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红满天下
┌────────────────────────────┐
│第      ≈≈≈≈≈≈≈≈≈≈≈≈≈≈≈     双│
│ 187      ♀♀ 桃 红 满 天 下 ♂♂     周  │
│   期   ≈≈≈≈≈≈≈≈≈≈≈≈≈≈≈   刊  │
│                            │
│ 2004年11月12日出版  1997年9月5日创刊 │
│                            │
│   北美华人性别与性倾向研究会(CSSSM)主办   │
└────────────────────────────┘
           本 期 目 录
──────────────────────────────
① 【新闻摘要】加拿大第七省承认同性婚姻
        洪都拉斯国会通过禁止同性婚姻的提案
② 【说三道四】同性恋权益死亡了吗?
             ──写在美国大选结束之时
③ 【生命伦理】爱是共同的语言(之二):
             对性取向差异的几点思考   
④ 【综合报导】美国十一州通过宪法修正案禁止同性婚姻
──────────────────────────────
【新闻摘要】

◇ 11月5日,加拿大的萨斯卡其万省法院当天作出一项判决,认
定同性配偶享有合法婚姻的权利。这意味著萨斯卡其万省成为了加拿
大第七个法律认可同性婚姻的省份或行政地区。

  到目前为止,还有其它五个加拿大省和一个行政地区实行了法律
认可的同性婚姻登记,这些省份和地区包括:新斯科舍省、不列颠哥
伦比亚省、魁北克省、安大略省、曼尼托巴省以及西部的育空地区。

◇ 根据中东在线报导,黎巴嫩的“私人自由”组织正开始努力要求
取缔该国法律中对“违反自然性行为”的惩罚条例。

  该组织在美利坚大学贝鲁特分校放映了英国电影《受害者》,作
为努力的开端。“我们选择《受害者》,因为这部1961年的电影
对英国法律产生了影响。”

◇ 十月底,哥伦比亚的宪法法院做出判决,允许一名外籍人士以同
性伴侣的身份获得永久居留权。

  这对伴侣生活在圣安德岛,他们曾经向当地政府提出允许外籍同
性伴侣获得居留权的申诉,但遭到拒绝。

◇ 十月底,洪都拉斯国会以全票赞成的结果,通过了禁止同性婚姻
的提案,该提案并将婚姻定义为一男一女之间的结合。
──────────────────────────────
【说三道四】

◆      同性恋权益死亡了吗?
             ──写在美国大选结束之时

             二 言

  2004年11月2日,现任美国总统在大选中赢得连任。同时,
十一个州的公民投票通过了禁止同性婚姻的宪法修正案。这个结果令
美国的同性恋者普遍感到失望,著名同性恋作家拉瑞·克莱默在11
月7日的公开演讲中,声称“同性恋权益已经死亡”。

  美国的同性恋权益果真走入了死亡吗?我理解克莱默对于大选结
果的失望之情,但不会将他的沮丧之语作为对客观现实的解读。

  一年前,当马萨诸塞最高法院石破天惊地做出同性婚姻合法化的
判决时,感到措手不及的并非只是恐同人士。几年前,当我和周围的
同性恋者交谈时,大家都认为同性婚姻合法化在美国,至少在未来的
二十年之内还纯属天方夜谭。

  看来社会进步的步伐甚至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期望,那么招致保守
派人士的反弹也就不足为怪了。美国多数选民反对同性婚姻,乃事出
有因。和西欧与加拿大相比,美国仍然是一个具有浓厚清教徒传统的
国家,目前美国民众支持和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人数为一比二,而
这次通过禁止同性婚姻的十一州绝大多数基本都属于“圣经地带”。
即使在俄勒冈这样自由空气相对浓郁的州,虽然同性恋团体投入了大
量资金在媒体上做广告,我也认为其作用更在于启蒙,而不是幻想最
后能够阻止想法修正案的通过。

  启蒙和教育确实是权益争取的重要一环,这方面的趋势显然是偏
向于同性恋权益支持者这一边。各项民调表明,越是年轻的选民,对
同性婚姻的支持率越高,而低于三十岁的选民中,支持者已经过半。
在本届总统选举中,克里的女儿凡内莎表示,他与父亲在公共政策上
的唯一分歧在于,克里只支持“公民结合”(Civil Union),而她明
确支持同性婚姻;虽然布什在各种场合叫嚣要禁止同性婚姻,但他的
两名孪生女儿却欣然接受了同性婚礼的邀请。

  布什获得连任和十一州通过了禁止同性婚姻的宪法修正案,看似
同性恋权益运动的一大挫折,但其功效远远不及一年前麻省最高法院
做出的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判决,因为这打开了一道口子,即使各州通
过了州范围内的宪法修正案,但同性伴侣和法官仍然可以援引联邦宪
法来压倒它,这也是布什政府及其保守派支持派试图通过联邦宪法修
正案的原因,但这一过程及其艰难和漫长,而几个月前美国国会就此
投票时,就没有通过类似的提案。

  保守人士惧怕同性婚姻的最主要理由是:同性婚姻将破坏现有的
价值体系,扰乱社会秩序。几年前,佛蒙特州最早实行“公民结合”
时,当时持赞成和反对态度的人数持平,而目前赞成者的人数已经上
升为是反对者的两倍,即有一部分原先的反对者开始对同性结合表示
支持。在马萨诸塞州赞成同性婚姻的州议员在11月份的连任竞选中
全部获得成功,部分原因就是州民普遍以平常心看待同性婚姻。再过
几年,相信支持同性婚姻的人士可以利用马萨诸塞的情况来反驳“同
性婚姻有害”论的陈词滥调。

  说到底,真正操纵共和党选票的是大企业和大财团,他们的唯一
目的就在于减税。大企业和大财团的统领者都不是智慧愚笨、头脑简
单之人,近几年为雇员的同性伴侣提供配偶福利之举已经蔚然成风,
但他们的减税要求难以在道义上获取民众的支持,于是共和党战略家
卡尔·罗夫等就采取“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鼓动禁止同性婚
姻和反对流产,将这些社会议题和总统大选“捆绑”起来,激起保守
选民的宗教激情,促使他们更积极地参与投票。而很多保守选民并没
有通过自己的脑子思考来理解自由和民权的概念,他们的行为准则来
自圣经的训导。

  五十年前,当美国最高法院做出跨种族通婚合法化的判决时,全
国选民对此的支持率只有百分之十几,比今天支持同性婚姻的人数要
少得多。不过既然保守人士利用民主体系搭起了反对同性婚姻的论坛,
我们不妨对此加以利用。对同性恋的历史压制包括漠视,或者反对方
占据着绝对的话语权,一手遮天地诋毁同性恋。但在当今的政治舞台,
任何有关同性恋和同性婚姻的论坛都会牵涉到正反两方。辩论越多越
频繁,同性恋的真相越能够大白于天下,这也是我今番失望之余坦然
看待布什获得连任的原因。
──────────────────────────────
【生命伦理】

◆    爱是共同的语言(之二):对性向文化交流的几点思考

             蒙 蒙

【前言:在爱白网站发表了《爱是共同的语言:对性取向差异的几点
思考》之后,我有幸结识了一批真诚参予探讨的朋友,并从多角度就
不同性向人群的思维差异进行了一定的深入沟通,这正是我来爱白的
主要原因,诚然,在这里我也遭受到不少的攻击,有些甚至是相当恶
意的中伤,我切实感受到这种不同性向人群的对话仍然背负相当多的
压力,但是,于我,仍然认为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一件值得坚持下
去的事,我将继续进行这类对话和思考。】

  思考一:是性伦理还是性本能? 

  从爱白的同志问答之常见问答里,我读到了《关于性倾向的对
话》,同时也查阅了其他一些网站上的相关内容,持“性向是先天的”
这一观点的是多数,并且正是因为性向是先天决定的,因此“性向是
不可逆转的”这一点也就顺理成章了,也是我比较赞同的观点,曾经
对同性恋者尝试过“试图扭转其性向”诸类的“治疗”,亦以失败而
告终,也以事实论证了这一观点。

  但是,也有同志朋友提出了不同的意见,认为这一观点忽略了影
响性行为的社会因素,并且,在探讨同性恋现象的成因时,不能够将
先天因素与后天因素截然分开,因此,不能说性向是先天决定的、性
向是不可逆转的,异性恋者很有可能是被后天社会环境给压抑了同性
性向的人。

  从我个人角度而言,由於先天的意识与后天的环境都为异性性向,
所以我认定自己是一个纯粹的异性恋者,我们拥有充分的爱与性的满
足,但我并不能肯定地说假如后天社会环境的影响就一定不会促使一
个异性恋者发生同性性行为,毕竟这种后天的社会环境假定太泛泛而
谈,那么,假设一个异性恋者发生了同性性行为,就能说他是同性恋
者吗?从星星的〈关于性倾向的对话〉中,将这种人是不视为同性恋
者的。这一点,我仍然持赞同意见,性向的倾向程度可能是分级别的,
但却一定有所侧重的,而这个侧重,仍然是由先天的生理本性所决定
的。

  为什么异性恋现象不被列入“性伦理”范畴呢?是因为人人都认
为这是一件正确的事,为什么同性恋现象仍被列入“性伦理”范畴呢?
正是因为主流社会认为这是一件值得探讨是对还是错的事情。而我的
观点,正是希望主流社会了解到同性恋现象是客观的自然现象,是一
种性本能,从而脱离对这一现象“是与非对与错”的批判,将同性恋
从性伦理的框架中解放出来。

  说到性伦理,人们为什么要有性伦理的界限?正是为了树立或顺
应一种舆论导向,使整个社会不致于过度混乱从而失控。当人们将同
性恋现象放在性伦理的范畴去思考时,就产生了“恐同”心态。主流
社会为何会恐同?正是因为存在相当多的心里隐忧,担心身边的人变
成同性恋、害怕自己一旦认同这一现象、也可能变成同性恋,从而冲
击异性恋者本身俱有的一些优势;担心同性恋者越来越多、担心这个
社会会失控、担心家庭组织架构的消失、甚至担心人类要灭亡……

  而这些担忧,正是由于人们对同性恋现象的非正确认知所造成的,
只要弄清楚性向是先天的、同志的数量不会随著社会对同志的认可而
增加的、就能够消除类似的担忧了!

  那么,可以这么理解,尊从自我的性向、尊重他人的性向,是这
个社会应该实现的一种姿态,在这种状况下,性向已经成为一种客观
自然现象。然而,假设“性向是可以逆转的”这一观点成立,并因此
而试图建立起社会对同性性向的认同,似乎是去引导人们变为双性恋
者,倡导一种人人都可发生主观性向以外的性行为的社会模式,毫无
疑问,这种思想本身完全忽略了性向差异的客观事实,使同性恋现象
的思考等同于“婚外情、一夜情”等现象的性伦理探讨,将同志运动
或事业带入一种更加混乱的“对与错”的思维困境。

  思考二:同性恋者的思维误区。

  在〈爱是共同的语言(一)〉发表以后,相当多的同志朋友都表
达了一种这样的态度,即:我们不愿意当成被研究的对象、这是我们
自己私人的问题,为什么要研究来研究去?说实话,我感到吃惊,首
先来说一下为什么我要来思考同性恋现象?

  其一,是因为我认识到同性恋现象是一种不被接受的自然现象,
同性恋者们正在无端地承受相当巨大的社会生活压力,性向既然是你
们不能左右的,就不能因为异性恋者人数多,就把同性恋者视为不正
常,没错,同性性向是一种少数现象,我们可以说是一种非常态的自
然现象,但不能说是一种不正常现象。

  其二,目前这种性向社会现状,暴露出主流社会文化的缺失,这
种缺失使我、甚至可以说全社会都生活在一种思维被禁锢了的太平假
象中,我们并没有认识到这个社会或自然界的全貌,生活在这样一种
文明缺失中,是我们的一种损失。

  其三,我并不是来研究个人隐私问题,恰恰相反,我是来研究作
为社会问题的同性恋现象,并且致力于使同性恋不再成为禁忌话题、
不再成为一种隐私,异性恋者的性向是正大光明的,为什么你们就要
让自己的同性性向成为自己的隐私呢?

  思考三:异性恋者的思维困境。

  第一,缺乏一个良好的对话空间。

  我曾经一再谈到,目前严重缺乏一种引导异性恋者正确认识同性
恋现象的渠道,一个普通的异性恋者,是非常难接受到正确的同性恋
知识的(注意,我所指的是“正确的”),我之所以来爱白作这种交
流,正是希望能够寻找一个正确认识同性恋现象的途径。到目前为止,
我没有在生活中找到任何一个这种途径,而在网络上,这种交流的过
程也是惊心动魄的,使我数度产生退却之心。

  第二,异性恋者的思维模式现状,面对同性恋现象时遭遇瓶颈。

  异性恋者的现行思维模式,其实就是一种社会综合文化框架,用
这个框架对面对异性恋者的生活,是不存在什么障碍的,但是,当面
对同性恋这一现象时,明显就不够用了。异性恋者由于自身的性向是
得到肯定了的,对于那种“与我不一样、并且我觉得不能想象自己会
变成那样”的“异类”,就产生了抵触心态,这是由于性向的不可逆
转所决定的,就算意识到同性恋现象是客观自然的,也仍然不能完全
视之为“正常”,这正是说明了这个社会文化是存在缺陷的,人们还
是习惯“二选一”的思维模式,肯定一个,就否定它的对立面那个。
建立健全一种更具包容性、更加客观的社会文化体系,才是我们实现
同志现象平等化自然化的终极条件和目标。

  有一些说法,是用“左撇子”等“必然中的偶然”之非常态现象
来解释同性恋现象,可是还不够充分(我必须将异性恋者的思想严格
地剖析出来),因为“左撇子”之类的非常态现象,与正常的右利手
者,所产生的效应是一致的,说白了就是可以互换的,人们可以以左
利手为主流,也可以以右利手为主流,而性向的主流非主流是不能互
换的,因为不同性向所产生的自然效应是不一样的,因此,异性恋者
始终认为同性恋现象是非正常的。那好,我们现在就是要打破这个观
点,建立起一种更具包容度的社会文化,那就是“承认并尊重那些不
产生自然效应的少数自然现象”,或者象麻辣豆花鱼所提到的“反绝
对真理”,消除“二选一”的思维陋习,只有建立起这种高度的全新
文明,才能真正树立起同性恋现象的“正常化”观念体系。这一点,
将是我今后重点要去探讨的。

  第三:异性恋者观念转变的三重境界,需要一个完整的过程。

  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对同性恋存在严重误解;

  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消除了基本误解,但仍不能自然地视
为正常; 

  见山仍是山,见水仍是水:完全消除误解,视为与异性性向同样
自然的现象。

  目前,我仍处于第二阶段,努力向第三阶段挺进。Asrgbf和
daisy对我说,我还没有实现第三境界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我并没
有在现实生活中接触到真正的同志,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如果这样
的话,那是不是也是在说、每一个异性恋者彻底转变这种观念时,都
必须得到同志朋友的帮助或支持呢?

  当我正努力向同志寻求对话,以便加快自己的这种观念转变时,
我是非常希望同志朋友能够将自己的一些思考传递给我的,因为,同
志们对性向差异的思考,可能很早就已经开始了,并且你们拥有一些
切身感受,而我们异性恋者,真正主动去思考是需要契机引导的,并
且由于缺乏切身感知,要对一个自己完全接触不到的事物进行思考,
肯定存在不少的偏失,但异性恋者也拥有一些同性恋者可能缺乏的角
度,况且,同志运动最终要实现的,不正是去改变异性恋者的思维误
区吗?希望这种对重建性向文化有推动作用的思考过程,能够得到同
志朋友们的参予与支持,并且共同去推动这一进程。

  思考四:可以企盼的未来

  无疑,这种文化大同的目标,是需要付出相当艰辛的努力的,但
是,我仍然看得到光明的未来,并为此而付诸努力。

  其一,曾经,我以为,无法繁衍后代是阻碍同性恋现象正常化的
一个决定性因素,但是现在我发现并不是这样的。很简单的一个例子,
异性恋者中,有单身主义者,有丁克一族,对于这类人,也可以说他
们是放弃繁衍后代的“非常态”份子,但是,异性恋者并不会视之为
“变态”,甚至还认为他们是思想开放而先进的一部分人群,人们对
于这种“自动放弃生育权”的行为,并不会产生恐慌,我想,我们力
争要去实现的同志运动目标,就应该实现这样一种状况,即“我不成
为你,但也不反对你”,尊重各自的选择。

  当然,对丁克一族,在主流社会眼中仍是属于可控范围之内的,
即一旦丁克一族过多时,主流社会仍会引导其重拾生育权,而对同志
现象,主流社会是无法引导其拥有生育权的,但是,可以说同性恋者
的数量远远低于异性恋者,只要让主流社会认识到同性恋现象是远远
不会威胁到人类的繁衍生息时,就完全可以使主流社会以对待丁克族
的态度来对待同性恋现象了。

  其二,要实现这一目标,其根源就是要解决“对与错”的问题。
这一点倒是看似简单实则困难的。

  主流社会毫无疑问还存在“同性恋是错误的”这一误解,并因此
而压制和排斥同性恋现象,为什么对丁克一族不会去压制?是因为认
为他们是正常的群体中所选择的非常规行为,并且毕竟是少数群体,
不必担心影响人类生息,假设我们能够顺利扭转主流社会对同志的认
识偏差,建立起“同性恋者是正常的群体”这一认识,而同志群体的
数量也是少数的,就可以解决这一难题。

  在此,我再次指出,我们必须深入分析异性恋者对同性恋者的隐
性担扰,就算异性恋者已经认为同志现象是自然现象,但能否给予其
足够的空间,关键还在于能否消除这种隐性担扰,一方面,正如我在
此文第一点中提到的,必须将同性恋问题与性伦理问题分离开来。人
人都知道性服务业是客观存在的现实、偷情更容易得到“快感”,可
主流框架的导向仍然要去打击和压制这种客观现实,因为这极不利于
社会的稳定,不能倡导。将同性恋现象陷入性伦理领域,主流社会势
必要进行打击与压制的。另一方面,对同性恋者的群体数量客观性要
有正确的认识,这种先天因素决定的同性恋者的数量是保持在一个恒
定范围之内的,同志群体要争取正当人权,并不是要让全社会的人都
变成同性恋者或双性恋者,真正的异性恋者,也根本是不可能改变自
己的性向的。

  其三,建立全新的意识形态。

  目前主流文化之缺失,正是由多个单项概念的认知缺失所构成的,
我们必须重新去思考和评定爱、性、以及性别的定义及界限,通过这
种单项概念的认知重建,来实现整体文化体系的完善。

  关于这几个方面的思考,我还刚刚开始着手,在这里先说一下关
于性别定义的一点反思和收获:

  我不是女权运动者,我觉得男人在生理上就是比女人有优势,男
人比女人力气更大、体力更好、头脑更好使,当我咬牙切齿地学习高
等数学时,我的男同学们却轻轻松松、甚至乐在其中。在现实生活中,
我“享受”著男性对女性的一种“弱势关怀”,并且觉得理所应当。
当daisy对我说,在男同面前,你必须忘掉自己的性别,其实和男同相
处时,才真正实现了男女平等。说这话时我还没什么感觉,几天之后,
越想越觉得值得反思,是的,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尽管每一个人的
能力都是不一样的,但是,我们都在尽自己的能力去经营各自的生活,
真正的平等,正是要实现一种思想观念上的平等、一种基本人权上的
平等。

  在借“同性恋现象”反思旧有社会文化的过程中,我得到了女权
主义者没有给我建立起来的思想转变,我相信,随著自己对这一反思
的逐渐深入,必将拨开重重迷雾,体会到全新的思想高度和心境,这,
毫无疑问也是一种难得的收获。

  总之,推进同志运动的进程,对同性恋者而言,是争取自我平等
权益的过程,对异性恋者而言,是解放旧有思想禁锢、建立更加完备
的思维框架、领悟更高人生境界的过程,这样一件于全社会都有益的
事情,没有理由不去进行。

  本文完全是个人之见,由于水平有限,对同性恋现象的思考也仅
仅处于一个初级阶段,写出来正是为了探讨和交流,去伪存真!

(首发于“爱情白皮书”网站)
──────────────────────────────
【综合报导】

◆     美国十一州通过宪法修正案禁止同性婚姻

  11月2日结束的美国全民选举和公投中,有十一个州进行了关
于同性婚姻修宪的投票,投票结果都通过了排斥同性婚姻的州宪法修
订案。这十一个州分别是:阿肯色州、乔治亚州、肯塔基州、密歇根
州、密西西比州、蒙大纳州、北达科他州、俄克拉荷马州、俄亥俄州、
犹他州和俄勒冈州。

  这十一个州各自通过的修宪法案,都明确了法律上的婚姻关系只
限于一对男女异性之间,而其中八州甚至还在修宪法案中对其它形式
的同性结合关系(例如同性伴侣关系)进行了不同程度的限制。

  “由于这次投票成功,我相信其它州也会效仿。”纽约州的哈伯
特和玛丽·史密斯学院的政治学教授克莱格·里马曼认为。

  也有些学者认为应该将反对同性婚姻的投票结果放在社会变化的
大背景下看待。美国公众对待同性恋和同性婚姻的态度在很大程度上
取决于各人的宗教信仰以及对同性恋的了解程度。“在过去十年中,
同性恋者在各方面都越来越受到社会的接受。”俄勒冈州立大学的政
治学教授威廉·伦奇说。

  有关同性恋者平等权益的斗争一般都发生在地方(包括州级和市
级)的立法层面上。很多地方都允许同性伴侣注册,并享受一些配偶
待遇,但这些法规对于私营企业没有强制作用;而一些私营企业则可
以自行决定是否允许雇员的同性伴侣享受医疗保险待遇。目前已经有
四个州(佛蒙特、夏威夷和新泽西)设立了类似于公民结合的制度,
在州内允许同性伴侣享受配偶权益,加州明年也将实行同样的制度。
马萨诸塞州则已正式承认同性婚姻。

  此次美国大选,是在各政党和候选人把同性婚姻议题作为主要政
治和社会话题之一的背景下进行的。另外,美国的一些势力庞大的右
翼保守宗教背景团体在反对同性婚姻的议题上对民众起到了极大的鼓
动作用。此回通过禁止同性婚姻宪法修正案的十一州中有评论家认为,
将同性婚姻和总统大选“捆绑”在一起投票,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布
什当选,比如在最后决定总统职位的俄亥俄州,天主教会神父和黑人
福音教会的牧师都积极奔走,要求教徒投票反对同性婚姻。“有关同
性婚姻宪法修正案的投票至少没有伤害布什连任。”作为《美国同性
恋运动》一书的作者里马曼说。

  虽然十一州通过宪法修正案,对于同性恋权益运动来说,是个不
小的挫折。“但婚姻自由的道路注定不会平坦,总会有挫折。”俄勒
冈的“基本权益”组织负责人罗依·索普说。“对于同性恋,美国社
会正经历着一个缓慢的演变。文化变革正悄悄地改变着人们的观念、
期望以及国家政治。”伦奇教授说。  

  不过,令同性恋者感到鼓舞的是,马萨诸塞的州议员再选中,所
有在半年前投票反对禁止同性婚姻宪法修正案的议员都成功地获得了
连任,而在三名反对同性婚姻的议员中,有两名落选。在加上州议会
的新任议长萨尔瓦多·迪马斯又坚定地支持同性婚姻,所以该州有关
禁止同性婚姻的宪法修正案在议会通过的希望更加渺茫,而同性恋权
益活动家正希望日后借马萨诸塞的法律鼓励一些同性伴侣在各州采取
“各个击破”策略,最后让联邦最后法院迫使各州承认同性婚姻。

  不过,美国民众是否已经有心理准备来打这场仗。虽然名义测验
表明,绝大多数人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但也反对通过设立联邦宪法
修正案来对此加以禁止,类似的提案也未能通过美国国会。那么这次
十一州全部通过宪法修正案意味着什么?“(星期二的投票结果)可
以使国会议员人认识到,美国正在进行一场(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的)
运动。”俄亥俄州的基督教联盟负责人克里斯·朗表示。
──────────────────────────────
《桃红满天下》网址:http://www.csssm.org

电子信箱:taohongcsssm@yahoo.com(中英文兼容)

《桃红满天下》编辑部成员:
总编: 二言 eryan_lin@yahoo.com         
编辑: 杨青 艾立 海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