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红满天下
┌────────────────────────────┐
│第      ≈≈≈≈≈≈≈≈≈≈≈≈≈≈≈     双│
│ 193      ♀♀ 桃 红 满 天 下 ♂♂     周  │
│   期   ≈≈≈≈≈≈≈≈≈≈≈≈≈≈≈   刊  │
│                            │
│  2005年2月4日出版  1997年9月5日创刊  │
│                            │
│   北美华人性别与性倾向研究会(CSSSM)主办   │
└────────────────────────────┘
           本 期 目 录
──────────────────────────────
① 【新闻摘要】意大利设立纪念二战同性恋受害者的纪念碑
② 【说三道四】对同性征婚报道的一点想法
③ 【生命伦理】旧时婚姻并非爱情的香格里拉
④ 【综合报导】加拿大国会辩论同性婚姻合法化
        大陆移民同志团体出面呼吁同性婚姻合法化
⑤ 【信息天地】同性恋关系所获得的幸福值与异性恋一样
⑥ 【爱知行动】寻找在广西、山西和新疆工作的同性恋者组织
──────────────────────────────
【新闻摘要】

◇ 喀麦隆音乐家萨米·迪科与一位白人男子结成的同性婚姻最近在
改国引起了轰动。

  喀麦隆的人权纪录受到欧美国家的批评,而同性恋者也是深受歧
视的族群之一。同性恋一直为视为来自西方的腐朽影响,该国的男女
同性恋联合会一直难以公开从事活动。

◇ 在2月初的纪念纳粹时代的受害者仪式中,意大利将揭开第一个
该国第一个为同性恋受害者设立的纪念碑。该纪念碑位于特里斯特,
即意大利唯一的集中营遗址。该集中营在1943年至1945年之
间曾经监禁了25000名反政府人士,其中3000至5000人
遭迫害至死。

  德国和美国也设有类似的纪念同性恋受害者的纪念碑。

◇ 加拿大军方发布临时文件,允许军中同性伴侣在军事基地举行同
性婚礼。“加拿大军队成员是加拿大公民,必须遵守国家法律,也必
须遵守所在身份的法律。”帮助起草该文件的军中牧师斯坦·约翰斯
通中尉表示。

  加拿大目前有七个省和育空特区的法律承认同性婚姻。加拿大政
府正在说服国会通过全国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提案。

◇ 巴西联邦主控官乔安·吉尔伯德·冈卡尔弗斯于1月下旬向联邦
法院的法院提出要求,以命令各地为同性伴侣举办婚礼。

  巴西宪法明确规定婚姻是一男一女之间的结合,“但它并没有对
两位同性之间的婚姻有任何限制……除了给予同性伴侣平等权益外,
同性婚姻合法化也可以减少对于同性恋的偏见,而偏见是目前巴西暴
力行为的原因之一。”冈卡尔弗斯说。

  巴西是全球最大的天主教国家,评论界认为冈卡尔弗斯的这项提
议将面临重重困难。

◇ 美国新泽西州前州长克里斯蒂·惠特曼最近成立了一个名为“这
也是我的党”的共和党组织,主张共和党走温和路线。此举受到美国
同性恋团体的欢迎。

  惠特曼认为,共和党目前一味迎合保守团体,有严重右倾的倾向,
在反对流产、反对干细胞和反对同性婚姻方面走得太过头。
──────────────────────────────
【说三道四】

◆       对同性征婚报道的一点想法

    中国医学科学院 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皮肤病研究所
              曹宁校

  据最近的报纸报道,在南京一名同性恋男子大胆地走进婚介所以
同性恋者身份要求征婚,被婚介所断然拒绝。报纸在随后的采访当中
对这名征婚者的生活背景进行了简要的介绍,同时提出了“同性恋结
婚是对传统婚姻伦理的极大挑战,在道德感情上可能为更多人所不容”
的观点。

  这篇报道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同性恋人群存在的缔结合法伴侣权
利的需求,也就是同性婚姻问题。作为当事人能够公开提出自己的婚
姻需求应该说有一种“离经叛道”的勇气,同时也体现了社会的文明
程度的广泛提高和自我增权意识的提高。当然,报道中也提到了面对
这个问题时,婚姻介绍所的迷惑以及法律面对公民权益需求的尴尬。
关于同性是否适婚的问题,目前国内外都存在著一些分歧,即使在国
外这种分歧也一样争议得非常激烈。国外真正以国家婚姻法律的形式
肯定同性婚姻或者同性伴侣关系的有比利时、荷兰、德国、法国还有
加拿大十三省中的七省以及美国的五个州,英国、西班牙和新西兰政
府也已经出台类似的法律提案,有望得到国会通过。有的国家在法律
上不再认为同性的事实婚姻关系为非法,但不给予平等待遇。。

  国内关于同性婚姻问题的法律并不明朗。李银河教授2000年在修
改新婚姻法的征求意见期间,提出了在新法中给予同性恋者与异性恋
者平等的空间的建议:改“夫妻”为“配偶”或新增一部同性婚姻法
案。当时得到的基本上是反对的声音。2001年在人大和政协两会期间
她又起草了《中国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提案,然而这个提案因为没有
足够多的人大代表同意成为复议人而搁浅。2003年在北京由张北川教
授组织的“性取向和健康”会议上也有与会者提出设立专门社区作为
同性恋者生活、工作、社交、以及事实婚姻家庭的同性恋者聚居区,
这样的所谓“同性恋人权保障”方案,当时就被包括同性恋者在内的
绝大多数与会者所否定。同年,民政部有关官员在关于《婚姻登记条
例》的新闻发布会上明确表态“禁止同性之间结婚,中国婚姻登记机
关也不会给同性恋者之间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大众媒体公开报道了
这个官员的表态。紧接著有关法学界人士则指出,这个表态无法可依,
因为中国没有禁止同性之间结婚的法律条文,只是中国的现行法律不
承认同性婚姻。这样的争议,反映了一个问题就是同性恋者权益的实
质性的被边缘化。一些人似乎认为同性恋者正在追求极端的、与众不
同的特别权利,而不是在争取自己与一般公民平等享受、共同拥有的
宪法框架下的基本权益。

  实际上我国的《婚姻登记条例》和国际上大多数传统的婚姻法规
一样,规定的是社会生物学男女两性之间的伴侣关系,并没有涉及同
性的伴侣关系,因此,同性事实伴侣也就不能依据国内的现行法律来
主张诸如配偶权、抚养权等专属与男女夫妻关系的权利。

  在目前状况下,同性恋者的“婚姻关系”究竟怎样对待才好呢?
我认为还是有原则的,在不妨害社会,也不伤害他人的情况下,他们
应该珍惜自己的情感方式的选择,社会也应该对他们的这种自愿结合
的选择持以一颗平常心。既然同性恋已经不被认为是一种病态了,他
们的情爱乃至性爱的选择也就不是病态的。两个人的自愿结合,也不
能认为是病态的。他们这种追求固定伴侣的愿望与传统的同性性行为
状态相比,并不仅仅是一种平等权利的争取,更是一种性的自觉自律
的极大进步。至于同性事实婚姻与传统习俗之间的冲突,我们应该认
识到传统习俗传承下来的东西并不可能是必须恪守的,因为社会的进
步必定是在摒弃那些陈旧封建传统的人文主义的文化建设中逐步完成
的。传统、封建的婚姻规则一直在经历著极大的变革,传统的婚姻习
俗已经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人类社会在婚姻问题上文化认同的进步正
在为传统的婚姻规则注入以人为本的人性化的活力。我们不可能以人
为的意志为未来的人类婚姻制订出一条铁的婚姻规则,如此匆匆忙忙
地来禁止同性婚姻又有多大的现实意义呢?当然用法律的形式来认同
同性婚姻,为此来制订一部可操作的法律是一件麻烦的事情,需要包
括同性恋人群在内的方方面面要为此付出一个漫长时段的周到思考。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按照中国在进行法制建设中对于“法律没有规定的,
不应该算成违法犯罪”法理原则,现实中国社会并不存在禁止同性婚
姻的法律。

  这样来看,在同性婚姻的问题上需要通过加强社会大众对社会生
活多元化认知以及兼容心态的培养,学会接受别人,尤其是学会理解
和平等对待少数群体的存在,提高大众社会对同性恋者正当需求的了
解和理解,逐渐将同性恋者的个人生活接受到整个社会生活大环境中,
改变边缘化的现状,促使得我们的社会人群更加平等和谐的相处。在
这样的前提下,包括同性婚姻问题在内的诸多麻烦的事情怎么不可以
解决呢?

  随著社会对艾滋病、性病问题的高度重视,在对社会生活健康环
境的冲击加强外,同样对同性恋者的生活方式提出了重大的、严肃的
立题,就是如何融入社会的共同防艾、抗艾形势,从整个社会利益出
发促进社会健康水平的提高并有效增加自身健康、生存等应有权利的
提高。

  社会的进步、人文的发展必然带来社会行为的规范。现代性社会
伦理的原则归结起来就是秩序原则、自主原则、无伤害原则、公正原
则和隐私权原则。从这些基本原则来看同性伴侣关系的社会确立是符
合当代人文主义性伦理的基本观点的,因此具有其成立的价值和实际
的作用。从社会福利理论来看,社会总福利是每个社会个体福利的总
和,因此提高每个社会成员的社会福利水平,实际上提高了社会总的
福利水平。同性恋者能够合法享有自己应有的权利当然也是社会整个
福利水平提高的一个方面。

  当然解决这个问题是需要相当长的过程的,社会经济发达的北欧
国家荷兰从制订同志伴侣法案到正式出台婚姻法案,也经历了三年。
中国是一个发展中的国家,社会经济和社会文明尚在不断发展过程中。
社会上层建筑和社会经济之间存在著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必然关
系。作为人的基本权利的个人缔结伴侣的社会首肯,这一类属于上层
建筑的法律问题,其基本条件就是社会经济的发展、精神文明提高,
因此作为整个社会群体中的一员应该从自身做起,融入社会生活,促
进社会经济发展,促进精神文明广泛提高,顺应上层建筑自身发展的
规律,不断完善整个社会道德、伦理、法律、规则的人文化。
──────────────────────────────
【生命伦理】

◆       旧时婚姻并非爱情的香格里拉

             二 言

  电视连续剧《中国式离婚》塑造了三对配偶的形像。作为年轻一
代的宋建平夫妇和刘东北夫妇虽然步入了物质丰裕的时代,感情生活
却走向失败。与这两桩婚姻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宋建平的岳父和岳母,
他俩虽然已经年衰岁暮,却依然相濡以沫。

  跃入我们眼帘的旧时婚姻总是透着无限的和融,两口子浪漫永驻,
直至白头谐老,而我们周围的一些爱情却如流水般易逝。

  唏嘘感慨之余,旧时婚姻似乎是爱情的香格里拉,不过我想提醒
一句:百年美满的真实故事固然不罕见,但现代人往往无视旧时婚姻
的最重要支点,那就是夫妻和家庭作为经济结合体的存在。

  众所周知,两个人共同生活的费用要低于两人分开生活的费用总
和,这是配偶或伴侣同居的益处之一。婚姻的一个重要产物是孩子。
出于对孩子成长的考虑,或者为了使自己老来有靠,很多夫妇即使感
情不和或者已经破裂,也不会选择分手。在经济不发达的社会里,夫
妇和子女共同构成家庭的经济结合体,男欢女爱在婚姻中往往处于次
要地位。

  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衣食住行等基本保障越来越不成问题,这
方面开销在个人收入中所占的比例也越来越低,夫妇扣去养儿育女的
费用后,还剩有个人积蓄,这为安度晚年提供了重要经济来源。与此
同时,社会保障制度也日臻完善,人们退休后可以领取劳保,继续享
受医疗保险。这样一来,就降低了对子女赡养的依赖,甚至完全不依
靠。北欧一些“福利国家”在过去的十几年中,人口一直处于负增长,
部分原因就是国家为老年公民在经济和医疗方面提供了充足的保障,
减弱了人们生儿育女的动力。

  家庭作为经济结合体的重要性下降后,伴侣间性爱激情和情感的
贴合在婚姻中的地位就会凸显,甚至可能取代经济考虑而成为伴侣关
系的首要考虑。性爱激情总有消退之时,但双方在相互接触和共同生
活中也能够培养出亲情。很多伴侣在激情过后,强烈的亲情仍然能够
足以维系双方,一方即使有外遇,至多也只是欲望的迸泄,而不会萌
发亲情,即所谓喜新但不厌旧。不过,激情消退时,假如双方还没有
培养出足够的亲情,而此时又没有经济方面的考虑,那么分道扬镳就
成为必然。离婚率的上升和伴侣关系的短暂使很多人感叹世风日下,
殊不知旧时婚姻的长久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经济考量。将经济考量纳
入道德评判的范围,我想终究有些不妥吧。

  家庭生活中油盐酱粗的琐事太不浪漫,婚姻中的经济考虑又实在
太市侩太俗气。爱情的愿望始终主宰着现代人的心灵,给予我们幻想
和逃避,于是报章杂志里的旧时婚姻就显得浪漫永葆。

  我们不必自卑现代的爱情。其实我们的时代,爱情更为丰裕!
──────────────────────────────
【综合报导】

◆      加拿大国会辩论同性婚姻合法化

  加拿大联邦政府已经正式向国会递交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提案。
司法部长俄文·考特勒宣布该提案时表示,这是加拿大在宪法保护少
数族裔权利方面走出的关键一步,是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立法行
动”。

  “政府不能也不应该挑三拣四地选择哪些权益要受到保护,哪些
要被忽视。”考特勒在首都沃太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假如
某一个少数族群的基本权益能够被剥夺,假如人权宪章能够无视某种
歧视,那么其他族群的权益也可能被剥夺……这项提案旨在尊重和保
护所有加拿大人的宪章权利。”

  同性婚姻已经在加拿大13个省中的八个省取得合法地位,这八
省占据加拿大人口的80%以上。然而,在全国范围内实行同性婚姻
合法化,仍然是个极具争议的话题。

  执政的自由党内部也对这个提议持有不同意见,几位自由党议员
已经表示将投反对票,即使保罗·马田执政的自由党政府内也有不同
意见。
 
  尽管政界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声音较响,但天主教会已经和一
些穆斯林和犹太教会联合,准备就该提案提出强烈的反对。但政府的
提案中,也包括不强迫反对同性婚姻的宗教团体为同性伴侣举行婚礼
的条文。“宗教自由的原则并没有受到任何损害。”马田总理表示。

  《环球邮报》于星期二发表的调查结果显示,国会议员中有
139人支持该提案,49人表示尚未决定,另有118人表示反对。

  反对派保守党的领袖斯蒂芬·哈伯表示,他坚定地捍卫一男一女
结合的婚姻定义。

  各项民调表明,加拿大公民中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人占微弱多
数。Environics研究所于去年12月14日至近年1月5日展开了一
项民意调查,结果表明有54%的公民赞成同性婚姻合法化,43%
的表示反对。赞成者比例最高的是魁北克省和卑诗省,最低的是阿尔
伯塔省。

  假如该提案获得国会通过的话,加拿大将与强烈反对同性婚姻的
美国国会形成鲜明对比。美国的布什政府正在寻求国会支持,以在宪
法中假如禁止同性婚姻的修正案。 

◆   加拿大大陆移民同志团体出面呼吁同性婚姻合法化

  包括中国大陆新移民同志社团在内的十多个少数族裔及人权团体,
昨天在全加华人协进会(平权会)多伦多总部召开新闻发布会,支持
联邦政府向国会提交同性婚姻议案。团体呼吁公众以加拿大人权宪章
所倡导的平等、包容精神支持法案获通过。有关华人团体更呼华人社
区从保护少数族裔权益的立场出发,确立保障每一位公民权利均不受
侵犯的法制精神。与会人士指出,同性婚姻合法化归根到底是法律能
否保障少数人的权利得到尊重。加拿大人权与自由宪章的根本精神,
就是保障每一位公民的基本权利不因其种族、宗教、性别、年龄、和
性取向而受到歧视。 
  
  加拿大族裔关系基金会主席帕特·凯斯表示,法案体现了加拿大
人权价值观中最好的部分,这是一个双赢的议案。它保障同性恋人士
平等的结婚权利,亦保护宗教人士对传统婚姻的定义。全加华人协进
会多伦多主席黄慧文表示,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人权的法案在国
会提交,平权会敦国会不要在有任何拖延,期望这一法案在今年夏天
即获得通过。 

  主要由中国大陆新移民同性恋人士组成的团体“多伦多同志俱乐
部”昨天罕见地出现在支持同性婚姻的舞台。主席李小平表示,该团
体目前有缴费及网上注册会员四百多人,大多是移民自中国大陆的同
性恋人士。他们当中许多人在中国受过高等教肓,从事高薪专业工作,
但迫于国内来自于社会、家庭和法律对同性恋人士的压力,而忍痛放
弃事业,不惜与家庭分隔而移民加国。他们选择加拿大,是因为这是
一个民主、包容与多元化的社会,能够以平等、接纳的心态对待同性
恋人士。新移民同志盼望在自己新的国家,获得平等的法律权利。 

  不少与会的华人团体代表对近期华人教会团体组织大规模活动强
烈反对同性婚姻一事表示关注,担心外界误认为这代表了加国华人对
同性婚姻的整体看法。亚裔社区平等婚姻联盟代表黄美伦是同性恋者
的母亲,她表示无论天主教还是基督教,所倡导的基本精神都是和平、
宽容与无条件的大爱,而不应在社区内散布仇恨与冲突,更何况这种
冲突可能延伸到每一个家庭。 

  身为同性恋者母亲的黄美伦表示,同性婚姻合法化不仅对于同性
爱者本人,亦对他/她们的父母、家庭有重要意义。她寄语华人家长,
许多有同性爱倾向的华人子女因害怕得不到家人的接纳而忍受心灵煎
熬。那些反对同性婚姻的人,可能针对的就是他们所爱的家人。对子
女最大的爱,莫过于接受和宽容。她希望自己的女儿与其他人一样,
不受歧视地享有可以和自己所爱的人结婚的权利。 

  “多伦多同志俱乐部”主席李小平亦表示,其团体的许多大陆移
民同志,在加国生活一段时间后,可以在非华人社区坦然面对自己的
性向,但绝大多数人仍不适应在华人社区、包括自己的亲友同事面前
暴露同志身份。华人同志在自己的社区得不到更多的宽容,这是十分
可悲的事情。他表示,华人在加拿大亦属少数族裔,如果今天不能够
挺身保护同样身为少数人的同志权益,那么日后在有关移民、就业和
种族问题上自己的权利受损时,又如何要求别人的宽容和理解。 

  平权会多伦多主席黄慧文亦表示,平权会从不自认代表整个华人
社区的声音,而是为那些没有地方讲话的人发出呼吁。她表示,平权
会职员中亦有各种宗教背景的人士,他们支持平等的婚姻法案,是因
为这将捍卫加国最根本的人权价值观。
──────────────────────────────
【信息天地】

◆     同性恋关系所获得的幸福值与异性恋一样

  两位英国经济学家对超过一万六千名万名美国成年人的性活动以
及幸福感的自我报告进行模拟分析,研究显示:性行为越多越让人类
幸福。以性交频率看,从每月一次增加到每周一次,幸福值的递增相
当于在银行存入五万美元。

  近期,两位英国经济学家勃兰契弗洛和奥斯瓦尔德向英国国家经
济研究局递交了一份题为《金钱、性爱和幸福:一项经验主义研究成
果》的论文。论文作者申明,此项研究绝非搞笑,乃是实实在在的计
量经济学领域专业论文。

  舆论认为,这项专项研究令这两位经济学家在快速兴起的“幸福
经济学”(Happiness Economics)中占据了领头羊的地位。顾名思义,
幸福经济学把人类的幸福感受换算为经济盈亏,其研究对象包括诸如
“民主方式如何增进个人幸福”或者“香烟税增减涉及瘾君子是否快
乐”等等。幸福经济学是计量经济学的延伸和升级,它把一般只能用
数字(例如工资等级)表达的计量经济学,提高到“应用于人类情感
等无形竞技舞台”。

  为了把性快乐与金钱进行有机比较,这两位学者对超过一万六千
名美国成年人的性活动以及幸福感的自我报告进行模拟分析。其研究
首先显示:性行为越多越让人类幸福(此论断完全不出人意料)。再
进一步,他们把精力旺盛的性生活所产生的幸福程度同其他可以用经
济价值计算的行为进行优先研究比较,从而计算出性行为到底值多少
钱。计算结果是:以性交频率看,从每月一次增加到每周一次,幸福
值的递增相当于在银行存入五万美元。

  这种比较对照又表明,一个长期的婚姻关系每年提供的幸福感大
概价值10万美元。换言之,单身人士需要平均每年得到十万美元,才
能获得同已婚人士相同的幸福感(当然这位已婚人士的配偶必须是在
教育程度、工作地位和性格方面相适应者)。另一方面,离婚者在感
情方面的损失大约是每年6.6万美元(虽然可能由于离开配偶而立即获
得释放的轻松,产生短期的经济利润)。

  奥斯瓦尔德和勃兰契弗洛的论文还显示,一般来说“更多收入并
不会买到更多的性快乐,也买不到性伙伴。”研究发现,男人为了性
快乐而支付妓女金钱,得到的幸福却非常之少。作者坦承:“就连我
们这些经济专家也对此结果大吃一惊,因为我们向来认为金钱可以买
到一切。”

  论文还显示,已婚人士的性爱次数比单身性伙伴多30%,亦即至
少在统计学上,前者比后者的幸福也要多三成。所以这项研究受到主
张维护婚姻家庭的保守主义者的赞扬。

  与此同时,同性恋者也对这项研究感到满意。资料显示,同性恋
关系所获得的幸福值,与异性恋中得到的幸福值几乎完全一样。而不
论性取向如何,“幸福值最大化”的伴侣数量都是一个人。与此同时,
独身生活和非常少的性行为对于幸福的负面影响,在统计上是相等的。

  这篇在计量经济学和幸福经济学方面成果独到的论文,还没有取
得完全的公信力,至少在学术领域已经引起某些权威批评。纽约大学
医学院精神病学副教授同时也是诊所医师的蒂菲尔就认为,这项研究
失之于注重性交数量而忽视其质量,特别是性爱的感情回报:“一次
好性交和一次坏性交,难道没有区别吗?在我看来那是非常重要的。”

  芝加哥大学社会学教授、曾经主持过1994年全美健康与社会生活
调查《关于美国人性观念和性行为》的劳曼也批评说:这项研究告诉
人们的:“到底是从幸福中获得性快乐,还是从性快乐中获得幸福?
爱情的潜在变量到底在哪里?”

  面对美国学者的批评,两位英国经济学家虽然承认论文的局限性,
但表示如果得到政府的资助,将会完成得更详细更深入,还要进行经
济文化交叉的研究。

(来源《青年参考》)
──────────────────────────────
【爱知行动】

◆    寻找在广西、山西和新疆工作的同性恋者组织

  鉴于目前多个国际组织在广西、山西和新疆开展艾滋病防治和关
怀活动,并有兴趣联系当地的同志社群,开展卫生保健工作。请对广
西、山西和新疆等地同志社群工作了解的朋友们,来信举荐或者毛遂
自荐,介绍在当地开展同志社群健康工作的组织和个人。来信请给:

电子信箱:aizhiaction@hotmail.com
联系人:万延海。

  请来信尽量多一点介绍当地社群工作的情况。

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
Beijing AIZHIXING Institute of Health Education

电话:86-10-88114652
传真:86-10-88114683
网页:http://www.aizhi.net
   http://www.aizhi.org
──────────────────────────────
《桃红满天下》网址:http://www.csssm.org

电子信箱:taohongcsssm@yahoo.com(中英文兼容)

《桃红满天下》编辑部成员:
总编: 二言 eryan_lin@yahoo.com         
编辑: 杨青 艾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