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红满天下
┌────────────────────────────┐
│第      ≈≈≈≈≈≈≈≈≈≈≈≈≈≈≈     双│
│ 212      ♀♀ 桃 红 满 天 下 ♂♂     周  │
│   期   ≈≈≈≈≈≈≈≈≈≈≈≈≈≈≈   刊  │
│                            │
│ 2005年11月21日出版  1997年9月5日创刊 │
│                            │
│   北美华人性别与性倾向研究会(CSSSM)主办   │
└────────────────────────────┘
           本 期 目 录
──────────────────────────────
① 【新闻摘要】瑞典同性婚姻合法化取得进展
        法律牧师著书支持同性伴侣关系
② 【说三道四】要拆掉西塔吗?
        关于同志权益运动经验洋为中用的几点思考
③ 【生命伦理】从痛苦到接受
                        ──一位同性恋者父亲的心路历程
④ 【综合报导】李银河建议制订性取向“反歧视法”
⑤ 【经贸商务】英国同性伴侣婚庆引动商机
⑥ 【同人笔林】拥抱
⑦ 【爱知行动】爱白/华文同性资料中心对外开放
──────────────────────────────
【新闻摘要】

◇ 10月底,以执政的社会民主党占多数席位的瑞典国会通过了决
议,将修改婚姻法,以纳入同性婚姻。在此之前,瑞典路德教会以
160票赞成、81票反对的结果,允许教会为同性伴侣提供祝福。

  瑞典自1994年起实施《家庭伴侣法》,允许同性伴侣注册,
并享受配偶权益,但他们的结合还不被正式称为婚姻。

◇ 今年93岁的法国天主教会的著名牧师阿贝·皮埃尔一直以倾心
帮助穷人而受到社会各界的爱戴和尊重,他在即将出版的新书中,坦
承自己有过同性恋经历,并表示支持同性伴侣关系合法化。但皮埃尔
同时认为,同性结合不应被称为“婚姻”,因为婚姻一词还是应该定
义与一男一女之间的结合。

  除在同性伴侣关系合法化方面与天主教会的官方立场背道而驰以
外,皮埃尔牧师还在书中表示赞同让妇女担任教职。

◇ 由于新加坡政府的阻挠与反对,为时三天的亚洲同性恋狂欢节在
10月下旬移至泰国普济岛举办,节日以在曼谷的游行结束,总计有
两千多人参加。

  该节日由www.fridae.com网站主办,本来预计将吸引八千人参加,
但新加坡政府以警方认为“(节日)不符合公共利益”为由加以停止。

◇ 11月14日,马来西亚拒绝承认一名男子和一名变性人之间的
结合,虽然两人举行了规模盛大的婚礼。

  这对华裔伴侣中的一方曾经接受变性手术,但马来西亚不承认手
术后的性别,因此他身份证上的性别仍然为男性,所以官方认为他与
伴侣属于同性关系。

◇ 国际同性恋组织谴责尼日利亚用杖击来惩罚六名有同性恋行为的
少女,这些少女中年龄最低的为12岁。

◇ 在李安执导的新片《断背山》中扮演主角的杰克·吉伦霍尔最近
听说了两个有关自己的谣传。一个是他在《断背山》中使用替身来拍
摄同性情爱的镜头,另一个则说他是双性恋。

  对于第一个传言,吉伦霍尔表示断然否定,并明说片中所有的同
性恋镜头都是自己亲身演出。至于自己是否是双性恋,他则说:“这
其实是对我的赞扬……它说明我能够胜任不同的角色。人们怎么称呼
我都无所谓。我从来没有受到同性的性吸引,但一旦发生,我也不会
感到恐慌。”
──────────────────────────────
【说三道四】

◆           要拆掉西塔吗?
 
              小奇 

  目前,活跃在国内各地开展同志的组织层出不穷,这很好,几乎
所有的机构、小组或草根组织目标与广同的理念或目标并不相悖,我
们应该高声支持。

  有的组织,选择振臂高呼、倡导同志的权益,以唤起社会的关注,
这是一种策略。

  我个人认为可以有另一种策略,它并无高下之分,只是我个人的
思考,也是我做广同站长四年多以来,从若哲的理念继承来的一个思
考。

  我们敬爱的毛主席说过,中国的事情,要慢慢来。一急就会出乱
子,就会令历史倒退。

  石墙事件,大家可以上网查一查便知道。我不希望中国出现另一
次石墙事件。我相信在中国的环境中,石墙事件可以令同志的公共印
象倒退,毁灭过去至少十年来那么多仁人志士的努力。所有从事这项
工作的人士,都十分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也是十分的谨慎小心。

  我认为,中国的同志问题,与西方有著比较大的差异,没有宗教
思想的批判和束缚,没有先入为主的错误观念的影响(尽管在各个地
区,由于其媒体的素质问题,会有著不同程度的妖魔化同志的现象,
但主流仍是宽容和同情余地的,在广州的网友,应格外感到振奋,当
您去外地比较时)。中国的传统中,没有同性恋一词,反而有著断袖
之癖、龙阳之好等对于同性情谊的描述,尽管谈不上歌功颂德,至少
在价值评判上比西方要宽容得多。

  任何同志的父母在面对子女的这种性倾向时,手足无措,是因为
孔子的理念,这种理念对中国人的影响至深,以至于中国现今社会对
于同性恋现象基本是持有不孝的态度的,为达成“孝”的道德标准,
90%的同志会选择与异性结婚。这是道德层面的一种批判,但是,严
格来说,孔子并未明示或暗示,同性之好是应该被唾弃的一种行为。
这或是后人从孔子的其它的理论中推演出来的,我没有认真研究过。
但我相信,孔夫子在他所处的年代,没有互联网,没有广同,能做出
这样的价值思考无论如何已属于不易,虽然必定有他的历史局限性,
其思想的形成和推广对于稳定当时乃至现今社会都有著正面的作用
(他的确是一位伟大的思想界,我们不要无章法地、功利地批判他封
建思想中的糟粕部分)。

  在这样强大的社会道德标准的影响之下,我们如果“毫无章法”
地跳出来大叫“同志权利”,似乎有点像有人跳出来大叫“挖掉珠江
新城,因为我们需要海滨浴场”一般的突兀和无礼。几乎所有广州人
都认为,那是一片等候经济开发的处女地,这些市民的诉求可能同样
需要一座漂亮的海滨浴场,但没有想到居然要挖掉珠江新城才是最好
的选择。

  我们不说海滨浴场在广州是否真的被需要,但我们清楚广州市民
正如以往对市政府的期待和信任一般,期待那里耸起一座世界第一高
的“西塔”,那便是当前多数人的价值取向,挖掉它可能是一部分人
心中的理想,但我们至少知道,挖掉它,是为众多人士所不能理解的,
进而转换成了敌意。

  在广州,甚或中国的几乎所有地方,同性恋问题微秒之处便在于,
多数人都没有觉察会有这么一群人的正常存在,或者,有这样的理念
或性倾向的存在。在没有人知道它是怎么一回事时,我们是否应该多
做点普及的工作,如果你有一万种挖掉珠江新城的理由,请一个一个
人地去争取,每个人去争取十个人,广同什么都没有,有的便是那么
多人数的网友,至少,从你的至亲、朋友开始游说,说明海滨浴场更
重要时,我们再来挖西塔,可能便容易成功得多。

  广同所做的努力,便是从基层令更多人本来想拆西塔而不能、不
愿或没有想到过的人,大家一起去做一件事,即是我们对于海滨浴场
的需求,而不是鲁莽地找那么几个人,跳到镜头前、报纸上说:我们
要拆西塔了!

  当缺少社会的支持时,这样的表现或主张无疑是一种头脑风暴,
它可能可能是中性的,支持和反对的声音会喧闹很长时间,却无进展,
也可能是负面及令历史倒退的,但我不认为在缺少根基时有可能出现
正面作用。这是拿一个庞大群体的未来来做赌注的行为方式。

  上面的比方,是一个极端的比方,我个人,乐见西塔的矗立。许
多人很现实,我也是,你要挖掉西塔,请给我一个理由。

(转载自《广州同志》http://www.gztz.org/sky/sp.asp?id=11392)

◆    关于同志权益运动经验洋为中用的几点思考

             二 言

  谈起同志权益,我们会不可避免地联想到欧美同志人群在这方面
的活动,欧美同性婚姻合法化方面的进步也在中文媒体上得以详细披
露。不过,由于体制和传统方面的原因,中国同志运动的进程并非和
西方社会一致,两者既有相通点,也有着不同。

  首先谈谈相通点。中国同性恋者在阅读欧美同性恋平等权益进步
方面的消息时,往往深有同感,这说明公民权益意识的觉醒和社会对
于个人生活权益日益尊重,是个全球化的趋势,而它不仅仅体现在同
性恋权益的争取方面,比如自由恋爱、女性财产继承权的获得,等等,
都是类似的体现。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将之视为西方观念的侵入或是
对传统伦理的破坏,而是应该敞开胸怀,视之为权益观念的全球性价
值,正所谓“苹果在英国落地,在中国也落地”,但牛顿发现的万有
引力,乃是全球规律。

  至于在权益的争取方面,美国纽约的石墙事件经常被视为同志运
动的分水岭,但这并不说明各国都必须经历类似的事件。石墙事件的
发生有其原因和社会条件,而这些原因和社会条件往往因地而异。

  一是压制导致反抗。在石墙暴动发生的六十年代末,同性性行为
在很多州仍被列为非法,使同性恋者容易成为警方频繁骚扰的对象,
从而产生了忍无可忍的反抗情绪。假如来自外界的强力压制,那么发
生暴力冲突的可能性就较小,比如日本向来对同性恋采取听之任之的
态度,从而使这个民主国家的同性恋运动缺乏了叛逆和反抗色彩,但
同时也是同性恋维权意识相对薄弱。

  在石墙事件发生的六十年代末,在权益争取方面,同性恋运动是
妇女和有色人种平权运动的延伸,当时同性恋人群中萌发的权益意识
受当时黑人民权运动的影响尤深,逆来顺受不再被视为长久之计。而
大环境下由法律保证的言论和集会自由,使反抗的声音和队伍从纽约
蔓延到美国其它城市。时至今日,同性恋者要求的平等权益就是在各
项法律和和规定中,除了既定的性别、种族、年龄、宗教信仰、婚姻
状况等类别外,再加入性倾向一款。美国同性恋权益组织在做舆论呼
吁时,也是将自己类比与妇女或者有色人种等弱势群体。

  从目前的中国社会来看,爆发类似于石墙事件的暴力冲突的可能
性极小。由于中国没有弱势或者少数群体争取平权的历史经验,因此
要求法律中加入有关性倾向的保护条款,似乎也显得有些突如其来。
可幸的是,欧美同性恋人群在权益争取中所积累的信息,却可以为我
们所用,而中国传统文化对于家庭的重视使同性婚姻更能够激起主流
社会对于同性恋人群诉求的关注和支持。
──────────────────────────────
【生命伦理】

◆      从痛苦到接受
                          ──一位同性恋者父亲的心路历程

  孙德华直到2001年底才知道自己唯一的儿子孙慕(音)是同性恋,
孙慕那时30岁,已经和男友一起生活了将近三年,这对孙德华这位58
岁的大连郊区农民来说犹如晴天霹雳──甚至起了杀人的念头。

  不过,孙德华承认自己有很多机会发现儿子的秘密。小慕曾经拥
有大连最受欢迎的同性恋酒吧,他父亲经常在那儿干活。孙德华说,
他注意到大部分顾客都是男的,但没有想太多。他说:“我发现大部
分顾客都是男的。看着他们进进出出,我从没怀疑过什么。一次,我
做的装饰彩带被用在酒吧举行的同性恋婚礼上,但我做的时候却不知
道那是用来干啥的。”

  孙慕很多年来一直设法向父母隐瞒自己的性取向,从大连到老家
只有三小时的车程,可是在外婆2001年初去世前,孙慕连续几年都没
回家过春节。孙德华说:“他外婆特别喜欢他,一直希望看到他结婚。”

  孙慕受到的娶妻生子的压力特别大,因为孙家四代单传,而孙慕
则是最后一代。

  又因为农村盛行“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儒家思想,事情变得
更加复杂。

  这也可以从某种程度上解释孙德华为什么对儿子的性取向非常恼
火,而且决定杀了他和他男友。

  孙德华之前和儿子“最好的朋友”相处得很好,但他还是拿著尖
刀冲到他们的公寓前,妻子阻止了他破门而入。孙德华说:“当时我
疯了,满脑子想的就是:我辛辛苦苦把他拉扯大,他怎么敢欺骗我?”

  孙德华买了桶汽油藏在酒吧的地窑里,准备回老家买引信然后把
酒吧炸了。他说:“那时候我不止恨我儿子是同性恋,我还恨所有同
性恋者,我觉得儿子是进城以后变坏的,这肯定是他周围那些同性恋
──像是酒吧客人──的错。”

  幸运的是,孙慕的朋友们代表孙慕找孙德华谈心。得知儿子和男
友出于害怕早已逃离了大连,孙德华做父亲的本性终于浇灭了心头的
怒火。他流著泪求儿子回来。

  “我恢复理智后依然在酒吧工作。这次我观察那些客人就更仔细
了。一段时间后,我认识了其中许多人,甚至跟他们交上了朋友。我
发现同性恋者绝不是坏人。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挺好的。他们很关心别
人,有人跟我们一样爱得很深。”

  中国权威媒体去年报导,中国的同性恋者大约有500万到1000万,
而其他的估计数字则高达4800万。

  孙德华在休息时会阅读酒吧里关于同性恋和预防艾滋病的免费宣
传材料。“我了解到,我儿子的脑子没有病。我以前对他了解得很不
够,这是我的错。”

  孙德华还说自己对儿子的男朋友很满意。“看到他们俩在一起,
我真的很高兴。因为孙慕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我现在感觉自己
有了两个儿子。我真心希望有一天法律会允许他们俩结婚。”

  孙慕两年前关掉酒吧,孙德华发现自己无事可做,却有了新的想
法。他决定帮助其他同性恋者的父母们──孙德华开通了一条“同志
父母”热线,将自己的经验传授给其他家庭。

  “我现在明白同性恋者之所以很难说服其他同性恋者的父母接受
自己孩子的性取向,是因为父母们常常将事情怪罪在自己孩子的同性
恋朋友身上。我希望通过热线来帮助更多父母了解自己的孩子。孩子
们已经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对自己的性取向焦虑不安,做父母的又怎
能忍心去做雪上加霜的事?”

(原载香港(南华早报)10月25日,记者 维维恩·崔,后《参考消
息》转载)

附:“同志父母”热线,每周日和周一各开通两个小时(0411──
81282669周一、周四、周日18:00──20:00,注:括号内容原文没
有)。
──────────────────────────────
【综合报导】

◆      李银河建议制订性取向“反歧视法”

  一个名为“‘智行’广州同志义工小组”的民间组织,昨晚11
月6日在广州见到了他们引为“亲密朋友”和奉为“精神领袖”的社
会学家李银河。

  “智行”小组的成员利用业余时间为前来求助的“同志们”提供
防艾干预、心理咨询,并联络“友好”的新闻媒体进行“正面报导”。
半个月之前,小组成员得知李银河将应邀参加在广州举行的第三届性
文化节。他们迅速和李银河取得联系,而李银河也爽快答应了双方会
面的要求。

  学医出身的阿东是这个特殊组织的负责人之一。在和“青梅竹马”
的女朋友告吹的时候,他意识到了“自己是什么”和“需要什么”。
在2000年互联网兴起的热潮中,阿东在网络上“找到了组织”,而李
银河的著作帮助他更清楚地认识了自己。对话李银河成了他们这个组
织期待已久的梦想。

◇ 同性婚姻国内可能更易合法化

  “指向同性的欲望与科学和道德无涉。”李银河开场的话没有让
“同志们”失望,她同时满怀兴趣地接过了阿东赠送的图文资料。坐
在李银河对面的阿强,代表“同志们”询问起“同性婚姻”合法化的
问题,他们认为“同性婚姻的合法化应当被视为同性恋被社会接纳的
重要标志”。阿强在组织内部被称为“同志榜样”,他和“男朋友”
拥有共同的房产、共同的事业和长达十年的稳定感情。李银河介绍说,
相关专家曾经于去年“两会”期间,提出了有关“合约婚姻”的提案。
所谓 “合约婚姻”是介于“同居”和传统“婚姻”之间、为“同志
们”“量身订做”的一种“婚姻形式”。李银河认为,同性恋婚姻在
国内合法化的阻力没有西方那么强大,但是目前还无法提出具体的时
间表。

 ◇ “同志”被接纳是个渐进过程

  李银河的回答引出了另一个问题──在现实的情况下,“同志们”
对哪些权益的争取更为现实?她回答说,目前较为可行的,是制订一
部类似《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的“反歧视法”,明确“不得因为性
取向问题开除或者解雇同性恋者”这样的条款。李银河鼓励“同志们”
说,主流社会对同性恋的接纳,是一个“合作的、渐进的、改良的”
过程。这次性文化节,“智行”小组制作的展板进入会场公开展示,
标志著这种接纳又向前迈进了一步。 

(转载自《南方日报》)
──────────────────────────────
【经贸商务】

◆        英国同性伴侣婚庆引动商机

  从12月5日起,同性伴侣关系将在英国得到法律的正式承认,
已经有数据表明,同性伴侣用于婚庆的花费一点都不逊色于异性新婚
夫妇,他们将在结婚戒指、礼服、婚庆场所租用和蜜月方面平均花费
两万五千英镑。

  “我们现在不断借到来电,有的顾客只会花几千英镑,而有的则
愿意花高达15万英镑(约合26万)美元来筹办婚庆。”专门以同
性伴侣为客户的“当代约定”公司的职员兰斯洛特·福吉尔说,“而
对于同性婚礼来说,伴侣双方不必拘泥于传统。”

  在同性伴侣关系受到法律正式承认的第一年,估计会有四万对同
性伴侣喜结连理。假如哪道工序出错,那么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呢?给
婚礼运送食物的餐饮商会忙不应暇,经营婚礼场地的公司可能会临时
破产,而去加勒比海渡蜜月的飞机座位可能超卖。为此,经营婚礼保
险的“旅行者保护服务”公司还成立部门,开设了同性伴侣客户业务。
“这些仪式花费巨大,所以要确保每一步,使之不至于出现差错。”
该公司的业务发展部经历威尔·索默维尔说。

  视保险的金额大小,保险费用为100美元至300美元不等。

  《公民伴侣法》规定,同性伴侣在公开宣布关系后,要至少等
15天才能注册。虽然这种关系会得到法律的承认,但并不被称为婚
姻。

  英国著名歌星艾尔顿·约翰将和同性伴侣大卫·福尔尼希于12
月21日在位于温莎的住所举办盛大的婚礼。
──────────────────────────────
【同人笔林】

◆            拥 抱

             墓草

  “再往前走一会儿,就能看见白家庄了,”妈妈说。

  你抬起小脑袋,向前看了一眼,很快又低下了头。妈妈牵著你的
小手,妈妈的手很温暖,而你却不情愿被这温暖的手牵著离开原来的
家。

  你永远忘不掉的童年记忆里,深深地爱著那玉米秆筑起的小院,
和三间破旧的瓦房。因为爸爸死了,妈妈要去改嫁,你只有六岁,还
不能养活自己。妈妈改嫁的那天,你哭著躲进了邻居家,说什么也不
愿意去白家庄。

  “小贝,妈妈想你,妈妈不能没有你啊!”妈妈嫁到白家庄的第
二天清早,就哭著红红的眼睛来接你走。妈妈向你承诺:不会有人欺
负你!

  你哭了,你幼小的心里想:如果爸爸不死,你就永远不会离开这
个有麻雀歌唱的小院子。

  前面就是白家庄了,从远处看,和生养自己的村庄没有什么不同。
你被妈妈牵到村口时,已经看到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小男孩在等你们。

  “来,来了,”中年男人微笑着拉过身边的小男孩,说:“小宝,
你的弟弟小贝来了,快叫弟弟啊!”

  小宝刚失去妈妈不久,他撅著小嘴努力地看着你,你同时也看着
他,两个人都不开口。

  “小贝,小宝比你大一岁,你快叫哥哥啊!”妈妈弯下腰,用分
成两份的微笑同时贿赂著你和他。

  你说什么也不愿意叫:哥哥。

  你有点怕这个哥哥,按年算他比你大一岁,按月算他只比你大六
个月。你从此和他生活在一个家里,一个学校班级里上课。你和他从
六岁起就学会了小小的沉默,你们在一起做作业,却不在一起玩。妈
妈说小宝是个好孩子,后爸爸说小贝是个好孩子,可是你并不快乐。
你一闭上眼睛,就会梦到一个高大的男子用背驮著你在田野里飞跑,
你开心地呼叫著爸爸爸爸……

  你看着你的后爸爸,感觉他是那么陌生。当他亲近你的时候,你
却躲开了。

  爸妈都不在家的一天,你正在看小人书,你的哥哥走了过来,他
一把夺走自己去看,你于是就扑上去抢,书被撕烂了,你们就开始打
了起来,你的哥哥把你摔倒在地上,狠狠地去卡你的脖子,你疯狂地
撕咬著两个人不停地在地上滚来滚去,衣服破了,手臂都相互抓出了
血,四只发怒的小眼睛都含著泪,但没有哭出声。

  妈妈和后爸爸回来后,后爸爸先是打了哥哥,哥哥伤悲地大哭;
妈妈走过来又去打你,你更加伤悲地大哭,还跑出了白家庄很远。妈
妈哭著找你,后爸爸也跑的满头大汗地找你。你躲进了小学校后边的
坟地里,久久不肯回家,最后是哥哥找到了你,他没有向你道歉,却
爬上树捉了一只知了给你。你没有说谢谢,却开心地听着知了的歌唱。

  妈妈和后爸爸看着你们合好一起回家,心慰地笑了。

  你只想做个好孩子,不让妈妈再去伤心,你努力地上学,帮妈妈
干家务活。你的哥哥也不停地努力学习。从小学到高中,你们一直是
同班同学。


  十年后的一个暑假,你十六岁,和哥哥一起去河里游泳,你偷偷
地看着他的裸体,心神不定,你的欲望恍惚从河里上来,你们一起钻
进树丛去拧内裤里的水。你的哥哥痴呆地看着你已经发青的部位,你
的脸突然红了,手不知为什么颤抖起来,为了掩饰自己,就咬紧牙拼
命般地用双手去拧内裤,内裤已经拧不出水了,你此时却不想马上穿
内裤,你下身的那根“小黄瓜”样的东西却一下子翘高了。

  “呵呵──”哥哥红著脸偷笑,他下身的小黄瓜比你的翘的还高。
他突然蹲下身子,用红红的嘴唇亲了一下。你的脸更红了,心突跳的
几乎要晕倒,你突然产生一种强烈的欲望,──你希望哥哥继续下去

  “你蹲下,也亲亲哥哥的。”哥哥说,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了
起来,他伸出手去按你的肩膀,你顺从地蹲下了。

  你注视著自己鼻子上的“小黄瓜”,那东西还在不停地抖动你几
次想张开口去亲吻,却又被体内的另一根神经努力控制住了。

  你突然抓起草地上的衣裤,冲出树丛──逃跑!

  “小贝,你别跑!”哥哥的声音从树丛深处追过来。

  你不停地跑啊跑啊风吹拂著你的裸体你停下脚步,一边穿衣服,
一边大口大口地喘气,心底又飘浮起一丝丝后悔的情绪,你真想马上
跑回去,一口吞下哥哥的“小黄瓜”。你很快冷静下来,心头又多了
一种恐惧:你怕你和哥哥的行为被别人看到讲给每一个认识的人,你
更怕被妈妈和后爸爸看到你们做的事你额头的热汗变成了冷汗。

  回到家里,不再和哥哥说一句话,最好是找机会躲开他。哥哥像
似做了亏心事,低著头,沉默著。一个月以后,两个人又有了说笑,
你不知为什么,却很想再和哥哥一起去游泳。暑假已经过去了,你和
哥哥又回到了学校读书。你和哥哥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你从这个暑
假过后开始梦遗,每次梦到的都是哥哥,他裸身追赶著你,你兴奋地
奔跑着……

  也就是这个学期的不久,后爸爸蹬著三轮车去镇上卖菜,路上出
了车祸撞断了双腿,家里原本沉重的负担一下子压在了妈妈一个人身
上。

  妈妈哭了一场又一场:她最忍不下心的是让你和哥哥当中的一个
退学。

  你咬了咬牙,心中暗想:无论还有什么事情发生,你一定要上大
学。

  哥哥有一段时间开始疏远你,甚至是恨你。他知道你和他当中必
需牺牲一个──退学回家,帮助妈妈扛起沉重的负担。哥哥似乎比你
更渴望上大学,他一直在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

  冬天的第一场雪来了,大地一片洁白。

  “我们兄弟俩必需好好谈谈”哥哥用命令的口气说。

  你和哥哥并肩走在雪地上,远处看不见一个人影,再往前走,就
是你们夏天游过泳的河,河水因为不停地流动而没有完全结冰。雪在
脚下咯吱咯吱地响著,偶尔看到野兔的足迹跳过凸起的雪冢。

  “冷吗?”

  “不冷!”

  “呵呵──”

  “呵呵──”

  两个人来到拧过内裤的一片树丛,树丛上挂满了洁白的雪花。

  “你想对我说什么,快说吧!”你疑惑地看着哥哥,感到一丝丝
冷风沁入内心。

  “爸爸的腿是好不了了,妈妈一个人供养不起我们两个上大学,
你和我必需牺牲一个退学帮家里!”哥哥似乎成熟了许多,而他同时
又用不怀好意的眼睛窥视著你。

  “要退你退,我不想退学!”你说,同时已经做好了打架的准备。

  “你想让我退学我就退学啊?!”哥哥走近你,苦笑着,他突然
伸手抬起你的下巴:“我的好兄弟,我难道就不想上大学改变自己的
命运?”

  你打开哥哥抬你下巴的手,你双眼望着远处的雪景,心在冷冷地
颤动,你咬了咬嘴唇,不想再说什么。

  “我们还是打一架吧!谁赢了谁上学!”哥哥呵呵一笑,他似乎
早已经有了准备。

  你愤怒了,明白自己没有打架这种特长。你咬了咬牙,扑了上去,
你要先下手为强。

  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相互使劲去摔倒对方。两个人全倒
下了,紧紧地拧打在一起,像一只雪球在雪地上滚来滚去。

  “你认输不认输?”哥哥把你压倒在雪地上,喘著气问。

  “我不认输,我要上学!”你喘著气,努力去推翻压在你身上的
哥哥。

  哥哥被你推下去几次后,他很快又把你翻在雪地上。

  “你──你说,你──你认不认输?”

  “我──我不──认输!”

  “你?你?你──认不认输?”

  “我──我──我不认输!我不认输!我不”

  “我让你不认输,我让你不认输”哥哥喘著气,他开始扒你的棉
裤。

  你的裤子被哥哥全部扒了下来,你此时并没有感到冷,而是因激
动和打架让全身火热的难受。

  你知道四周没有一个人影儿,裤子被你哥哥扒下了你也不说输。

  “混蛋,你想干什么?”你感觉有根热热的棍子顶在你的屁股间,
你突然瘫软了,不想再挣扎了,你闭上了眼睛,感觉洁白的雪地就像
一张很大很大的床。

  不知过了多久,哥哥把你搀扶了起来,他帮你穿裤子的时候,你
看到雪地上落了一片红红的花瓣。

  第二天,哥哥留下一封信外出打工了。

  你含著泪,手中紧紧抓著哥哥的信,在冰天雪地中跑啊跑啊你一
个人大哭了一场。


  五年后。

  在B城。

  你从一家餐厅里打了三个小时的工,回大学校园的路上,你看见
一个菜贩吃力地蹬著一辆三轮车正在上坡,你于是走过去好心帮他推
车。

  “谢谢你,先生。”

  “不用谢,大爷。”

  你话音刚落,正要转身走,却突然看清了──这个蹬三轮车的菜
贩正是你朝思暮想的哥哥。你看着过早苍老的哥哥,泪水一下子涌了
出来。

  匆匆忙忙的人群车辆匆匆忙忙而去。

  路灯下,兄弟俩紧紧地拥抱著,拥抱著……

2005-10-14北京杨闸
──────────────────────────────
【爱知行动】

◆     爱白/华文同性资料中心图书馆对外开放

  由爱白/华文同性资料中心建设的中国首家同志图书资料室日前
在北京宣告成立,并已经在小范围内投入试用。
  
  该资料室位于爱白/华文同性资料中心北京办公室内,由爱白的
工作人员和志愿者负责管理。图书资料和历史档案的收集、整理和利
用将成为爱白今后的一个重要工作内容。
  
  目前该资料室已经收入有中外同志图书三百余册、各类档案500 
份、电子文献1万余份、影视资料300余份。目前,图书阅览部分已经
开放,电子文献、影视资料的查询和阅览部分正在建设中。而档案资
料将不会对外公开,仅供特定范围内查阅。
  
  2005年11月5日,爱白第一期文化沙龙活动在该图书资料室举行,
历史学者张杰为沙龙活动参加者介绍了有关历史书籍中有关同性恋内
容的插图和插画。今后,该图书资料室将不定期的举办类似的活动,
并逐步向公众开放。
  
  该资料室的建立得到很多多组织和个人的关注和支持,贝利·马
丁基金会和北京知爱行信息咨询中心资助了资料室建设的部分费用,
一些友人捐赠了图书和档案,一些作者还捐赠了个人的手稿等珍贵历
史资料。

  目前,该资料室正在收集和整理与中国同志有关的历史档案,资
料的征集将包括与GLBT有关的图书、报刊(剪报)、手稿、法律
文书、文件、期刊、论文、简报、信件、照片、录音、录像、电影拷
贝等,这些资料可能是原件、复印件或电子格式文件。
  
  资料室的使用将采取预约的方式,目前仅供爱白工作人员、各地
同志组织工作人员、学者、高校学生组织和辅导教师开放。在设备、
资金许可的情况下,将逐步向更大范围开放。
 
  联系电话 010-64968273
  联系人:冰蓝 webmaster@gaychinese.net
──────────────────────────────
《桃红满天下》网址:http://www.csssm.org

电子信箱:taohongcsssm@yahoo.com(中英文兼容)

《桃红满天下》编辑部成员:
总编: 二言 eryan_lin@yahoo.com         
编辑: 杨青 艾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