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红满天下
┌────────────────────────────┐
│第      ≈≈≈≈≈≈≈≈≈≈≈≈≈≈≈     双│
│ 174      ♀♀ 桃 红 满 天 下 ♂♂     周  │
│   期   ≈≈≈≈≈≈≈≈≈≈≈≈≈≈≈   刊  │
│                            │
│  2004年5月14日出版  1997年9月5日创刊 │
│                            │
│   北美华人性别与性倾向研究会(CSSSM)主办   │
└────────────────────────────┘
             本 期 目 录
──────────────────────────────
① 【新闻摘要】马萨诸塞州法官驳回反对同性婚姻的诉讼
② 【综合报导】美军被揭用同性恋来虐待伊拉克战俘
③ 【信息天地】从解构到解放──罗兰·巴特看同性恋
④ 【艺坛纵横】文艺随笔之十二:天生我材
⑤ 【同人笔林】世界屋脊散记(二)
──────────────────────────────
【新闻摘要】

◇ 5月13日,联邦法官约瑟夫·托罗驳回了一保守组织要求组织
马萨诸塞州最高法院颁布的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判决。该组织认为最高
法院的法官的判决属越权行为,但联邦法官认为最高法院的判决符合
一切法律程序。

  虽然原告表示将提出上诉,但该周5月17日将开始为同性伴侣
办理结婚登记,已经赶在了上诉之前。

◇ 澳大利亚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支持者批评总理约翰·霍华德有关通
过修改有关法律来阻止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建议。

  霍华德建议,将1961年颁布的婚姻法中有关夫妻的定义局限
于一男一女之间,但抗议者认为他此举在模仿美国总统布什,目的在
於限制同性恋者的民权。

◇ 加拿大参议院通过了新的仇恨犯罪法提案,对同性恋者的暴力伤
害行为也被列在其中。同性恋权益组织对此表示欢迎。
──────────────────────────────
【综合报导】

◆      美军被揭用同性恋来虐待伊拉克战俘

  全球穆斯林和同性恋权益组织近日来严厉谴责驻伊美军用同性恋
来羞辱和恐吓被俘的伊拉克士兵。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在《六十分》节目里公布的一些照片中,显示
英美士兵在由伊拉克的士兵裸体搭成的人体金字塔前,嘻笑开怀,还
翘起大拇指表示赞赏。还有一张照片上显示,一名裸体的伊拉克士兵
跪在另一名站立的裸体士兵面前,模拟口交动作。在另一张照片里,
一名美军士兵指着一名头戴布罩正在强迫进行手淫的伊拉克战俘。

  据苏格兰的《周日导报》报导,一位伊拉克战俘曾报告说,军中
也存在着对於伊拉克士兵的强奸行为,至少有一名翻译强奸了一位少
年男兵。“他们将门都掩上了,但我听到了喊叫声,还有女兵在拍照。”

  《纽约时报》记者西摩·赫尔希搞到了安东尼奥·塔古巴将军的
调查材料,该材料表明,美军威胁要强奸伊拉克男兵,并且确实用扫
帚鸡奸了至少一名战俘,还有一些战俘被迫穿上女用内裤。

  同性恋组织指出,美军利用同性性交来羞辱伊拉克士兵,但这正
反映了军中恐同情绪之强烈。

  事发的阿布格莱布监狱在巴格达往西20英里处,萨达姆·侯赛
因政权曾在此这么上千名平民。但也有人认为,虐囚事件的发生并不
仅限于阿布格莱布监狱。

  美军第八百军警队拍摄了这些照片。经调查之后,已经有17名
士兵被调离岗位,6位面临军纪处分。

  战俘达哈·艾尔-什维利在接受合众社采访时说,美军士兵曾命
令他脱光衣服,将两手贴在墙上,虽然他没有被鸡奸,但仍然因此受
到了莫大的侮辱。“我们是男人,他们可以打我们,殴打并不特别伤
害我们,只是一些疼痛而已,但没人愿意让自己的男子气概受到剥夺。
美军试图让我们觉得自己象女人,这是最糟糕的侮辱。”

  在萨达姆执政期间,艾尔-什维利曾两度被关入阿布格莱布监狱,
并受到殴打和电击,还曾经被反绑双手后吊起来,但他对合众社说,
他宁愿接受这种折磨,也不愿在美军手中受到羞辱。

  位於弗吉尼亚的美籍穆斯林协会的负责人马哈迪·布雷认为这些
性虐行为“对战俘进行心理羞辱”,他要求国会对此展开全面调查。

  布雷说,穆斯林在衣着方面比较保守,而认为冒犯其宗教信仰的
行为都会被认为会带来耻辱。他还认为,虽然伊斯兰教谴责同性恋,
但它和“非婚内的性行为一样,只要不张扬,一般都不成问题”,但
“模拟同性恋行为,将一个个裸体叠起来,这就太令人发指了”。
“不管你是否赞同同性恋,强迫鸡奸总是令人震惊的。而根据有关报
导,这种情况确实存在,这太可怕了。”布雷说。

  布什总统在接受两家阿拉伯语电视台的采访时,承认了美军虐囚
的错误行为,但没有为此做出道歉,

  国际同性恋穆斯林组织“艾尔-法第哈”负责人法赛尔·阿拉姆
谴责美军的体虐和性虐行为,他认为强迫战俘做出同性恋或者女性化
动作是对“穆斯林男子汽的侵犯”,特别是要他们当着自己相识的人
面前做出这些动作。“一些外族人强迫你和相识的人做出这些同性恋
动作,这更使人觉得,这些人并不是解放者,而且入侵者。”

  布雷认为,审讯者肯定知道虐囚行为的对於穆斯林战俘造成的心
理伤害,但阿拉姆认为美军领导阶层大概没有估量到这种行为的伤害
程度有多高。“他们认为只是一种羞辱,但没有意识到其真实后果如
何。”阿拉姆说。

  位於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的军中型少数者研究中心的负责人亚
伦·贝尔金说:“虐囚事件是军中恐同情绪的最极端表现,这些情绪
表演为‘同性恋者和异性恋者难以相互信任’、‘同性恋者都是强奸
犯’和‘同性恋是一种病’等看法,而战俘营里的性虐事件正是这些
看法的反映。让伊拉克战俘模拟同性性交,其实就是在说,同性恋者
没有做人的资格,同性恋者是动物。”贝尔金说。
──────────────────────────────
【信息天地】

◆     从解构到解放──罗兰·巴特看同性恋

            艾立 编译

  罗兰·巴特(1915-1980),这位令许多“酷儿理论家”受到鼓舞
和启发的符号学家,象他自己所喜爱的两位作家──安德烈·纪德和
马塞尔·普鲁斯特──一样在法国社会中处于一个极其边缘的位置。
他是新教徒。(法兰西是天主教徒占主导的国家。)他是左撇子。
(法国当然也是右撇子占主导的国家。)他属于落魄阶层。(巴特的
父亲是海军军官,死于一战期间,巴特的母亲做书籍装订工以维持生
计。)他有痨病。(巴特在疗养院度过几个年头。)他也曾流落异乡。
(巴特50年代在中东和东欧做文化方面的工作。)

  巴特在法国学界同样处于一个边缘位置。受肺结核的影响,他始
终未能通过高等教师资格会考,从而丧失了走上正统学术生涯的机会;
他44岁的时候才在法国高等实验研究院谋得一个不起眼的教职,尽管
此时他已有大量著作出版。而60岁时,他终于在名声显赫的法国科学
院获得一席。

  如果说有一个因素导致巴特与中产阶级文化相疏离,并对之产生
不信任,迫切地想要使其去神秘化──甚至不惜以这种巴特自己也拒
绝的决定论方式──的话,那么这个因素就是他“变态的”性欲念。
如果说不象自诩为“恋童者”的纪德,那么至少跟普鲁斯特一样,巴
特也是同性恋者。在普鲁斯特的《追忆逝水年华》中,除了叙述者
(他的名字可能是,也可能不是“马塞尔”),所有人最终都是同性
恋,跟这部作品一样,巴特的批判性文本──包括那些对“文本”的
批判──只有与这种性欲的边缘性结合起来,才能获得最好的理解。
相对于“作品”,巴特更喜欢“文本”的概念,因为“作品”假定一
种封闭的、自成一体的写作,而“文本”则假定写作是开放的和可延
伸的。事实上,文本如此开放地置于游戏般(“荒谬”)的解释和无
穷尽的语境之中,以至于它在传统语义上变得毫无意义。但是,巴特
对于无意义有一种非传统的──甚或还是欣赏性的──认识。

  巴特视无意义,或“意义的解除”,为取代习俗性智慧和统治性
意识形态的一种方式。他些道:“按照一种或多或少自由主义者的议
程来解放性欲并不难,难的是将之从意义中,也包括从意义的违背中,
解放出来。”比如说,无意义的文本就彻底取消了那些有关男同性恋
者身份认证的习俗性偏见(比如性“逆转”)。

  在巴特看来,同性恋,以及其他形形色色违规的、反常的“变态”,
都是不可归类的,因而,当巴特将“(性)逆转”作为一个精确的类
别对待时,这一概念无疑让那些视自己为“逆转者”的男女同性恋者
们大吃一惊,然而,这个与大众信念和习俗性批判智慧背道而驰的概
念并不会令普鲁斯特感到惊讶。

  如果要巴特来描述──或者说来“预见”──同性恋者的特点,
巴特大概会选择“非逆转”这个词。非逆转这个术语有两个优点:既
不精确,且似是而非。巴特似乎没有精心研读过奥斯卡王尔德,但他
跟王尔德一样,认为真理是对立式的:“一个规约(大众性意见)被
提出了,无法忍受;为了从中解放自己,我假定一个似是而非的命题;
然后这个似是而非的命题也变坏了,成为新的固化,新的规约,于是
我必须寻找一个新的似是而非的命题。”

  他还把真理比作性高潮:“似是而非的命题是(性)幻想,随后
一个丢弃──最强烈的快感。”(象王尔德一样,巴特擅长用描述肉
体快感的语汇来思考。)不幸的是,似是而非的命题并非毫无意义,
因为正如巴特自己也意识到:“范型的两方(规约/反规约)以一种
精巧的方式粘合在一起。”非逆转,说到底,就意味著非逆转。

  奇怪的是,巴特在免除(同)性恋的意义的尝试中,并不是拒绝
所有有关男同性恋的陈腔滥调。巴特拒绝了性逆转,但却拥护“诱骗”
和“巡猎”,他认为这些活动代表了真正的性解放。(倒不是说这给
巴特自己带来了性解放;他的自传性文本表明他的爱情生涯并不快
乐。)

  巴特写道,进行“诱骗”的人,不能说他们“是”,也不能说他
们“不是”同性恋者。他们拒绝“(为自己)做什么声明,(拒绝)
在复仇心重重的他者之命令下,进入他的论辩,与之论争以从他那里
讨回自己身份的一丝断片。”毋宁说,他们“什么也不是,或者更准
确地说,(他们是)某种暂时性的、可撤销的、无足轻重的东西。”
进行“巡猎”的人避免了重复,从而逃脱了类型化:对巴特来说,重
复是个“有害的”主题(“类型化,陈腐的老一套,自然本性即重
复”),他写道,巡猎是“反自然性的,反重复性的。”

  在这点上,巴特或许只不过是想“保护”他自己的性欲(他觉著
所有的作家们都是这样做的),或者至少是保护他性欲中男性气概
(“阳具中心论”)的那一部分,虽然性逆转使得同性恋男子女性化,
但是为了诱骗而巡猎却是相当男子气(并且据称还令人渴求)的一件
事情。

  在另一种意义上,巴特同样视诱骗和巡猎都是没有意义的。他写
道,诱骗“与爱情的进展是同质的;它是一种虚拟的爱,通过协约,
在每一边都提前终结。”类似的,巡猎的男人们“怀抱著一种强烈的
预感,即他定会发现能与之相爱的什么人。”

  一些同性恋者(他们巡猎性,而不是爱)会认为这些描述是不现
实的。然而,巴特觉得,在我们这样一个爱情并不有多重要的时代里,
感性本质上来说──甚至可以毫不含糊的说──是无足轻重的。他认
为,当今爱情已经“堕落”(无意义)到了这种地步,即足够将性欲
解放出来,并且没有任何复原的可能性,在一种完全疏离的范畴形态
中,爱情的感性一面成为一种“异己的”,从而彻底超越的力量,而
这种力量则将是性解放战士们熟能调遣的。

  将“一丝感性”重新引入性欲,他写道,将会是“最终的超越,
超越本身的超越,爱情(的回),但在另一个地方。”

  尽管许多理论家支持这个荒谬而又充满爱意的议程,也有许多人
认为它是无效的。他们认为巴特太乌托邦了,对政治太冷漠了,他们
相信真正的性解放将会是基于“唯物主义”(马克思主义)学说的。
然而,巴特把马克思主义看作是一种意识形态,从而也是有问题的
(一场徒劳的“意义大战”的组成部分)和反革命的。这正是他积极
传播“符号颠覆”观念,并使之政治化的原因。按照巴特所说,“正
因为西方的论教成为如此”──使男女同性恋者边缘化和类型化的论
教──“所以我们现在必须与之决裂。”
──────────────────────────────
【艺坛纵横】

◆       文艺随笔之十二:天生我材

             二 言

  电影《霸王别姬》中,在戏班里长大的程蝶衣被安排学习旦角,
举手投足都在模仿女性,久而久之举止就显出女性化,成长后也眷恋
其师哥段小楼。

  不过本人对李碧华有关同性恋成因的描绘不敢苟同。根据本人的
观察,男同性恋者的个性中兼具一些女性潜质,如感情细腻、对美更
为敏感等,这就使他们更容易认同和进入女性角色的内心世界,也更
愿意去尝试,因此更有可能取得成功。可见,成名男旦中同志的比例
偏高,是某种self-selection bias(自我择选偏差)的结果,而这种
择选得发生是无意识的,并不是某种外界原因推动的结果。假如1%
的直人愿意尝试男旦,而有8%的同志愿意做出同样的尝试,再假设
同性恋者在男性人口中占据10%,那么在尝试男旦的人中,同志的
比例有多高呢?用加权平均的算式可以得到如下结果:

 (8%x10%)/(8%x10%+1%x90%)=47%

  可见,有近一半的男旦是来自同志族群,远远高于同志在总人口
中的比例。

  依次类推,理发师、美容师、化妆师甚至时装设计师中几乎是男
同性恋者一统天下,芭蕾舞中男舞者、男花样滑冰运动员、画家、作
曲家和作家中的同性恋者的比例也偏高,我认为就是这种无意识下的
自我择选的结果,即天性中的某些特质将他们驱向了这些职业,或者
使他们更易在这些职业中获得成功,而不是后天训练或者职业选向促
成了他们的同性恋倾向。
──────────────────────────────
【同人笔林】

◆         世界屋脊散记(二)

             洋 滔

            ·古柏王·

  在西藏林芝县巴结乡的西南坡上,生长著一棵郁郁葱葱、苍翠欲
滴的古柏,古柏枝繁叶茂,挺拔矫健,树皮已经皲裂,树干高达50多
米,直径6米,胸围达17米之多,硕大无比,世上罕见,被称为“古柏
王”,是西藏古柏保护点之一。

  据植物学家考证,这棵古柏王的年龄在2500年以上。汉柏、唐松、
明茶等等中国最著名的古树,在它面前就显得“年轻”了。古柏树冠
投影面积达一亩有余,被当地人以“神树”称之。据传,这株古柏是
苯教祖师辛饶米保且的生命树,因此这一带被当地老百姓奉为圣地,
走进林中,可以看见那些巨大的树身上缠挂著彩色的风马旗(经幡),
还能看到一座座高高的玛尼堆。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叶,人民解放军的张国华、谭冠三将军奉毛
泽东之命,率部进军西藏。张国华率领的18军到达林芝的时候,将士
们就在这棵古柏下休憩,古柏以自己庞大的树冠,给兵士们带来阴凉。
林芝古柏旁边修有烈士墓,每到清明时节,佩戴红领巾的少先队员、
胸佩团徽的共青团员和刚刚入党的共产党员以及藏汉族青年男女,怀
著敬仰的心情,前来烈士墓,祭奠先烈,为在川藏线上英勇牺牲的将
士们献上花圈,表示学习他们的革命精神,搞好西藏的建设事业,祝
福烈士之英灵像古柏一样万古长青,永垂不朽。

  西藏自治区确定了以古柏王为重点保护对象的自然保护区。这里
生活著国家二级保护鸟──绯胸鹦鹉,良好的生态环境,吸引来不少
中外游客,成为西藏令人心驰神往的旅游景点之一。我的一位回族朋
友,通过多年修炼,精通武术气功,我和他一起来到古柏王树下,他
说,古柏王周围的气场特别好,是一个修炼的最佳之地。他运用“采
气法”,采集古柏王的真气,古柏王当然无私地毫不吝啬地慷慨赠与。
一位外国游人到拉萨旅游,听说林芝有一棵2500年历史的古柏,不顾
乘坐400公里长途汽车的颠簸,不辞辛劳地前去“一睹为快”。诸如此
类的例子很多。

  亲爱的朋友,你如果有缘分,还是亲自前去“眼见为实”吧,古
柏王会给你许多难忘的记忆和人生的快乐。  
     

          ·雅鲁藏布江大瀑布·

  我们的“北京牌”吉普小车沿著雅鲁藏布江的简易公路行驶著,
蓝色的大江在身边流淌,是那样静谧,是那样温顺。

  和我们同车的搞水文工作的顿珠说:“我们西藏的水资源年平均
迳流量3620亿立方米,人均近20万立方米,居全国之首。”

  我说:“我们今天去雅鲁藏布江大瀑布,顿珠啦,你谈谈雅鲁藏
布江吧!”

  顿珠侃侃而谈,他告诉我们,雅鲁藏布江古称“央恰布藏布”,
意思是从最高顶峰流下来的水。它源于喜马拉雅山脉中北麓冰山雪岭
之中的杰马央宗冰川,在我国境内全长2057公里,天然水能蕴藏量达
1亿千瓦,占全国水能总储藏量的15%,仅次于长江,居全国河流的第
二位。顿珠以他特有的自豪和天赋,用充分的水文数据证实雅鲁藏布
江的伟大和光荣。

  雅鲁藏布江大瀑布地处下游的峡谷地带,,全长250公里,是世界
上水能资源少有的集中地区,落差达2230米,如果在这里修建一座水
电站,比葛洲坝电站的发电量还要多出14倍。顿珠遗憾地说:“不过,
由于我们西藏交通不便,在这里建电站恐怕是我们子孙后代的事情了!”

  我们的小车驶进了米林县和墨脱县交界处,也就是南迦巴瓦峰和
加拉具垒峰下边。只见雅鲁藏布江的江身突然断落,就像巨斧劈的台
阶。这里,便是举世闻名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它远远胜过著名的贵
州黄果树瀑布,我不禁为它叫绝称奇。

  大瀑布垂直高约50米,宽70米,十分壮观,其雄险冠以人寰,巨
瀑像一块白布,从天挂下,云垂烟接,巨龙腾飞,气势磅礴,响声震
天,响彻云霄,乳色雾霭,渐浓渐淡,时飘时升,山天相接,直上霄
外,瀑布绿树,青白相映,水雾相依,时而凝结,时而飞扬,白玉倒
悬,瑰宝缀穹,珠飞玉溅,晶莹透亮,彩虹缤纷,旖旎山川……

  我们沉浸在人间的仙境之中,此时,我更加强烈地感受到李白
“疑是银河落九天”的真谛所在。其实,李白吟诵的瀑布哪有雅鲁藏
布江大瀑布雄伟壮观,这儿才是天下第一、瀑布之最呀!


           ·珞巴族插青·

  “插青”是西藏珞巴族长期以来形成的一种习俗。就是将青树枝
插在特定的地方,以传达一种信息。

  珞巴族家里有人生孩子,便在家门口左侧的男生殖器模型上插上
青树枝。这样,外边的人看到青枝,就不会进他的家门,三天之后取
下,外人就可以进家门了。为什么在插青阶段外人不能进门呢?是怕
外人带进鬼魂或病魔。珞巴族家里母猪生崽、狗下儿,也要插青,以
保护猪狗的平安。如果家里有病人,便在门前交叉放上竹枝或者青树
枝,下边放著绿色的树叶,人们见了,就不会入内,一方面外人不会
给病人带去病魔,另一方面病人的疾患也不会传染给外人。珞巴族外
出狩猎之前,首先是祭祀灶神,再在家门口挂上一束青枝绿叶,人们
见了就不会入内,避免冲犯神灵,带来不幸和灾难。猎人到了猎区,
在路口也要插上青树枝,边插边说:“饿鬼、死鬼、魔鬼、乱七八糟
的鬼,统统捆在一起吧!”这样,狩猎就会一帆风顺。每年春耕前,
珞巴族都要搭个草棚,杀猪宰鸡进行祭祀,再进入庄稼地的路口,横
挡上竹子和树枝,第二天禁止下地,否则,种下去的庄稼就会烂掉。
谁犯了这条“禁令”,珞巴人就要重重地惩罚他。庄稼初次除草的时
候,也要在路口插青,以示外人不得进入这一地带的庄稼地里,确保
粮食丰收。珞巴人丧葬完毕,在路口插青,并压上三块石子,请外人
不要进入坟地。珞巴人外出,在林子里发现鲜嫩的蘑菇,可以插上一
束青枝,别人见了青枝,就不会去采那里的蘑菇。他们把粮食存放在
地里或山洞里,只要粮堆旁插上青枝,任何人见了都不会去偷盗。如
果偷了,神灵就会惩罚他们。所以,珞巴人只要见到插青的地方,都
不会去侵占他人的利益。

  插青深入到珞巴人的各个领域,这种风俗习惯延续了千百年,至
今还完好地保存著,这也算是一种文明、一种文化吧。它对于研究珞
巴族的历史和风土人情提供了很好的依据和线索,是很有价值的。
──────────────────────────────
《桃红满天下》网址:http://www.csssm.org

电子信箱:taohongcsssm@yahoo.com(中英文兼容)

《桃红满天下》编辑部成员:
总编: 二言  eryan_lin@yahoo.com         
编辑: 杨青  宋诚
    杰夫  艾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