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红满天下
┌────────────────────────────┐
│第      ≈≈≈≈≈≈≈≈≈≈≈≈≈≈≈     双│
│ 198      ♀♀ 桃 红 满 天 下 ♂♂     周  │
│   期   ≈≈≈≈≈≈≈≈≈≈≈≈≈≈≈   刊  │
│                            │
│  2005年4月15日出版 1997年9月5日创刊  │
│                            │
│   北美华人性别与性倾向研究会(CSSSM)主办   │
└────────────────────────────┘
           本 期 目 录
──────────────────────────────
① 【新闻摘要】捷克国会未通过同性伴侣合法化议案
② 【综合报导】同性恋人群与防艾的一点看法
        附:我所了解的同性恋
③ 【生命伦理】我对同性恋的认识
④ 【艺坛纵横】战争题材的同志电影激怒波斯尼亚
⑤ 【爱知行动】中国同性恋相关法律问题综述征求意见
        第二届北京同性恋电影节
──────────────────────────────
【新闻摘要】

◇ 3月12日,加拿大国会在有关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辩论中,保守
派提出的有关将婚姻定义为一男一女结合的宪法修正案以164票反
对、132票赞成的结果,未获通过。

◇ 3月13日,美国康涅迪格州众议会以85票赞成、63票反对
的结果,通过了公民结合提案。在此之前,州参议院以27票赞成、
9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该提案。

  康涅迪格有望成为全美第一个通过立法程序来承认同性伴侣关系
的州。

◇ 3月14日,美国俄勒冈州最高法院做出判决,认为该州宪法将
婚姻定义为一男一女的结合。

  2004年,共有三千多对同性伴侣在该州领取了结婚证,最高
法院的这项判决使这些结婚证自动失效。

  3月13日,俄勒冈州州长泰德·库朗歌斯基宣布,将向州议会
提出公民结合提案,使同性伴侣关系得到法律承认。

◇ 美军伊拉克战争英雄、紫心奖章获得者斯陶特中士公开宣布,自
己是一名同性恋者,却不想离开部队,希望能返回伊拉克继续服役,
向美军同性恋问题政策发起挑战,使五角大楼非常难堪。

斯陶特中士在接受美联社记者采访时公开宣称自己喜欢男人,想返回
伊拉克服役:“我知道有非常多的同性恋者会非常乐意留在军队,如
果他们能公开宣布自己的性取向的话。我们不能继续隐瞒军队中有许
多同性恋者的事实。上头说,同性恋者会破坏战友兄弟情谊,在黑人
和妇女开始到军队服役时,他们也曾这样说。”

  1993年前,同性恋者无权在美军服役。克林顿时期,在护法机关
压力下,军方立场有所松动,达成了妥协:如果应征人员不公开述说
自己的性取向,那么,别人也不会询问他与何人共榻同眠。这种“不
说就不问”的政策使五角大楼得以保持颜面,同时又不侵犯人权。
──────────────────────────────
【说三道四】

◆       同性恋人群与防艾的一点看法

             二 言

  2005年3月29日,中央电视台《新闻会客厅》节目播出了
访谈《我所了解的男同性恋》。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研究
所副所长何群先生在节目中,谈及了在男同性恋人群中展开艾滋病防
控工作的一些经历和感想。

  实话实说,何群先生的谈话,中肯而客观,遣词用语非常妥当,
看得出和男同性恋人群有过深入的接触。不过,既然冠名为《我所了
解的男同性恋》,观众自然期望节目将涉及到同性恋人群生活的诸多
方方面面,而不仅仅围绕着艾滋病预防,所以同性恋人群对此的失望
之情可以理解。

  不过从节目的立题和立意,我似乎也看出编导者的一番良苦用心。
他们既认为同性恋者是一个值得关注和关怀的弱势人群,但又有碍宣
传纪律仍然将之划为禁地,以至想做类似的话题,都只能在外围打转,
于是只能钉住疾病预防。

  尽管有所失望,我还是认为这样的节目有其价值。迫于社会和环
境压力,有些同性恋者并没有参与到防艾活动中来,他们这方面的知
识相当困乏,甚至连起码的安全性行为意识都不具备。假如中央电视
台此番的节目能够将信息传播至这些不露面的人群,应该有所教益。

  再从另一方面来看,在谈及同性恋时假如只是关注艾滋病预防,
不免让一些不了解同性恋的观众只将同性恋和艾滋病挂钩,不仅在根
本上没有消除对同性恋的歧见,而且也易于让他们继续只将艾滋病和
同性恋挂钩。虽然媒体和卫生部门一直试图将同性恋和艾滋病脱钩,
这方面除了加大艾滋病预防宣传的力度之外,还应该着力关注同性恋
的正常性,让大众意识到同性恋人群的客观和正常存在,这样方能使
人们意识到艾滋病预防不仅仅关系到同性恋者,而且牵涉到整个人口
的健康。


附:我所了解的同性恋

    央视新闻会客厅29日播出了男同性恋人群的艾滋病情况调查节目,
下面是节目内容:

会客厅:观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来到《新闻会客厅》。今天到我们会
客厅作客的是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研究所的副所长何群先
生,欢迎您。今天我们为什么请何所长来这里做客呢?因为何所长做
了一项非常特别的调查,他调查的对象是男同性恋,应该说男同性恋
这个话题在我们今天这个社会还是比较敏感的,何所长,调查已经结
束了吗?
	
何群:第一轮的调查暂时告一段落。

会客厅:关于这个调查我们做了一个短片,先看一下。

  这是一个外人很难进入的圈子,大家对他们的了解也更多地是来
自于道听途说和电影电视剧。

  上世纪80年代,美国发现了世界上第一个艾滋病病人,这个病人
同时还是一名男性同性恋。虽然人们后来知道,艾滋病和同性恋之间
并没有一条等号,但是这个人群的生活状态还是渐渐引起了人们的关
注,他们特殊的生活方式和感染艾滋病有什么关系?许多人都在试图
寻找问题的答案。

  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防治研究所的副所长何群就是这
样一个寻找答案的人。 2004年10月9日,何群所在的研究所在广州一
些媒体上发布了这样一条消息:该所将启动一项艾滋病感染情况的调
查研究,调查对象是该地区的男性同性恋人群,研究所希望能够和这
个人群中的自愿受访者进行面对面的访谈和问卷调查,同时可以对他
们进行每年两次的免费血液检测。

  这条消息刚一公布,就在广州地区引起了轰动,各种非议也扑面
而来,有的同性恋者认为,研究人员很难真正发自内心地认同同性恋,
这样的调查就是猎奇。也有人说,他们不愿只做研究的样本,来给那
些并不是真正关爱他们的人堆砌研究成果。但是无论如何,国家艾滋
病防治部门在媒体上公开征集男同性恋志愿者进行调查,这还是第一
次。从消息公布到11月底第一轮调查结束,何群和他的同事一共接触
了 200多名男同性恋者,并完成了相关的调查工作。

  那么何群和他的同事们到底调查到了什么?男同性恋群体又是一
个什么样的群体呢?

会客厅:何所长,您的研究领域是防治艾滋病,为什么把目标盯在男
同性恋这个群体当中?

何群:其实我们也不是说把目标一定盯准在男同性恋这个群体当中,
我们把目标是盯准在跟艾滋病传播和防治有关的所有群体当中。大家
知道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就有三条,性的途径、血液的途径和母婴传播
的途径。

会客厅:在调查性途径的过程当中,您曾经调查过卖淫团体,为什么
后来把目标集中到男性同性恋这个目标上?

何群:因为其它的一些群体我们都有过一些调查,或者说掌握了一些
信息,做过一些监测,甚至我们长年地监测在很多的群体中都有,而
我们唯一漏掉的空白的这一点就是男同性恋人群,或者更具体地说,
不单单是男同性恋人群,是具有男同性性行为的这样一部分人群,因
为这一块从性的这个途径来说,它跟艾滋病的病毒传播还是有一定的
联系的,我们只是从性行为的角度去考虑,所以对于这块来说,我们
也要把它作为我们关注的范畴。

会客厅:这个人群现在是一个高危人群,是这样吗?

何群:应该说是高危人群,或者叫具有高风险行为的人群。

会客厅:做这项调查,首先一个困难,怎么去找这些人呢?这些是社
会边缘的人,他们不愿意暴露自己男同性恋的身份。

何群:一直就是到99年的时候,2000年的时候,我们一直还在想怎么
样能接触到这个人群,我们也一直在寻找机会,包括跟国内的一些包
括社会学其它方面的专家联系,包括参加一些可能联系到他们的学术
会议等,我们一直做这方面的努力和准备。但是我们可能也是过于太
谨慎了,如果我们可能放得更宽一点的话,可能会及早地能联系到他
们。

会客厅:那你最后放宽了,你发现的有效途径是什么呢?联系到他们。

何群:其实有效的途径还是要跟他们找到一个或者两个的人,找到他
们圈子的人,然后让他们真正地相信我们是来做一项什么样的工作,
我们防治性病、艾滋病传播这样,不是去猎奇,不是完全像有些人反
映的,我们就是为了堆积什么科研成果,因为作为科研的成果来说,
如果我们在实验室里对一些血样开展工作非常容易,而对于这方面就
相对特别难。

会客厅:当你接触到第一个或者第二个男同性恋的时候,你怎么让他
信任你?

何群:我们没有奢望跟他第一次接触就让他信任我,我们只是跟他聊
天的时候把我们的想法告诉他们,把我们想做的告诉他们,是不是他
们也有这种想法,或者也想开展一项这样的活动,或者说他们也能帮
助开展这样的活动,如果他们有这种想法,他们觉得对整个这个圈子
这个人群有帮助的话,他们还可以给我们提出建议,我们应该怎么做。
而且他们觉得应该开始了,我们才开始。

会客厅:那你怎么进入到这个圈子当中去的呢?

何群:也是通过他们的引荐,而且我觉得他们也有一定的,我感觉他
们也有一定的组织或什么,他们经常也会有一些团体活动等等,有时
候可能去郊游,有时候开个晚会,我认识到的人有时候可以邀请我去
参加,介绍给这些朋友圈子认识,告诉大家我的身份是什么,我的主
要目的是什么。

会客厅:那你公布了自己的身份,他们不排斥你吗?

何群:还非常好的,我觉得大家非常友好,跟我都非常友好。当然后
来我跟他们接触多了以后,也有人问我说,你们干点别的什么不好呢,
你不觉得干这个很为难或者怎么样的,我说的确是,但是我们既然在
这块做的,防治性病、艾滋病的工作,这一块又是大家都公认的一个
比较高风险的人群,我们就觉得我们有这个责任去做一些工作在这个
圈子中。

会客厅:第一次走入他们这个人群,当时给你的印象是什么样的?

何群:第一次走入他们的群体当中,给我的印象首先就是挺惊讶的,
虽然很多的研究报告中间,成年男性中有2%到4%都是有同性恋的倾
向,或者有同性恋的情况,但是我一直对这个不是非常接受,到底有
没有那么多。但是我进入他们圈子之后,跟我们的志愿者一起到了他
们的活动场所,他们给我们一一介绍,聊天,我才真正体会到,这个
人群在我们社会中的确是存在的,而且为数不少。而更让我感觉紧张
的是什么呢?我们的社会文化跟西方很多国家社会文化还是不一样,
很多同性恋不愿意暴露身份,最终要隐藏自己这种性倾向,最终要选
择结婚、成家。

会客厅:对,就是传统的生活方式要选择。

何群:对,他要选择这种的话,我们就可以感觉到什么呢?其实就是
同性恋这个人群跟我们普通的异性恋的人群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有
巨大的交集。尤其就是说把家庭融入到这个圈子了。我们就在想如果
这个病毒走进了这个圈子,在这个圈子里扩大开,那么它很可能进一
步就会走到家庭,一旦这个病毒扩散到家庭的话,那在社会大众中间
就影响就非常非常地大了。所以我们觉得我们应该努力地去做一些工
作,尽可能地让这些人安全。

会客厅:你的意思他们的高危不仅是他们的高危,实际是社会的高危?

何群:对。

会客厅:那你第一次走进他们圈子当中,你感觉他们的生活状况,或
者这种交际状况跟我们不同吗?

何群:他们可能平时在他的工作单位也好,或者在他的生活环境中间
也好,他叫什么名字,是他身份证上的身份,但是这种身份来说,他
只能是作为8小时以内或者什么样,或者白天,而作为8小时以外,他
的另外一种就是本我的身份,他想表达出来,想表达出来的时候,他
可能就是另外一个名字,走入他自己的生活圈子,在这种生活圈子中
间,他就觉得真正的自我才表现出来了,没有外界的压力,我可以放
松一下,我可以宣泄一下等等。

会客厅:你的意思是他们在正常社会和主流社会完成自己社会角色的
时候看不出不同来,但一旦进入到他们的生活当中还是感觉有明显不
同的。

何群:还是有一定不同,就是说他可以不用顾忌很多很多其它的压力,
而完全表现一种自我,他就不会隐瞒我的性取向的问题,我就是喜欢
我的男朋友等等这样,我就是寻找我的性快乐,都是有的。所以从这
里边来说,有时候给我们比较紧张的是什么?就是说他在一种缓解自
己的压力也好,或者宣泄自己的时候,很可能就会采取一种比较高风
险的一种性的行为,这时候很可能导致疾病的传播,这是我们关注的
重要的一点。

会客厅:就你接触的男同性恋圈子,他们的职业分布、人群分布是什
么样的呢?

何群:作为职业分布来说,我认为没有什么特别,从国家公务员,从
白领阶层,然后一直到什么学生,甚至民工都有,也有无业的,都是
有的,好像没有显示出来跟其他人群有什云5c不同的。在人群中间来
说,他们也不是说自己就限制于生活在一个什么圈子里边,生活在一
个什么社区,他们也是散布在整个社会中间的,没有任何的。

会客厅:这是一个很特殊的网络。你进入到这个网络当中你不觉得自
己是一个异类吗?

何群:有时候真的是有这种感觉,因为如果在一个非常宽敞的一个环
境中,一个大厅或者什么,几十人、上百人,他们全是圈子里边的人,
而唯独我一个是走进这个圈子的人的时候,我在看他们的一些活动的
时候,或者他们给我的眼神的时候,有时候也感觉到自己属于一种另
类

会客厅:你怎么让他们接受你呢?

何群:说句实话,我认为这个也是很难的,我希望他们接受我,但是
我也不会用什么任何的方法或者言语言论去强迫或者诱导,我只是把
我想做的事情表达给他们,我就是想让这个疾病不要在这个圈子中传
播开来,这就是我最大的目的了,如果我能做到这一点,其它的我就
无所顾忌了,

会客厅:但是我觉得这个事情很难,比如说我有一个圈子你找我来,
你说你这个圈子可能得艾滋病,我这儿有很多关于隐私的问题,你帮
我填一下,我怎么可能同意你呢?

何群:的确是这样的,这个可能不是第一次就能做到的,要不断地跟
他们交流之后,才能真正地去或者做访谈,做调查,而不是说跟他们
第一次接触就做调查的,在这个圈子接触多了以后,你只要跟他们接
触多了,他们相信你真的是在做这一件事情之后,然后你才可以进行
下一步的调查或者说访谈。

会客厅:我想不光你怎么调查,怎么访谈,你一定要告诉他一个信息,
就是说你这个圈子得艾滋病的几率非常高,这是肯定要传递的一个主
要信息,你怎么传递给他,让他去接受你呢?

何群:这个的确有点困难,因为怎么样呢?因为传播艾滋病的病毒的
这种几率比较高,这个话题紧接著有时候联系到一种什么呢?歧视,
你怎么认为我这个圈子就是艾滋病,所以这个来说我们也是很心平气
和的跟他们慢慢地讲你这个道理,其实不是说这个圈子就一定是传播
艾滋病几率高的,我们一再拿出这个观点,我们只是说什么呢?有一
些行为。

会客厅:对,他的性行为方式是一个高危方式。

何群:有一些性行为是比较高危的,我们就会举一个什么呢,就是说
无保护的肛交这种行为,无保护的肛交这种行为是非常非常高的传播
艾滋病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只要存在,不管你是同性之间的,或者
是异性,我们并不关注你是哪一种性取向,我们只是关注你是不是采
取了高风险的这种性行为,这是一个性行为的方面,另外一个,就是
在性的传播这块还有一个很大的因素,是性伙伴的多少,如果你的性
伙伴越多,你的风险就会越高,因为你接触到病毒的机会可能多。

会客厅:不过就在前不久我们国家也公布了中国男同性恋这样一个数
字,而且也调查了在男同性恋群体当中,艾滋病感染几率的这样一个
数字,确实在这样一个特殊群体当中,由于有这种高危性行为和多性
伴侣的情况,它确实是一个相对危险的人群,我们也可以看一下我们
做这个短片。

  2004年11月30号,也就是世界艾滋病日的前一天,国务院防治艾
滋病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和联合国中国艾滋病专题组,联合发布了
《2004年中国艾滋病防治联合评估报告》。

  就是在这份报告里,中国政府卫生部门第一次向世界公布了有关
中国男性同性恋人数及艾滋病感染的数据。

  这份报告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处于性活跃期的中国男性同性恋
者,约占性活跃期男性大众人群的2%到4%,也就是说,中国有
500万至1000万男性同性恋者。报告还同时公布了另外一个数据,处
于性活跃期的中国男性同性恋者艾滋病感染率达到了1.35%。这说明,
在中国感染艾滋病的高危人群当中,男性同性恋艾滋病感染率已经上
升到第二位,仅次于吸毒人群。

  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同性恋已经存在了几千年,在中国古书上就
有“断袖之癖”等记载。而社会对同性恋的认识也在发生著变化。在
中世纪的欧洲,同性恋被认为是犯罪,同性恋者要被送上绞刑架。到
了近代,同性恋被认为是一种病态,需要治疗。从上世纪70年代起,
许多国家不再将同性恋作为精神疾病分类单位。2001年4月,我国新
版《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也将同性恋从疾病分类中剔除。

  在现代社会,同性恋不再被人们当作一种精神疾病对待了。但是
因为艾滋病的发现,同性恋再次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上世纪80年代初,
在美国发现的第一例艾滋病感染者就是男同性恋者。而在中国,男同
性恋已经成为感染艾滋病的高危人群。

  何群和他的同事通过调查,对男同性恋者的生活有了一定的了解,
接下来他们要做的就是帮助这个特殊的人群预防艾滋病。

会客厅:从这个短片我们可以看出,实际应该说我们整个社会对同性
恋这样一个群体的看法是越来越宽容了,而且我们国家政府公布这样
一个数字,就说明我们从过去相对的隐讳到现在正视这样一个问题了,
就你的感觉,在这样一个人群当中,他们这种自我防范意识,就是关
于艾滋病的自我防范意识和知识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程度呢?他们有
没有这样的意识呢?

何群:其实就我们跟这个圈子的接触,还有就国内也看到一些其它的
研究报道,我们可以感觉到这个圈子因为从职业或者受教育程度,也
是什么样都有,从高到低,如果这个受教育程度高的这些人,他们的
知识相对来说是比较高的,对艾滋病防治这方面,而我们现在又担心
的就是,譬如一些可能受教育程度比较低,或者说甚至一些除外打工
的民工等等这些人,很可能他们的艾滋病的防病的知识比较缺乏。在
知识缺乏的时候就很难谈得上自我防护意识。而对于知识比较高的这
一部分人来说,我们依然发现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知识并不等于什
么呢?并不等于自我防护的能力,因为有些人知识掌握得很多,了解
得非常多,但是真正他在宣泄自己,或者表现自我的时候,这些知识
就从他脑海中已经都抛弃了,好像当时就不在脑海里,就我们其实也
碰到一些这样的来咨询或者做什么,就说其实我是知道的这样会传播
等等这样,但是我到那个时候就都忘记了,后悔,也有很多这样的情
况。我们就希望是怎样能把知识跟行为紧密地连接起来,这是我们最
想努力的。

会客厅:我们针对这样的现象我们采取什么样的方法可以避免?

何群:现在就是说方法可能也有很多,第一就是刚才我们说的要普及
知识,使那些不知道这些知识的人要多了解这方面的。第二,就是把
知识贯穿到自己以后去采取一些行动。采取行动这点是非常非常地难
的。

会客厅:其实从行动来讲,操作并不是一个太难的事情,比如说使用
避孕工具,减少性伴侣,在你的调查当中,他们真正采取这样的行动
的人有多大比例呢?

何群:这个比例还是比较低的,

会客厅:实际是我们搞这样一个调查,他第一目的就是说有这样一个
危险的群体在,我们要摸清他的情况才能防范这种社会安全,第二个
目的就是,摸清以后我们可以进行一个健康的干预,在你的调查过程
当中,你觉得什么样的干预手段比较有效呢?

何群:我觉得有几个方面的因素。首先我们社会的大环境要给他们提
供这种改变的机会,或者提供这种改变的文化氛围,

  另外一方面就是说我们通过同伴教育,在他们同伴中间,我们寻
找一些人,很积极地投身于这种事情,因为同伴之间互相交流可能更
容易,传递信息更容易接受,或者说同伴之间采取了一些安全的措施,
或者安全的行为的时候,对方也更容易接受,这是一个同伴的一种推
动或者倡导的一个过程。还有一点,就是在社会这个层次可能不要太
多的压力,就是说有时候太多的对这个同性恋的歧视等等这方面的压
力,很可能使他们就更多地去寻求自我的释放、宣泄等等这方面。另
外一点就是我们还要跟他们一起探讨,我们宣泄,除了这种性的宣泄,
或者性的释放,我们还有没有别的,寻找这些替代的东西,这样的话
可能就会减低更多工作的风险。

会客厅:其实作为这样一个群体,一方面是我们主动去帮助他进行健
康干预,还有一个他们自身有需求,他们有一个求助的渠道,但是相
对于主流社会正常人群来讲,他们的渠道不如我们畅通,是这样吧?
我们怎么建立这样一个求助渠道呢?比如说我就知道有的信息,一些
门诊他开设了免费验血,检测艾滋病这样一个设施,但是去的人寥寥
无几,去同性恋的人就更没有了,没有人去说我是同性恋,你给我检
测检测吧,我们怎么开辟这样一个让他们觉得乐意的一个求助渠道?

何群:其实这个来说,我觉得如果我们一味想从我们这个渠道去开辟,
我们不如借助,我觉得我们跟他们合作,把我们所要传递的信息放在
他们的网站上,传递给他们的同性恋热线的接听员,使他们帮助我们
去做这个工作,可能会更好,而且就我们在广州的发现来说,他们是
非常愿意接受这些信息,而且愿意把这些信息广泛地传播开,这个可
能比我们专门地再去开辟一个园地,或者开辟一个接受的人会更多。
另外当然我们也有我们的专门的咨询热线,我们也有我们的专门的咨
询室、免费检测,我们在这方面来说,就是一定要使对方知道,我们
这里是保密的,是能维护对方隐私的这一块。

会客厅:确实你提到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你说维护对方隐私,刚才
我举了一个例子,有一些检测的门诊应者寥寥无几,但是我看到你的
问卷当中有些问题非常地敏感,你有什么办法让人家可以把这个试卷
真实地交给你呢?

何群:面对面之前我们首先会跟他们讲清楚,我们是想做什么,然后
可能会问到一些什么隐私方面的话题,而且我们这些话题如果你要是
觉得侵犯了你的隐私,你可以拒答,这是第一。第二,我们这些全部
都是保密的,所以我们在开始跟他访谈之前,我们有一个知情同意书,
我们的知情同意书会跟他非常详细地解释整个问卷里边可能会涉及到
的一些情况,然后你的权利是什么,所有的一切都是保密和自愿的。
这样的话,我们开始也会担心可能有些人会不愿意谈一些敏感的问题,
但是从我们跟他们接触的情况来说,因为我们这一次是他们自愿来,
而不是我们出去一定找他们,自愿来的话,多数人既然他说,我都来
了,我肯定是想跟你们多谈一谈的,想给你们,不光是反映我的情况,
甚至反映一些我所看到的一些情况,因为你们既然做这件事情,我们
也希望反映一些正确的信息,然后我们看你们今后对我们这些正确的
信息能给我们提供多大的帮助。其实也是在考验我们。

会客厅:我想这个调查对你们来讲是一个摸清情况,在摸清情况的基
础上,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呢?

何群:接下来我们就是首先可能要再招募一些志愿者,招募一些志愿
者对志愿者进行培训,然后跟他们共同制定我们下来的一些健康教育
和行为干预的一些计划,每一项活动非常详细地制定一个计划,因为
跟他们一起制定,我们是提供一些理论的或者技术的信息,而他们能
更多地给我们提供一些形式、方式等等这方面,对方更乐意接受,或
者说我们的工作效率会更高的一些信息,我们共同坐下来制定这个的
话,我们接下来可能在六个月的时间内主要是做这些工作,开展一些
健康教育的活动,开展一些行为干预的话。

会客厅:我们国家现在已经公布了这样一个数字,而且意识到有可能
的危险,您认为将来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来抑制这样的危险?

何群:其实我觉得,要是说我们政府现在能非常正视这个危险,这是
我们非常高兴看到的,作为大众也好,作为尤其我觉得我们媒体可以
多关注这方面的话题,可以多传递一些正确的信息,对这个人群也好,
对我们广大的群众也好,就是怎么样能防止这个疾病了传播,而在防
止疾病的传播的时候,我们又能怎么样避免对任何一个人群的歧视,
或者说包括对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这方面的歧视,这个来说对我们下
一步全国防治艾滋病我觉得都是非常重要的。

会客厅:我觉得今天聊这个话题当中,有一个重要的信息传递给我们
的调查对象,就是我们并不歧视你们,实际是关爱,而且关爱他们实
际是关注整个社会,关爱我们自己,是这样吧?

何群:要多关爱自己,也要多关爱对方,只要你关爱了对方,关爱了
这个社会,这个群体,其实也就是关爱自己。

会客厅:好,谢谢。
──────────────────────────────
【生命伦理】

◆          我对同性恋的认识

              佚名

  读研了,很偶然地选修了《同性恋健康社会学》。导师说:“去
听一下这个课,开拓一下思路。”自己心里在嘀咕,这能开拓什么
“思路”。

  作为一个本科毕业的医学士,对于“同性恋”不能说十分了解,
也是略知一二。我现在尚能清楚地记得《精神医学》课本上的描述
(该课我可是得了90多分的哦),“性心理障碍大致分为4类,即性
对象障碍(同性恋)、性功能障碍、性嗜好障碍和性识别障碍”。同
性恋位列首位。自己也看过不少心理学方面的书籍,同性恋是被放在
性变态中描述的。已有的知识告诉我,同性恋是一种精神异常或者说
疾病。

  课程开始了,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了所谓的“Gay”。他们和我
们自由地交谈,带我们去同性恋者舞厅酒吧。在和他们的交流中(当
然我认识的只是几个人而已),我看到了他们的乐观(并没有因为自
己是同性恋者而表现出不自然、羞愧等等),看到了他们的爱心(他
们很多人都是同性恋健康外展的志愿者),以及他们对社会不公正的
无奈。在课本上认识的“同性恋”此时此地就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
同平常人一样与我交谈著,和我一样有鼻子有眼、有自己喜怒哀乐。
我丝毫无法将他们与“精神障碍”、“精神异常”或者“性变态”这
些字眼联系在一起。

  我困惑了──是谁错了?

  我冲进了图书馆找资料,打开电脑上网搜索。一番探寻的结论
是:我对同性恋的认识(从《精神医学》课中得到的)从一开始就是
滞后和不全面的。1973年美国精神病学会就已将同性恋从精神病分类
中取消了。我没有说它是“错误的”,而说它是“滞后的不全面的”。
因为我认为科学的发展、人类对自然及对自身的认识,从来都是渐进
和不断发展的,任何新的发展和认知都是建立在前人的积淀之上的。
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在前人的基础上加以完善和推进。完全否定前人就
是否定了我们自己。人类对于同性恋在认识同样如此,这证明了社会
的发展和认识的进步。虽然中国落后了近30年,但2001年出版的《中
国精神病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中,同性恋不再被统划为病态。
然而,这门在我2002至2003学年的《精神医学》课却堂而皇之告诉我
们这些医学生──同性恋是一种精神异常!作为医学生的认识尚且如
此,普通大众对于同性恋的态度可想而知。中国同性恋者所处的环境
之艰难不言自明,此时我也更能理解他们在和我们交谈中所流露出的
无奈。在外展活动中,当我循著狭窄阴暗的楼梯来到那个所谓的“同
性恋舞厅”时,我首先因为第一次见到如此的场景而惊讶──几百个
几乎清一色的男性搂在一起跳舞;继之而来则是由衷的同情,他们只
能在暮色下到这个连空调都没有的所谓舞厅来寻找一点点的慰藉。

  我的探寻在继续,对同性恋问题也有了更新的认知。目前,学术
界已经形成共识,同性恋已不再列入精神疾病范畴。但就同性恋的成
因学术界有著本质论和构建论之争。本质论认为,性倾向是一种独立
于任何时间、地域和外界力量的生物要素,同性恋是与生俱来的。而
构建论则认为建构论则认为,社会与文化的力量人为地造就了性倾向
的观念,是后天的、人为的、社会的因素造成了同性恋。对于同性恋
的形成,我们也很感兴趣,在与一位同性恋者的交流中也问过类似的
问题:“是什么使你会对同性感兴趣?”他反问道:“那我问你是什
么使你对异性感兴趣?”我们无言。我觉得,我们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说明在潜意识里我们仍然认为同性恋是“异常”的,“正常”的人应
该是异性恋的,肯定是有什么“非正常”的原因才导致了同性恋。美
国曾在同性恋和异性恋人群中各抽取一定比例的样本人群评价各自的
心理健康指标,结果表明两者之间没有显著的差别。科学的证据和我
亲身的见闻使我确信,同性恋不是一种病态。先天也好,后天也罢,
除了性取向上的差异,他们和我们之间没有生理上的区别,更没有道
德和人格上的高下之分。

  现在我承认同性恋不是病态,但说实话,到现在我还是无法理解,
为什么同性恋会对同性感兴趣,我相信同性恋者对我们的异性恋倾向
同样无法理解(从上文所提的与同性恋者问与反问中可以看出)。但
我一直在想是否真的有必要一定要做到这个所谓的“理解”呢?

  举个例子来说,我是上海人,喜欢吃甜食,最怕吃辣的。从小家
里煮菜,一般都会往里面放点糖。上大学了,碰到了来自五湖四海的
同学。四川的同学跟我说,你们上海的菜怎么都这么甜,这怎么吃啊?
我反驳道,你们那儿辣的东西才难吃呢。我一吃辣的除了满头大汉,
满嘴火辣,其他什么味都没有。可四川同学却说这才够味。他无法理
解上海人为什么会喜欢吃甜食;而我也可能永远弄不明白四川人为什
么对辣味情有独钟。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和他都没有错,上海人没
有错,四川人也没有错──仅仅是口味不同而已。四川人依然吃著他
们的辣味,而我也还是喜欢我的甜食。既然我们已经承认同性恋不是
一种病态,那么从本质上说,口味的不同和性取向的不同并无区别。
不同的口味和不同的性取向只是个人的喜好而已,不伤害他人、不危
害社会,也不危及国家。既然我们的社会可以容忍人们吃不一样的食
物、穿不一样的衣服,那为什么就不能容忍有不一样的性取向呢?

  性取向的不同本身并无好坏贵贱之分,但不可否认,同性恋问题
触及到了社会固有的道德、价值、伦理、法律、医学等等的体系。也
正因为如此,使得同性恋者受到了传统社会的种种压力和歧视。社会
发展有著按其固有轨迹行进的惯性。当同性恋问题与社会固有的体系
发生冲突时,社会的第一个反应是将其列入“病态”,试图加以扼制。
虽然学术界已不再将其列为病态,但世俗的力量是如此强大,并不是
几个诊断标准所能改变的。一个真正文明进步的社会应当是多元而有
序的、平等而宽容的,任何社会成员不论其出生、种族、信仰、以及
性取向都应得到充分的自由、平等和发展。如果说同性恋问题触及到
了现时社会固有的道德、价值、伦理、法律、医学等等的体系,这只
能说明一点:我们的社会尚不完善,所有的这些东西都需要改变;因
为现有的社会体系限制了作为少数群体的同性恋者的自由、平等和发
展。现代社会的发展日趋多元化,不断有新的、少数的、甚至被认为
是异端的社会群体出现,当我们大多数人享受著现代文明的时候,是
否想过在社会另一些角落的少数人群或者弱势人群的生活是怎样的?
谁来表达他们的声音?谁来维护他们的权益?虽然他们是少数是弱势,
甚至被一些人认为是异端,但他们确是同我们一样有著喜怒哀乐、有
著人格尊严,与我们生活在同一社会中的同胞手足。我们自我标榜为
文明进步的社会怎么可以忽视他们?怎么可以歧视他们?又怎么可以
置他们的权益于不顾?

  谈到维护同性恋者的权益,很自然地就会涉及“同性恋要不要结
婚?”“同性恋该不该不收养孩子?”等等一系列的具体问题。然而,
这些问题给我的感觉是我们作为旁观者提出的“同性恋应该如何如何;
同性恋不要怎样怎样”。我们是否真正了解同性恋者到底需要什么
呢?在这个问题上,庄孔韶教授从人类学的角度出发所阐述的观点使
我深受启发。他说,我们在研究一个部落、一个群体或者做相关工作
时,应当事先深刻了解这一群体的习惯、信念和需求等等,并围绕此
来展开工作;任何未加充分调查研究,强行实施的措施方法都可能激
化矛盾导致失败。然而,现在同性恋者在社会上受到普遍的歧视,他
们如何才能表达出自己的声音?又有多少人能听到他们的声音?所以,
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唤起全社会对同性恋的关注,呼唤全社会对同性恋
人群的宽容。只有当我们的社会能平等地接受同性恋的时候,只有当
同性恋者能完全溶入社会的时候,只有当同性恋者不再躲藏在社会暗
角的时候,他们才可能真正表达出他们自己的声音。虽然这无疑是十
分艰难和漫长的,但总该有人去做,尤其是政府官员、学者等社会优
势人群。如果连这些人都对此表示冷漠的话,那真不知我们的社会还
有什么希望和前途可言。

  其实,我们呼唤全社会关注同性恋人群,本质上是要人们关注自
身,关注社会的发展。社会发展过程中出现种种问题是不以人的意志
为转移的。我们不可能回避或者消灭问题。唯一正确的态度就是面对
问题,解决问题。一个社会问题如果长期得不到解决,其最终的结果
往往是引发社会的动荡和不稳定。到那个时候受损害是将是社会的所
有成员和社会发展的进程。正如一个同性恋者所说的:“哪里有压迫,
哪里就有反抗!”关注同性恋,其实也是关心我们自己;宽容和接纳
同性恋,其实也是保护我们自己。

  不可否认,从纯生物学的角度,同性恋是“异常”的。因为在生
物学意义上,“性”的目的是生命的延续和种族的繁衍。然而,我们
是脱离了纯生物学意义,有著区别于禽兽的社会属性的“人”。人类
社会已经取得辉煌的成就,也必将创造出更为璀灿文明,因为我们不
但有征服自然的智慧,更有完善自身的理性、勇气、和胸怀。愿人性
的光芒照耀每一个社会的角落,愿我们的社会充满宽容和爱心,愿所
有人都能享受自由和平等!!

  课程很快就要结束了,但它所带给我的思考将使我受益终身!
──────────────────────────────
【艺坛纵横】

◆      战争题材的同志电影激怒波斯尼亚

  导演已经收到了死亡威胁,电影也遭到了宗教团体的诅咒,甚至
于看过电影的人都因为害怕挨打而不敢承认。

  电影尚未公映,就已经引发了这么多事。

  有一点是可以被肯定的,影片《西行逃遁》点燃了一场激烈的辩
论,原因就是因为它触及了波斯尼亚社会的一个说不得的话题:同性
恋。

  在撒拉热窝法国文化中心楼上的一间小屋里,我有幸和导演阿迈
德·阿马莫维克的二十几位朋友一起观赏了该片。事前公众对这次影
片观摩一无所知。

  《西行逃遁》是波斯尼亚电影的一大突破。

◇ 宗教的影响

  过去几年里,大多数的波斯尼亚电影都以1992年到1995年间战争
中的是与非为中心,同时也涉及到国际社会在战争中所扮演的角色 
─ 例如奥斯卡获奖作品《无人区》。

  《西行逃遁》较其之前的作品更进一步。它用战争作为背景来探
讨另一个话题:同性恋。

  “我们喜欢笑称这是一部关于罗密欧和罗密欧却没有朱丽叶的电
影。但是我们希望影片可以让人们变得更为宽容,”电影的制作人萨
米尔·司马吉科说。

  “这部电影展示了人性,体现了温情。”

  《西行逃遁》讲述了一对同性恋伴侣试图在1992年战争刚爆发时
逃离波斯尼亚的故事。他们中一个是穆斯林,一个是塞尔维亚人。

  从西方的标准来看,影片是含蓄的。但是在一个宗教势力庞大的
社会里,伊斯兰教也好,塞尔维亚正教也好,天主教也好,都对影片
展开了劈头盖脸的批判。

  克楠·额芬迪克今年19岁,他就读于萨拉热窝著名的伊斯兰学校
蒙迪沙。他说:“我们经历了残酷的战争,经历了种族灭绝的大屠杀,
而现在我们却在拍摄有关同性恋的电影。那不是一个好的电影题材,”

  “同性恋是违背自然规律的。现在全世界看了这部电影的人都会
说‘看看吧,波斯尼亚人都是同性恋。’”

  萨拉热窝杂志《瓦特》作为批判大军的魁首,对影片的导演进行
了人身攻击。该杂志的编辑恩沃·考斯维克却坚称他对同性恋本身并
无成见。

  “影片错就错在把国籍问题和同性恋问题搅和在了一起,”他说。
“在一部关于波斯尼亚战争的电影里谈论同性恋,它不恰当地淡化了
冲突中的实质性问题。”

◇ 勇者的气魄

  不过人们还是欣慰地看到同性恋问题终于在波斯尼亚得到了关注。
  
  “如果别人知道我是同性恋的话,说实在的,我害怕会被暴打,”
在萨拉热窝媒体工作的21岁的莫萨德说。他在接受采访时使用了化名。

  “我知道有些人之所以离开波斯尼亚到西方去,就是因为他们遭
到了殴打。”

  丝薇拉娜·德婕库维科负责“同志联盟”的日常工作。该联盟是
萨拉热窝的第一个同性恋组织。

  “一直以来同性恋都隐藏在社会之中。所以一旦它浮出了水面,
人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他们觉得受到了威胁。

  “我们坚决支持这部电影。同时我们也敬佩导演能有如此出人的
胆识来拍完它,”她说。

  导演阿迈德·阿马莫维克此前曾凭短片《十分钟》获得了2002年
欧洲电影学院奖。他希望《西行逃遁》可以在五月的嘎纳电影节上首
映。但也有些人希望影片永远都等不到这一天。
──────────────────────────────
【爱知行动】

◆     中国同性恋相关法律问题综述征求意见

  今发布《中国同性恋相关法律问题综述》(征求意见稿),希望
各位专家和朋友提出宝贵意见。本报告为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
(即将更名)和法国艾滋病行动组织的一个合作项目,旨在研究艾滋
病流行时代中国男女同性恋者面临的歧视和法律问题。撰稿人为研究
所律师贾平。本报告是一个初步的尝试,希望国内外专家和朋友指正。
 征求意见时间截至2005年4月10日。

征求意见稿全文参见附录。

书稿目录参见:

同志相关法律问题综述目录

第一部分  概论

一、大连同心网站案例简述

二、大连商报关于同性恋问题报道的比较分析

三、小结:从去病化到权利维护 

第二部分  中国同性(双性)爱群体涉及的法律问题分析

第一节、刑法,治安管理处罚与同性恋

一、从我国刑法(广义)中关于流氓罪的规定看社会对同性恋(或同
性性行为)问题态度的变迁
二、关于卖淫嫖娼的有关规定
三、制作、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的有关规定
四、同性性侵害定罪量刑问题与侵权责任认定
五、敲诈勒索问题的法律规定
 
第二节、对私生活及性行为的相关法律规定

第三节、网站法律地位、网络管理、新闻与出版审查

第四节、反歧视与污名化

第五节、婚姻、儿童和养育权;

第六节、集会权;结社权;

第七节、健康安全;检测中的隐私保护等)

第三部分 法律法规/政策修订与变革建议

第四部分  附件:关于同志的新闻报导及相关法律法规目录

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
Beijing AIZHIXING Institute of Health Education
Tel:86-10-88114652
Fax:86-10-88114683

aizhixing@aizhi.org
aizhiaction@hotmail.com

http://www.aizhi.net
http://www.aizhi.org

Mail Address:
Box 63, Yayuncun Post Office
Beijing 100101
P.R.China


◆        第二届北京同性恋电影节

  第二届北京同性恋电影节的售票及宣传于4月15日晚启动,本届
电影节将放映《人面桃花》、《少年花草黄》和《艳光四射歌舞团》
等影片。

  《桃红满天下》为电影节的友情连接网站,读者们可以点击电影
节日程安排和售票方式查阅详尽信息。具体信息情关注电影节网站
bglff.byhoo.com.cn。

◇     第二届北京同性恋电影节放映日程安排

4月22日下午:(14:00─17:30)

《我们害怕》        上海 80mins 剧情片 2002年
上海方言对白 / 中文字幕,导演:程裕苏,主演:棉棉,李智楠

《忘记她是他》       北京 15mins 纪录片 2002年 
普通话对白 / 中文字幕,导演:魏星

《上海男孩》        上海 60mins 纪录片 2002年
普通话对白 / 英文字幕,导演:陈苗

《女同性恋游行日》     北京 21mins 纪录片 2002年
英文对白 / 中文字幕,导演:石头(★现场交流)


4月22日晚上:(18:00-22:30)

开幕式
《少年花草黄》、《301的法则》、《星星相吸惜》剧组演员联合演
出

《人面桃花》        北京 92mins 纪录片 2005年
四川方言对白/中英文字幕,导演:杜海滨(★现场交流)

《少年花草黄》       北京 90mins 剧情片 2005年
普通话对白/英文字幕
导演:崔子恩,摄影:史岳,录音:冯吉吉,
主演:湘文王桂峰,制片人:吕建民(★现场交流)


4月23日下午: (13:30─17:30)

《蝴蝶》          香港 124min 剧情片 2004年
粤语对白/中文字幕,导演:麦婉欣

《好郁》          香港 87mins 剧情片 2002年
粤语对白/中文字幕,导演:游静


4月23日晚上: (18:30─22:30)

《301的法则》      北京 70mins 剧情片 2005年
普通话对白,中英文字幕,导演:张迪,演员:李健,许凝,万涛,
王硕,张镕,宿岩,王品一,张楠,王安然,张宏毅(★现场交流)

《星星相吸惜》       北京  90mins 剧情片 2004年
普通话对白/英文字幕,
导演:崔子恩,摄影:张晖林,主演:于博,王桂峰,张曦文
(★现场交流)


4月24日晚: (18:30─22:30)

闭幕式

《宝宝》           济南 90mins 纪录片 2005年
山东方言对白,导演:韩涛(★现场交流)

《艳光四射歌舞团》      台北 72mins 剧情片 2004年
台湾方言对白/中文字幕


场外放映:

《让娜和中意的小伙》 (法语对白 中文字幕)
1997年 35mm胶片 93mins 
时间:4月28日下午14:30
地点: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

时间:4月23日18:00/20:00    4月30日18:00/20:00
地点:法国使馆文化中心

《两级天使》 (法语对白 中文字幕)
1998年   113mins
时间:4月25日18:00
4月27日18:00
4月29日18:00/20:00
地点:法国使馆文化中心

◇       第二届北京同性恋电影节售票方式

-提前售票(200套左右):
注意:提前预售为套票,即5场连在一起出售
票价:50元(每场票价10元,可观看2或3部影片)

上下线酒吧:
咨询电话:010-64158083
现场售票时间:4月15、16日晚9点开始
地址:朝阳区幸福村中街联宝公寓一层

目的地酒吧
咨询电话:010-65515138 
现场售票时间:4月15、16日晚9点开始
地址:朝阳区工体西路

盒子咖啡馆
咨询电话:010-62791280
地址:海淀区双清路同方大厦对面西王庄小区5号楼

西厢房
咨询电话:010-82082836
地址:德胜门内

北京拉拉沙龙:
现场售票时间:周六下午14:00-18:00
地址:北京朝阳门工人体育场南门东一百米烟斗吧Pipe Cafe(风吧)
	
北京同语女同志小组
时间:本周日(4/17)
地点: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
联系:闲,86290507.

现象工作室
咨询电话:010-82616514 
e-mail:service@fanhall.com
 
校园预定:
中关村附近:	
e-mail:ourfilms@163.com 
(高校学生可采取此方式预定套票,但建议大家直接就近购买)

(具体取票时间地点将另行通知,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消息发布)

学院路附近:
电影学院 小强 87453991
 
-现场售票(100套左右):4月22日中午13:30开始

注意:除23日下午场可提前零售外,每场零售票必须到放映现场门口
购买
 
我们的网址:bglff.byhoo.com.cn(预计将于4月18日正式发布)

本届电影节为非营利性放映,所有票房收入用于支付放映场地租金。
	
              第二届北京同性恋电影节组委会
                     ?005年4月15日
──────────────────────────────
《桃红满天下》网址:http://www.csssm.org

电子信箱:taohongcsssm@yahoo.com(中英文兼容)

《桃红满天下》编辑部成员:
总编: 二言 eryan_lin@yahoo.com         
编辑: 杨青 艾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