洲的民主。说什么异常人也是人,那可没个完了。啊,总
之你们要相信自己,因为只有靠自己啊。” (笔者译)

  一个政治平庸的年代,只见小丑跋扈。日本很不幸,现在就处於
这样一个年代。2003年石原慎太郎谋求连任东京都知事,几乎没有人
愿意站出来和他竞选,因为大家都知道胜算无望。但东京家政大学一
个70多岁的教授老太太,却站出来和他死磕。老太太说,这是一个已
经老眼昏花的老太和一个死硬军国主义老头的较量。 

  我们说,说话要讲事实根据。如果说石原是死硬军国主义分子,
那真是一定也不冤枉他。“三国人”,是二战前后,日本社会对在日
朝鲜韩国中国人的蔑称,石原慎太郎,在几年前爬上东京都知事的宝
座后,得意忘形,把这个几乎已经被人们遗忘的陈谷子烂麻子从发臭
的故纸堆里拣出来,公开在记者会上发大讲“三国人”如何如何,激
起群愤。很多已经成为东京大学教授或作家评论家的在日韩国人朝鲜
人后裔,都纷纷站出来谴责石原。 

  有一次在日本的电视频道上看到石原检阅自卫队,真不知道他这
个东京都知事,凭什么越权去检阅自卫队。看到电视画面上石原穿一
套军服不像军服的奇怪打扮。心想这个混蛋真是生错了时代了,要是
早个几十年,一准是个日本希特勒。

  日本妇女会议机关报“妇女报”(日语“女のしんぶん”)
2000年8月10日(第787号)的专栏“红铅笔”是这样评论石原
慎太郎的: 

  “东京都在今年(指2000年,笔者注)制定‘促进人权政策的方
针’,最近这个方针的大纲出来了。但原方案当中将同性恋者作为人
权保护对象的内容却被删除了,对此舆论批评纷纷。

  石原知事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是一个纯粹的异性恋,同性恋这
种事情,人权被侵害,我是不能想象的。不过,这不是我的好恶能决
定的事情,需要都厅(注:即东京都政府)再议一议考虑考虑’
(注:可以想像他说最后这句话时的虚伪和傲慢)。
 
  (中略),将同性恋从人权保护方针上删除本身就是歧视行为。
肆无忌惮地将朝鲜称为‘北朝’,将中华人民共和国称为‘支那’,
石原慎太郎在内心里实际上是一个凡是自己不喜欢的、和自己不同的
人,都要彻底排斥的歧视主义分子罢了。”(笔者译)

  日本女性对石原慎太郎的这通驳斥,真是一针见血地把石原这种
人的本质给写出来了。石原说的上面这些话,就好像希特勒说我是正
宗的日耳曼人一样,总让人有不寒而栗之感。每当我在网上看到人们
辩论同性恋问题,有些人以自己是异性恋,来自我标榜道德优越感。
就很想回敬他:“是的,你也许是异性恋,但你是异性恋里极为愚蠢
的一个”。
 
  不知他们看到自己说的话和以辱华反华为乐的石原慎太郎如此相
似,会作何感想?需要说明的是,日本的同志NPO组织等不断向东京都
政府发出抗议,东京都最后在“促进人权政策的方针”中还是不得不
把删除掉的同性恋人权保护内容又重新增补了进去。石原的偏见终究
是文明进程中的一个笑话。

  我们对种族歧视毫不陌生。石原慎太郎的某些言论中其实含有非
常强烈的种族歧视的色彩。同时石原慎太郎对同性恋发表的言论,明
白无误地告诉我们,homophobia,即所谓恐同,其实和种族主义在心
理上有一脉相承之处。除了一些有良知的学者发表批评以外,石原发
表这些言论的责任,没有得到日本社会舆论的认真追究。在日本这种
国家发表这样的言论仍旧可以掌握公共权力,其实说明了日本尽管物
质发达,在形式上也采取了民主政治,但无论在民智上还是在政治和
社会文化的成熟度上,与其发达的物质文明相比都是十分滞后的。因
此,尽管日本的同性恋者虽然拥有较大的自由度,但日本社会中,无
论是同性恋者自身对权益的追求,还是社会整体对同性恋的认知,尤
其在法律和制度层面对同志权益的落实(如同志婚姻权利或类似于婚
姻权利的伴侣法等等),都远远落后于在人均产值上低于它的北欧和
西欧国家,也落后于北美国家。

  日本社会的现状说明,物质文明的发展并不一定都和社会文化的
发展同步。物质发达但文化发展滞后的社会,实质上更多地表现出一
种“庸俗实用主义”的色彩。当物质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文化
发展滞后的负面效应就会强烈地显现出来。在日本这样的例子俯拾皆
是,造纸公司的老板巨额购买了世界名画,却将之藏于内室密不示人,
让名画伴著自己归西。一个大企业主表现得象几个世纪前的守财奴,
整个社会却无缘共享近在咫尺的文明精华。经济高度成长时期积累的
巨额财富,在泡沫时代因为投机而化为灰烬。日本社会对战争的认识,
总是缺乏象德国民族那样的哲学反思精神,也是社会文化发展滞后的
表现。到今天,因为经济低迷,日本企业管理界和学术界都在哀叹日
本企业缺乏战略目光。其实一个没有哲学的国度又怎么会有战略的目
光?

  对我而言,石原是一个标本,一个人性恶的标本,或者是一个解
析恶的人性是如何长成,一个恶的人性如何掌握权力(而且是在一个
民主社会利用民主的程序)的标本。对我而言,石原不会代表所有日
本人,他或其他的石原,不会成为我对日本人这个群体或民族仇恨的
理由,因为那同样是狭隘的。 

  在网络上有一些人,一讲到同性恋三个字,说出来的话就和前文
所述的石原慎太郎的言论在暴力性上不分伯仲。还有在以少数族裔身
份外国人身份生活于海外的个别中国人中,也是口口声声地逢同(同
性恋)必反。在网上看到这种议论有时候也会去反驳几句,可内心却
感到十分悲哀。 
──────────────────────────────
【生命伦理】

◆         走出同志作品的迷惑

             二 言

  我爱看电影,更爱看同志电影;我爱读小说,更爱读同志小说。
作品令我看到了自己,产生了共鸣。

  不过,与周围的同志朋友(包括同志伴侣)有过真真切切的近距
离接触之后,我发现自己通过同志作品来了解和体会同志生活,只是
一番雾里看花。虽然这种迷惑曾经在我孤独时刻注入了一丝慰藉,但
同时也使我长年累月地陷於幻想而不可自拔。

  首先,同志作品塑造的人物几乎个个都是英俊潇洒,至少作者的
文字总让笔下的人物成为读者欲望的对象。《北京故事》虽然没有过
多着墨捍东和蓝宇的外貌,但小说开首时捍东曾标榜自己如何驰骋情
场,和他鱼水共欢的女性如何貌若影星,等等,这些文字跃入眼帘时,
我禁不住对捍东这个人物浮想联翩。凤凰不与鸡鸭配,令捍东心荡神
摇的蓝宇想必也是无尽鲜色。

  再者,我们在现实中形只影单,但作品总是戏剧性地安排了人物
相互邂逅的机遇,并让他们经历轰轰烈烈的爱迸情泄,纵然浪漫经常
难逃分离的结局,也不枉人生一场。感慨万千之于,作品中的炽烈与
奔腾成为我对生活的渴望。

  这种渴望是一种现实的追求吗?人对於自身生活和未来的期望,
来自于外部世界,而这外部世界既包括亲身经历,也包括对周围的观
察。同性恋者占社会的少数,平常生活中又不相互识认,真正的情感
经历极为有限,也无从积累足够的观察,特别对於那么尚未或者刚刚
涉足同志圈的人来说。当我们对於同志世界的认知一片空白时,同志
作品就乘虚而入,令我们不由自主地误入了“生活模仿艺术”的歧途。
我们抱着脱胎于作品的幻想来构造自身的生活需求,用小说人物的经
历来反观自己的人生,於是不由得自惭形秽──普通平常的外表使我
们感到与作品中认识到的同志世界格格不入,我们期盼的炽烈与奔腾
似乎只是帅哥俊弟的人生专利。再者,当纯情和苦盼并没有感动哪位
白马王子从天而降时,当同志生活缺乏想象的那般风花雪月时,当天
长地久的幻梦在现实面前单薄脆弱得不堪一击时,我们不由黯然神伤,
在幽怨中选择了逃避,甚至发出了对自身的诅咒。

  与同性恋作品相比,虽然异性恋流行小说和电影里也是俊男美女
成群,但大家从父母、亲戚、朋友和同事那里获得了积年累月的观察,
自身经历也比较丰富,对生活的期望不会囿于作品中的描绘。尽管电
影小说中激情的男欢女爱令人心驰神往,尽管人人梦寐拥有如意郎君
或如花美眷,但绝大多数不会拿虚构的作品来刻模真实的生活,将影
片中的台词当作生活的真谛。幻想归幻想,现实归现实,异性恋者似
乎较能划清两者之间的界线,少男少女都有过充满诗意的琼瑶梦,但
随后都会回归现实,他们不会因为生活流于平俗而怨天尤人。相比之
下,同志更倾向于用作品来套现实,只是因为供我们了解和理解现实
生活的信息太少,使封闭的我们只能拿虚幻的作品去填补感知。

  走出同志作品的迷惑,让我们以实际的期望去面对生活,体会平
淡,承受或轻或重的生命。  
──────────────────────────────
【综合报导】

◆      俄罗斯东正教会举办首个同性婚礼

  9月1日,两名男子在俄罗斯东正教堂举办了婚礼,他们头戴婚
冠,接受了神父的祝福。

  这是一千多年来东正教历史上第一次见证了同性婚礼。

  这场婚礼受到了一些报章的报导,但俄罗斯法律并不承认同性婚
姻,两名男子在婚礼后去申请登记时,也遭到了拒绝。

  东正教会的莫斯科教区马上暂停了该神父的神职,并发布了谴责
同性恋的声明,还表示将对此事展开调查。“教会绝对不会承认这场
婚礼。”该教会负责对外交流的马路金先生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教会仍然认为,受到上帝祝福的婚姻只限於一男一女之间……这两
名男子只不过是为了上电视才上演这场丑剧的。”

  在接受教会处分之前,弗拉吉米尔神父接受了当地记者的采访。
他否认自己在那家空无一人的教堂为26岁的果戈乐夫和24岁的摩
洛佐夫祝福时,意在为他俩证婚。

  但从两名伴侣的朋友拍下的照片中可以看到,弗拉吉米尔神父为
他们戴上了婚冠,还将戒指戴入他们的手指──这些都是东正教征婚
仪式的一部分。

  果戈乐夫原来是名军官,拥有经济学学位。他承认事先对神父进
行了贿赂,花了大约450美元。神父在接受贿金时毫不犹豫,但在
证婚时曾说了句“  丢人”。

  “但我并没有开什么玩笑,”果戈乐夫在自己的寓所接受采访时
神情激动地说,“教堂不是什么政府登记处,而是上帝之所。打开圣
经看看吧,里面并没有谈及婚姻的性别,只谈到了爱。当教会声明拒
绝承认我们的婚姻时,我也唾弃了他们。”

  同性恋在目前的俄罗斯文化中尚未受到正视,而这番同性婚姻也
引起了一些震惊。

  “天哪,真是太离谱了。”一位名为斯拉伐的司机说,“我不知
道下一步还会发生什么。”

  另一名司机奥莱格说:“两名男子接吻?假如他们都在吸烟的话,
那会怎么样?”

  多数俄罗斯同性恋者还习惯于隐瞒身份,这使这对伴侣公开身份
的举动更引人注目。不过果戈乐夫对於抛头露面已经习惯了,今年6
月,他刚刚参加了那弗格罗的选美竞赛,该城离莫斯科有250英里。

  政府部门马上取消了果戈乐夫的比赛资格,不过组织比赛的戴娜
·波里索娃在电视上说:“假如他去变性的话,我们欢迎他参加明年
的比赛,因为他确实是名漂亮的男孩。”

  这对伴侣上了俄罗斯的音乐电视台,并参加了其它的一些谈话节
目,他们呼吁更加宽容的城市文化,还表示两人都将参加12月份的
国会议员竞选。无独有偶,俄罗斯最近红极一时的流行组合塔途就公
开宣言女同性恋,而女同性恋在俄国更加鲜为人知。

  俄国的同性恋社区对果戈乐夫及其伴侣的举动各有看法。莫斯科
同性恋舞厅的经理叶弗盖尼亚在问及有关同性恋者权益的提问时表示:
“不,俄罗斯还没有到那一步。”

  当记者问果戈乐夫是否因为公开身份而遭到非议时,他说:“当
然,这是在俄罗斯。”

  果戈乐夫说他到了20岁时才告诉父母自己是同性恋。“当时我
母亲就哭了,但她说:‘我爱你。’我父亲将我骂了一通后说:‘千
万不要告诉任何人。’”

  家庭的不接受使果戈乐夫立志闯荡世界,让父母认识到自己是个
真正的男人。

  不过,在经过了几十年的迫害和沉默后,俄罗斯在同性恋者权益
方面也取得了一些进展。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期,一些科学家和记
者在戈尔巴乔夫的公开性政策的鼓舞下,首次谈及了这个话题。前苏
联解体后,同性恋运动开始形成,同性恋游说组织和出版物都出现了,
同性恋亚文化开始形成。1993年,同性恋行为被剔除出刑法分类,
但最近有一些议员希望重新将之定罪,他们甚至认为可以从发型、说
话声音和举止等方面来加以辨别同性恋者。

  虽然这些议员的提案没有获得通过,但他们的看法却受到广泛的
支持,一家电台的47%听众表示,他们同意将同性恋者关入牢中。
2000年的一项民意调查表明,只有2%的人认为同性恋是正常的。

  2001年,莫斯科市长尤里·路什科夫拒绝了同性恋组织要求
举行自豪游行的申请,并说“这种游行将污染社会道德,宣扬腐化,
强迫社会接受不正常行为”。

  在这种情势下,俄罗斯同性恋中心的负责人艾德·米辛表示:
“我们社会离谈论这个议题和发生变化还差很长一段时间。”
──────────────────────────────
【信息天地】

【编者按:加拿大安大略省和卑诗省已经使同性婚姻合法化,同性伴
侣可以依据婚姻法中的规定享受权益,但婚姻法中有关离婚的条例同
样也适用于已婚的同性伴侣。本期贴出华君提供的加拿大婚姻法中有
关离婚的条例,供读者们参考。】

◆      加拿大婚姻法中有关离婚的条例说明

  加拿大的离婚手续通常是由联邦立法管制,在各省的高等法院办
理。事主之一必须在该居住达一年以上。如果申请离婚的双方无争议,
可以呈交宣誓书而无须出庭。如太太居住在温哥华而丈夫居住在台湾,
太太可以在卑斯省高等法院入禀,申请办理离婚。不过,如果丈夫已
经先在台且在法院入禀,太太就不可再在卑斯省入禀了。 

  离婚时,申请人必须呈交结婚证书和具备离婚的条件及原因。例
如,分居达一年;与讼人对起诉人的虐待,包括精神或肉体的虐待;
与讼人的通奸等等.

  一般的离婚案,都是以婚姻破裂为理由。只要分居一年,便可以
申请。分居的定义,除了实际的分开居住之外,还需要存在脱离夫妻
关系的意图。在分居期间,若双方合好超过九十日,分居便算终止而
要重新计算。分居可以是双方同意之下的决定,也可以是出於单方面
的行动。

  新移民来到加国,要适应的地方很多,各方面压力较大,有时会
影响家庭和睦。大多数家庭同舟共济,度过困难期。也有少数姻缘耗
尽,无法白头到老。如果双方可以协商财产及子女抚养等问题,便可
以协议离婚,不必化费巨资聘请律师,到法庭上互击心灵伤口。所以,
若双方同意和平解决,可去文具店购买所居省的协议离婚说明书和申
请表(Divorce Guide和Divorce Form),填好后一同去省法院工作人员
面前签字,并付手续费。

  夫妻分离通常要解决的问题是财产的分配,未成年儿女的抚养权
和瞻养费等。卑诗省政府的立法规定,夫妇有权平分所有家庭财产。
儿女的扶养权,法庭倾向于把幼年子女判给母亲抚养。但是,基於宪
法上男女平等的原则,现在法庭不能偏重母亲的扶养权,而必须按照
个别案件,以如何对儿童有利为标准去决定如何判决扶养权。孩子个
人的意愿、身体和心理健康、孩子与其他亲友间建立的感情关系、在
教育上的需要,以及父母各自不同的能力等等,都是判决扶养权将会
考虑的因素。

  至於赡养费的问题,如果两人都有工作,收入大致均等的话,便
各自负担自己的生活费用。但是,如果儿女由一方扶养,另一方则要
付儿女的瞻养费,瞻养费应该付多少,在一般情况下,法官是必须按
照离婚法的指引去判订儿女的瞻养费。例如,按照1997年的指引,在
卑诗省,付瞻养费的一方如果月入二千元(付税前的收入),按照需
要瞻养的人数,每月要付瞻养费是:一名儿女的付$212;两名儿女的
付$359;三名儿女的付$476;四名儿女的付$574。

  因此,在办理分居或离婚之时,双方应该平心静气地讨论上述的
问题。如果不能达成协议,聘请律师协助谈判,可确保自己合理的权
利。最好应该考虑采取调解或仲裁的方法,去解决一时不能达到协议
的问题。

(华君供稿)
──────────────────────────────
【爱知行动】

◆        我们的歌声,我们的欢笑
             ──阳光娱乐工作室简介

  阳光娱乐工作室是一个私人创立的兴趣工作室,其宗旨是娱乐网
络间的朋友们,创作属於我们自己的文艺作品,并且保留下网络朋友
们的才华,使得通过普通的商业途径无法出版和展示的作品能够得以
保存和传播。

  这是同志自我创造的天地,你在这里可以听到我们自己的歌声,
自己的欢笑。

  在本工作室刚起步的现阶段,我们所有的作品都属於业余创作,
而我们所有创作设计人员和艺人的工作也属於只计成本不计报酬的兴
趣活动。

  如有兴趣者,请点击以下网站:

  http://www.yangguangstudio.com
──────────────────────────────
《桃红满天下》网址:http://www.csssm.org

电子信箱:taohongcsssm@yahoo.com(中英文兼容)

《桃红满天下》编辑部成员:
总编: 二言  eryan_lin@yahoo.com         
编辑: 杨青  wanyanhai@hotmail.com 
    楚钧  chujun_100@hotmail.com
    东方虹 orienbow@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