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红满天下
┌────────────────────────────┐
│第      ≈≈≈≈≈≈≈≈≈≈≈≈≈≈≈     双│
│ 226      ♀♀ 桃 红 满 天 下 ♂♂     周  │
│   期   ≈≈≈≈≈≈≈≈≈≈≈≈≈≈≈   刊  │
│                            │
│  2006年6月1日出版  1997年9月5日创刊  │
│                            │
│   北美华人性别与性倾向研究会(CSSSM)主办   │
└────────────────────────────┘
           本 期 目 录
──────────────────────────────
① 【新闻摘要】俄罗斯同性恋游行受阻
② 【说三道四】看印度大片《德弗达》有感
③ 【综合报导】联合国再次拒绝同性恋组织申请要求
④ 【艺坛纵横】十大艾滋影片
⑤ 【同人笔林】你到底爱的是谁
──────────────────────────────
【新闻摘要】

◇ 5月27日,俄罗斯同性恋者试图在莫斯科举行游行,但包括游
行发起者在内的七十多人被警方逮捕,包括游行的组织者阿列谢耶夫
在内。

  这七十多人当中,有五十多人是同性恋的支持者,还有二十多人
来自不同的宗教和国民团体,是反对同性恋的。

  当天,莫斯科方面在红场附近布置了一千名左右的防暴警察,以
阻止游行进行,并防止支持和反对同性恋的两派人发生冲突。

  当时,有一群人试图向红场上的无名烈士墓献花,防暴警察随即
出动加以阻止,并开始逮捕一些游行者。有目击者说,一些参加游行
的外国同性恋支持者遭到了反对派的殴打。

  一位来自法国的游行者说:“很不幸,今天发生的事是俄罗斯不
尊重人权的表现,你不能表达你的意见,当你受到极端主义者攻击时,
又不能受到保护。”

  苏联解体后,同性恋行为被剔除出俄罗斯刑法,但有杜马成员要
求将之重新列入刑法。

◇ 5月31日,纽约州最高法院听取了有关同性婚姻合法化的陈词。
纽约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表示,只要法庭同意,纽约市就准备为同
性伴侣颁发结婚证。

◇ 2005年,同性恋身份受到暴露而被迫退伍的美国军人增加了
11%,这是自2001年以来,这个比例首次回升。

◇ 夏威夷法庭目前正在审理一起造假婚姻的案件。今年64岁的鲍
勃·罗伦据说在中国结识了20岁的段航(音译),段航后来以商业
签证来到美国。为了让段航获得永久居留权,罗伦安排他与一名女子
结婚。

  但当事人否认了这场婚姻是造假。

◇ 据英国广播公司5月26日报导,黎巴嫩同性恋团体在国际不再
恐同日举办了首次记者招待会,并举办了三天的活动。

  该团体表示,黎巴嫩同性恋者的生活状况有所改善,“但人们仍
试图‘治疗’同性恋,我们需要举办这样的活动来向大家说明同性恋
究竟是什么。”

◇ 5月24日,丹麦国会以53票赞成、52票反对的结果,通过
了允许女同性恋者和单身妇女接受人工授精的法案。
──────────────────────────────
【说三道四】

◆        看印度大片《德弗达》有感

              二 言

  很多年没有看印度歌舞片,听过印度最近几年最红火的歌舞大片
是《德弗达》(Devdas),于是就搞来想一饱眼福。

  假如光为了一饱眼福,《德弗达》丝毫不令人失望,全片色彩绚
烂,镜头转换流畅自然。载歌载舞场面虽极尽奢华,但编排得精致有
序。值得一提的是,印度的歌曲既保持着鲜明的民族特色,在配器方
面又相当现代,我一看完电影,迫不及待地上亚马逊网站购得了影片
的唱片。

  光从制作上来看,《德弗德》可与世界上任何大片相媲美,但看
完后,却感到莫大的遗憾。《德弗达》的故事发生在当今印度,讲的
是一个极为简单的包办婚姻的故事,男女主人公只有对秩序的无奈顺
从,却没有丝毫反叛的勇气和举动。这部当代印度巨片中人物对环境
和制度的自觉屈从让我感到难以适从。

  这让我联想到印度在同性恋议题方面的社会观念的相对保守,男
同性恋行为仍然被列为非法,带有女同性恋情节的影片上映时,影院
的玻璃被抗议的民众砸碎。
   
  印度无疑是全球最大的民主国家,但光有民主还是不够的。
──────────────────────────────
【综合报导】

◆      联合国再次拒绝同性恋组织申请要求

  5月16日与17日,国际同性恋联合会再次向联合国提出申请,
要求取得顾问资格,但在由19名成员国组成的审议委员会中,由于
伊朗和中国等国的反对,该申请未获得通过。

  今年1月,国际同性恋组织提出同样的申请时,美国投了反对票,
美国的同性恋组织人权运动联合人权观察等四十个组织联名要求布什
政府改变态度。“只要针对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和易性别者的虐待仍
然发生,为这些人群仗言的非政府组织就应该能够在联合国发出声音,
这是至关重要的。”他们在公开信中说。

  美国国会众议员巴涅·弗兰克也对国务卿赖斯和哥伦比亚总统阿
尔瓦罗·尤拉伯去信,表示他的失望之情。弗兰克自己就是名同性恋
者,他在信中讲道:“很清楚,这个组织遭到拒绝的唯一原因就是因
为他们代表同性恋者,除此之外没有其它的原因……你对我和其他男
女同性恋者的尊严缺乏尊重,这让我感到非常失望。”

  这回哥伦比亚和美国都投了赞成票,弗兰克感到欣慰,但表示还
需要向其它投反对票的国际继续做工作。“我们不能松懈,必须持续
给予压力。”他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

  人权运动的公共政策倡导人安吉拉·克莱门茨对美国政府的态度
转变表示欢迎:“在这些方面,美国应该成为领头军,而不是障碍。
通过这次投票,我们朝正确的方向迈出了一步。”

  不过国际同性恋联合会认为,虽然他们事先已经预料到该投票结
果,但仍然对此表示不满。顾问团资格将允许该团体在联合国发言,
目前已经有三千一百多个非政府组织取得了这种资格,他们主要是在
有关社会和经济等方面的议题上发表意见。

附:

投反对票的国家:卡麦隆、中国、伊朗、象牙海岸、巴基斯坦、俄罗
斯联盟、赛内加尔、苏丹和津巴布韦

投赞成票的国家:智利、哥伦比亚、法国、德国、秘鲁、罗马尼亚和
美国

投弃权票的国家:印度、土耳其和古巴
──────────────────────────────
【艺坛纵横】

◆           十大艾滋影片

  25年前,艾滋病首次被发现,并在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在各个
国家和地区扩散。人们对艾滋病的认识走过了从误解到倡导非歧视的
过程,而艾滋病也在众多影片中得到了反映,以下就是列举十部产生
一定影响的影片:

1985:《早霜》(An Early Frost)

  这是美国第一部有关艾滋病的电视电影,艾顿·奎恩(Aidan 
Quinn)在影片中扮演一名事业有成的年轻律师,他回家告诉父母说,
自己是名同性恋,并得了艾滋病。该影片在当晚排在全美收视率第一
位,后来获得了艾美奖最佳编剧奖。

1986:《离别秋波》(Parting Glances)

  这是第一部受到公映的有关艾滋病的影片,斯蒂芬·布谢米
(Steven Buscemi)扮演一名感染艾滋病病的青年。这也是导演比尔
·谢尔伍德的唯一作品,他于1990年死于艾滋病。

1990:《长期伴侣》(Long Time Companions)

  影片描述了多对同性伴侣从艾滋病浮现到爆发的1989年的经
历,很多影评者认为,这是有关同性恋艾滋病患者的最具体表现的影
片。

1993:《乐队继续演奏》(And the Band Played On)

  这部电视电影描述了医学工作者在里根执政时期从事艾滋病研究
的经历,一些著名艺人如理查·基尔和菲尔·科林斯等都在影片中客
串同性恋人物。

1993:《费城》(Philadelphia)

  汤姆·汉克斯在影片中扮演一名同性恋律师,因患艾滋病而遭到
公司解雇,他聘请了怀有恐同情绪的律师(丹泽·华盛顿扮演)来为
自己打官司。这是一部艺术和票房上获得双丰收的作品,汉克斯获得
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影片票房也高达八千万美元。

1995:《兼职男孩》(Boys on the Side)

  这是少数的仅有几部包含女艾滋病患者人物的影片,而乌比·郭
伯格(whoopi Goldberg)扮演一名女同性恋侦探。

1997:《黄昏时》(In the Gloaming)

  由《超人》的扮演者克里斯多福·里弗导演。在生命的最后岁月,
一位同性恋艾滋病患者回到疏远已久的家中。垂危的生命拉近了两代
人的亲情。

2002:《时时刻刻》(The Hours)

  进入二十一世纪后,艾滋病已经不是惊奇话题,艾滋病也自然地
成为一些影片内容的组成部分。在这部有关生之窒息的影片中,艾德
·哈里斯扮演一名艾滋病患者,他面对淡无意义的生命,不愿让自己
成为别人良心的责任,最后选择了坠楼身亡。哈里斯以这个角色获得
了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提名。

2003:《天使在美国》(Angels in America)

  根据同性恋剧作家托尼·库什纳(Tony Kushner)的普利策获奖
剧作改编,云集了艾尔·帕西诺、梅里尔·斯特里普和艾玛·汤普森
等大腕明星,深刻反映了同性恋、艾滋病和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里根时
代的政治现实。此影片获得了金球奖和电视艾美奖。

2004:《昨天》(Yesterday)

  这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的影片讲述了一位艾滋病妇女坚
强地与疾病做斗争,因为她想看到女儿上学这一天的到来。
──────────────────────────────
【同人笔林】

◆          你到底爱的是谁

              墓草

  老玉四十多岁,在烟厂上班,他是车床工,月工资一千多,到底
多多少,只有老玉和他的老婆最清楚。

  老玉又黑又瘦,像一只大黑猴,他的老婆比他还黑,也比他胖。
老玉的牙齿远点看很白,近看有斑驳的不是太厚的烟垢在牙根处。他
的口袋里一直装著烟,本厂产的彩蝶烟或散花烟。

  某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有阳光,有风。老玉牵著一只很像自己的
小黑猴,在公园里逛,这只小黑猴嘴里吃着冰淇淋,老玉没有吃冰淇
淋,他刚刚喝过一瓶矿泉水,他的暗褐色的嘴唇还有点干裂,他不自
觉地舔著。

  这个星期天可真漫长啊!

  老玉无精打采地牵著小黑猴走在树的阴影处。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一下厕所。”

  老玉不等儿子点头,就快步走进了WC。小便池前,已经有两个
男子并排站著。老玉在其中一个男子旁边站好,快速拉开了裤子的拉
链。两个男子不约而同地歪了一下脖子,斜垂着眼皮窥视老玉的“水
笼头”,靠里边的那位年龄大一点的脖子歪斜得更厉害。

  怎么回事?老玉有点诧异,他敏感地拌动完自己的老二,快速地
塞进去拉上拉链扣紧皮带。也就是老玉做这些动作时,他用眼睛瞟了
一眼他们和他们的“无声的水笼头”。怎么回事啊?这两个男子下身
的那个东西都挺的高高的,没有一滴尿尿出来。老玉后退一步,下了
小便池的台阶,他想起儿子还在外边等他,就装著什么也没有看到的
样子,一步一步地走了出去。他的心想:他们不尿尿也不提上裤子出
来他们到底要干什么啊?

  呵呵,哪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老玉脑海里此时清晰的不能
再清晰地浮现出他所看到的那一个画面。他的耳根此时发烫,好像有
人在不远处不停地说着自己什么?他突然被一种强烈的力量驱使著,
魔鬼或磁铁一样的力量吸引著。

  老玉看了看儿子,他手中的冰淇淋已经快吃完了。

  “你再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回来。”

  老玉小跑了一阵,靠近WC时,他轻手轻脚起来,他捏手捏脚慢
慢地走进去,还没有进厕所门,他似乎感觉到那两个男子还站在小便
池上呼吸著紧张的空气。老玉睁大了眼睛,同时也张大了嘴巴,差一
点惊叫出的声音卡在他的喉管子里,他的脸一下子羞红到脖颈,呼唤
几乎停止。

  “啊!啊,啊,啊……”

  一个舒服中的男子在老玉的躯壳内呻吟,不停地呻吟,老玉突然
头晕眼花全身酥软地慢慢靠在墙上,他感觉自己正在醉倒下。

  老玉穿着工作服戴着手套在车间里走动著,他不时地看自己手腕
上的手表,然后又去问同事几点了。他确认自己的手表时间准确后,
感觉时间过的太慢了。他的心在盼著快点下班,今晚千万不要加班!
他的心分分秒秒惦记著公园里那个充满魔力的WC。

  老玉从此不再带自己的儿子逛公园。

  一个接一个的夜晚,下班铃声还没有落,老玉第一个冲出车间,
第一个冲进工厂浴池,然后回家匆匆吃完老婆做的饭。老玉的神魂骑
上自行车,鱼一般游过一条条街道,十分钟的时间,已来到公园的大
门外。公园是免费公园,公厕是免费公厕。老玉和所有人都喜欢免费
的事物。

  老玉的心底储藏著的教育文本告诫自己:不能做错事!

  老玉的不停燃烧的欲望恳求自己:今晚一定要尝一尝口淫的滋
味!

  “小玉,小玉,小玉……你快来吧!你进来啊!你进来……”

  一个声音在老玉耳边恍惚,恍惚中他年轻了二十岁,从老玉返变
成小玉。

  老玉加快脚步同时又减轻脚步声,向前,向前……黑压压的公厕
内,没有亮灯,只有数不清的黑影暧昧地晃动著。老玉学会了第一
招:拉开裤子上的拉链,掏出自己的老二,伪装小便,他像一位垂钓
者,他不知自己要钓到一条什么样的鱼?

  一个人影走了上来,在老玉身边站整齐。

  老玉有些紧张,他额头的汗水不停地渗出来。他不敢看来者,他
不知来者是不是真的“那种人”,他期待著同时又做好了防护自己再
加上逃跑的准备。老玉感觉有一只柔软的手抓住了自己的“把柄”,
他体内的闪电一下子炸开了一个血库,血流汹涌,他被同性的手握紧
的肉膨胀得硬疼硬疼。

  有一个男子走了进来,他似乎对里面的境况早已习惯,他什么也
看不见,别人也看不清他的脸。他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啪”的一
声打亮了一片火光。所有人抓紧时机相互寻视了一下目标。也就是在
火光即将熄灭的那一瞬间,老玉和自己亲密接触的那一个人相互看了
一眼,这一看,两个人同时惊叫了一声。一个声音里又惊又怕,另一
个声音里又惊又喜。

  “呵呵……怎么会是你?”

  “呵呵……”

  两个人影走出了WC,他们并肩走进树丛的阴影中。

  老玉一夜间品尝到了口淫的滋味,这种滋味和老婆结婚二十年从
没有品尝过。而这个第一次满足老玉的人不是别人,就是他的邻居,
他们两家并没有亲属关系,因为老玉比他年轻十几岁,见面打招呼时
一直叫他“叔”。老玉很快知道他的这位年过六十的叔叔在圈子里已
经混了几十年,他还有一个很响亮的外号叫──大圈!

  老玉和大圈有过性关系后,从此不再叫叔叔,像圈里人一样叫他
大圈。而大圈每时每刻都在加深对老玉的爱,老玉在大圈的嘴里也不
再是老玉,而是小玉。

  “走,小玉,我们去公园。”

  “走,大圈,我们去公园。”

  他或他站在自家的大门外,等著对方。两个人出双成对,两家人
的关系亲密友好的几乎成了一家。今天大圈请老玉的一家去他们家吃
饭,明天老玉一家请大圈一家吃饭。大圈给老玉的儿子买衣服穿,老
玉的儿子说谢谢爷爷!

  老玉前脚刚一进门,大圈已经闪电般来到老玉背后。

  在通往两家的胡同口,大圈紧紧抱住老玉亲嘴,那时候,是夜晚。

  老玉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爱上大圈了,每天的每天,他喜
欢
结伴和大圈去公园疯,他喜欢听大圈讲圈子里的故事,喜欢看大圈模
仿女人骂人。

  和大圈亲密接触的第九天,老玉下班后去找大圈,大圈的媳妇告
诉老玉,大圈的大爷刚刚死了,大圈现在在他大爷家。

  老玉的心一点也不难过,他还是一个人心情愉悦地骑上自行车,
飞向魂牵梦萦的公园。自从老玉知道世上有这么一个“快乐王国”后,
他开始打扮自己身上的每一个细节,他似乎觉得自己一下子年轻了许
多。他有了期待,上班时加快了手脚,不再埋怨自己的生活工作是单
调乏味的。

  老玉一个人很轻松地走在林荫小道上,根据大圈传授给他的经验,
他一边寻觅一边提防,他的眼睛含情脉脉。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老玉
远远地看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帅小伙走了过来。柔情似水的老玉此刻比
温泉里的水还要柔情。

  “一个人来的?”

  “一个人。”

  他叫M,已经出道两年。

  老玉和M坐进树丛下的灰暗中,四只眼睛像星星在闪亮。M唇红
齿白,眉清目秀,皮肤白净,身材均称,让老玉又嫉妒又迷恋。此刻
再拿邻居大叔和M比,老玉后悔不该先接触大圈。

  “你是1还是0?”M主动问。

  “我做过1,还没有做过0,”老玉紧跟著说。

  “想不想做0试试?”

  “我有点怕,疼吗?”

  “第一次稍微有点疼,也不是很疼,和打针差不多,插进后反而
不疼了,有点发胀,想大便的感觉;第二次就不疼了,有点痒;第三
次不疼也不痒了,开始舒服,慢慢地舒服,很快会很舒服……你舒服
三次以后,就会像吸毒一样上瘾!你想不想舒服啊?哈哈……”

  “哈哈……我怕上瘾啊!我要是上了瘾怎么办?”

  老玉滚烫的眼神烧在M的脸上身上。

  “来找我啊!我性欲旺盛,每次都能满足你!”M说,M伸出汗
湿的手抓住老玉的手,老玉干燥的手很快地吸收M的汗水。

  老玉认真地抚摸著M的手,突然抬起来,放在嘴边咬了一口。

  “哎哟!”

  “疼吗?”老玉看着自己留在M手背上的牙痕,没有破皮,几乎
又要破皮。老玉又把这只手放在唇下亲了又亲。M的手没有反抗一下。

  “今天不行了,明天你到我的单位来洗澡吧!你知道烟厂在什么
位置吗?”

  “我知道,可是你们单位那么多员工,不方便玩啊?”

  “我们六点下班,你六点钟在烟厂大门外等我,我先请你喝酒,
等我们喝完酒快八点钟的时候,同事和同事家属都洗完了澡走了,浴
池里只剩下我们哥俩……”

  “好吧,我到时候会去的。”

  “你可不要骗我,你一定要去。”

  “我不骗你,我一定去。”

  “一定啊!”

  “一定。”

  两个人抱在了一起,相互啃著相互咬著,为明天设计好的辉煌的
性计划做开幕式。

 

  M骑著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一辆叽叽乱叫的自行车来到了烟厂大
门外等老玉。他们很快走进附近一家餐厅,要了两瓶啤酒和一凉一热
两个菜。快八点钟的时候,他们按计划走进了老玉单位的浴池,看门
老头已经打扫完卫生,正准备关门,看见还有人来洗澡,脸上皱著一
丝的不悦。

  老玉打了个招呼,就用目光牵著M走进了换衣室走进了空静的大
厅。

  两个水笼头哗哗地相互影响著响。

  M把准备好的一袋油性雪花膏撕开了一个口。

  “玉哥来吧!给你的屁股摸上雪花膏。”

  老玉把屁股挪了过来,他期待著属于自己的第一次疼,第二次痒,
第三次越来越想……

  一个小时之后,M把瘫软在地上的老玉拉了起来。老玉像似骨头
碎了,他的梦想一夜间完美地圆了。他似乎把自己的一切全交给了M,
而M和他仅仅是昨天认识,他还不知道M的真实姓名和其它的情况。
而刚刚所发生的血肉相交,让老玉一下子彻底改变了自己,他一下子
身子飘起来,以前的那个世界已经不存在,眼前的世界又让他恍恍惚
惚不清楚自己是谁?

  “亲爱的,你爱我吗?”老玉恋恋不舍地看着匆忙穿裤子的M,
他想再多看一眼,再多看一眼那根曾钻进过自己肉体的肉。这根二十
厘米长的肉已经疲软地萎缩成不足十厘米。

  “让我再亲一亲!”老玉飞快地蹲下,拉开M裤子的拉链,把那
根似乎到了世界末日的肉吞进嘴里。

  “不要了,不要了。”M微笑着,轻轻推开了老玉。

  老玉和M一起走出了浴池,这时不是老玉牵引著M,而是M搀扶
著老玉,他们走出了烟厂大门,他们走在灯光闪烁的大街上,他们走
了很远,才想起自行车忘在烟厂了。

  老玉在夜色里在路灯下,挥了挥手,和M说再见。他推著自行车
回家的路上,还在回味著M肉体的味道。啊!这个坏小子,他竟然把
我给征服了。

  老玉走进自己的家门,突然间,他眼前的景物变的那么陌生。他
看着自己黑得不能再黑的老婆,无比地惊讶,这个和他有过二十年婚
姻生活的女人,此时是多么的粗糙丑陋,几乎是第一次才看到她的真
正面目。

  “怎么现在才回来?”她问。

  他没有回答,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不想理这个老婆了。他
连衣服也没有脱,就在老婆身边躺下了。老婆也不再理他,翻了几下
身,呼吸沉重地睡去。而他,失眠了,他狠狠闭上眼睛却怎么也睡不
著。他翻了一下身,想脱掉裤子,此时他的肛门火辣辣的,他怕脱掉
裤子会有血流出来──不能让这个女人知道的隐私。

  老玉回味著幻觉中的M,他不自觉中用手触摸了一下自己火辣辣
的部位,有黏糊糊的液体渗了出来。他放在鼻子上嗅了嗅,不是血腥
味,是荷尔蒙的味道。

  天快亮的时候,老玉却睡著了。他被老婆从梦中推醒,知道老婆
已经过好了早餐。老玉的老婆下岗后长期在家做家务,她的生活单一,
心懒体胖,也懒的多说话。老玉看了看和往常一样的早餐,却没有胃
口。

  “我不吃了。”老玉拿起工作服,走了出来。身后听不到一声叹
息,这个女人似乎对生活早已经麻木。

  老玉迎著早晨的阳光,走进一家卖早点的餐厅,他要了一碗豆
浆
一个茶鸡蛋和三根油条。老玉一边喝豆浆一边怀疑自己:和老婆结
婚
了二十年,直到今天才知道自己并不爱她!──我爱的到底是谁?是
口交功夫一流的大圈吗?是肛交功夫一流的M吗?这太可怕了啊!自
己此时却为这两个男人神魂颠倒。

  老玉突然恐惧起来,他警觉地扫视了一眼周围的人,还好没有一
个熟人,没有一双眼睛窥视他所想的一切。他还是怕,他怕突然有一
天暴露自己的真实面目,啊!家人和同事领导会怎么评价我啊?我还
有脸面在人前抬头做人吗?老玉似乎看到自己代表著所有的亲属议员
正在观看着他撅著屁股被人日的画面。啊!不!不!不……我不能再
这样下去了,我一定要和那个坏小子分手,还要和邻居大叔划清界线。

  老玉的头痛起来,也晕了起来,他意识模糊地坐在车间里,眼前
是恍恍惚惚的流水线。

  “老玉,你怎么了啊?是不是病了?”一个同事的声音。

  老玉努力抬了抬头,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强打起精神坚持上班,不
能让一个同事知道自己的隐私,他心中暗暗发誓,以后不会再带任何
一个人来单位浴池洗澡。他此时再去看同事们的背景和脸,发现他们
原来长的像男人一样强壮又像兄弟一样的面善。

  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改变了。

  老玉走出厂房,对著天空笑了笑,他的人生观价值观和审美观变
得敏锐起来。老玉想好下班后回家好好睡一觉,可是下班铃一响,他
突然来了无限的精力,他又飞快地骑上自行车奔向公园。他心急如焚
地想马上见到M,他刚一走进公园,却看到了大圈。

  老玉平静下表情,和大圈慢慢地散著步。一个又一个GAY从他们
身边飘过,一张又一张多情的面庞闪现又消失。老玉迷惑了,那些脉
脉含情的眼睛为什么如此熟悉,好像前世就见过。

  老玉和大圈在一起,亲亲热热地走着聊著,总有说不完的话。老
玉突然看到了M,M朝他们笑了笑,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大圈,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来。”

  老玉快步向M的背影追去。大圈的心里酸酸的,他知道老玉一定
是喜欢上了M,他也喜欢过M,但是M曾经拒绝了他。他叹了口气,
感觉自己又老又孤独,虽然他已经偷偷摸摸在圈子里混了四十多年,
但他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BF。

  “我绝不放弃,我绝不认输,──小玉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大
圈的身子在颤抖,心脏巨烈的激动让自己几乎失去身体的平衡。

  他强忍情感的巨浪剧烈的冲击,慢慢地坐下来,在青青的修剪得
齐齐整整的草坪上坐下来,像一位正安度晚年的老绅士。

  后来的一天天,大圈开始动用自己的经济战术,他为老玉买了
一
部新款式的手机,替代了老玉的BB机。他还要每天请老玉吃肉喝酒,
当老玉回请他时他就给老玉急。老玉感动了,有恋父恋兄情结的老玉
怎么会不感动呢?!在大圈枯瘦的胸怀里,他不再是老玉而是小玉,
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孩子,一个幸福的孩子。

  M在老玉的梦中闪现又突然消失,老玉不停地追赶著M,和M在
一起就像和自己的小弟弟在一起,现实中老玉没有弟弟,而这个弟弟
不听话,总让老玉揪心的疼著去爱他。M的每一个磁电般的性交动作,
每一个妖艳的狡黠的笑,每一个冷酷的蛊惑的眼神,都让老玉折服心
甘情愿成为他的奴隶

  “你爱大圈吗?”M问。

  老玉摇了摇头,他一把拥抱住M,把脸贴在M的脸上,压低声音
说:“我只爱你这个坏小子。”

  “你敢当着大圈的面这样说吗?”M问。

  老玉想了又想,转移开话题说:“走,我请你喝酒去,明天我从
我们厂给你带两包好烟!”

  M浅浅地笑了笑,他的表情冷静,他曾在圈子里感情受过伤害,
不会轻易再去相信别人。M还没有爱上老玉,他的感情深藏不露,他
不去欺骗别人也不去依赖别人,常常是独来独往。当M遇上老玉,并
第一次给老玉开过“包”时,他想把老玉当作自己的精神寄托,但是
他的眼里揉不进一粒沙籽,他特别地敏感,他已经准确地知道老玉和
大圈之间的事。M没有吃醋,是因为他还没有真正爱上老玉。

  M对结过婚的同志很反感,他说:如果搞同性恋就别结婚,如果
结婚就别搞同性恋!M没有打算结婚,他梦想拥有一份特别的爱情,
两个人相互关爱相互帮助同居一起一起白头到老。

  “我觉得我俩不太合适,我……”

  “你有什么困难我都会帮助你的!”老玉没等M把话说完,就打
断M抢著说:“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在什么地方住?我真怕为你付出一
切后会是一场空。”

  “那你就小心一点吧!小心我把你给卖掉!”M的表情转变成温
暖色。

  两个人一起去了M租的一间房,房间又破又旧又小又乱,床上胡
乱丢著安全套和武侠小说。老玉尽快脱掉自己的衣服,脚丫子上套著
没来的及脱掉的臭袜子。M已经没有了第一次的激情,他动作老练地
抓起老玉的大腿,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动作。

  一个小时后,老玉穿上裤子走了。

  后来,无论是中午还是半夜,无论是下小雨还是下大雨,老玉总
会如饥似渴地来找M,什么话都来不及说,匆匆脱去一大半衣服,匆
匆得到性满足,匆匆离去。

  有一天,雨疯狂地下著,老玉带著一碗装进打包盒的饺子来,饺
子还有温度。老玉急忙脱掉衣服……老玉很快失望地穿上衣服,在走
进雨中的那一刻,老玉说:

  “过两天,我请你到我的家里来。”

  老玉走了,M睁著一双忧郁的眼,他不知自己该不该和老玉继续
下去。

  M去老玉家的那一天,没忘记买一份礼物带上,他不知道自己该
怎么去面对老玉的老婆和孩子。M到老玉家的时候,老玉的儿子不在
家,他第一次看到老玉的老婆时,很惊讶。老玉的老婆的又黑又胖的
脸上是又黑又胖的表情。她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哼哼了两下,然后就
走出了家门。老玉解释说他老婆去买东西了,几个小时都可能不会回
来。然后是老玉打开VCD机,给M看同志片。

  “这光盘是你的吗?”M问。

  “不是,是大圈搞来的,也不知这个老妖精是从什么地方搞到
的。”老玉呵呵一笑。

  两个人在眼前的画面的刺激下,脱掉了衣服。

  大圈来了,在门外搞,在门外呼叫。M尽快穿上衣服,去开门,
他想让外边的人看到老玉的裸体──生气或不再理老玉。

  “等一等!”老玉着急地去找自己的裤子,就在他找到裤子并准
备穿时,M拉开了门,大圈看到了M想让他看到的画面。

  大圈很快平息掉了满胸的怨恨和醋味。他故作潇洒地说:“我请
客,走!一起喝酒去。”

  M和老玉打了个招呼,找了一个借口走了。老玉跟著大圈走进了
一家酒馆。

  第二天,老玉去M的住处找M,M的门锁著。老玉去公园找M,
M看见老玉来了,远远地躲开了。老玉很伤心。

  第三天,老玉去M的住处找M,M的门还是锁著。老玉知道M一
定是在公园里,他去公园找但没有看见M的影子。

  第四天,老玉去M的住处找M,他猜想M的门可能还锁著,走到
后果然是还锁著,他把一张留言条塞进了门缝。

  第五天,老玉到公园看见M一个人忧郁地坐著。他对M的怨恨
自
我淹灭了,他欲望的波涛起浮不定。

  “我们还是分手吧,你如果不能和大圈分手。”

  “我现在还不敢说和他分手,这个老妖精说如果和他分手,他就
到我的家里来闹!”

  “不会的,大圈他不会到你的家里闹的,他自己也有家人,他是
在吓唬你。”

  “我还是怕他呀!你给我时间吧!我找好一个机会再和他说分
手。”

  “我不想等你了,我和你相互付出的感情是不平等的,我付出给
你的是全部的感情,而你付出给我的是三分之一的感情──一份给你
的黑猪婆,一份给你的儿子,剩下的三分之一还要再分一半给大圈!
我和你之间也从来没有交流感情的时间,大多时候你陪大圈去喝酒了,
每次和我一见面就脱裤子,完事后提上裤子就走……我不是你的性工
具,我有感情!你在乎过我的感受吗?还好,我现在还没有把感情陷
进去,还是早点说分手吧!”

  老玉的眼睛红红的,有潮湿的液体几乎快要渗出来。

  “对不起,我知道让你很委屈,我也想多抽一点时间陪你,但我
……”
 
  “你不要解释了!”

  “这样吧,我明天请一天假,给你买衣服去!”

  “我不要你为我破费,你还是把钱留给你的老婆和孩子用吧!你
已经对不起她们了啊!”

  老玉望着M的背影慢慢地走出了公园。

  老玉回到单位请假,他知道单位有规定,没有特殊的情况领导不
批假,老玉对主任说:我的大爷死了!

  老玉和M开心地玩了一天,老玉几次要给M买东西,M谢绝了。
老玉想到大圈每次给自己买东西时,自己都特别高兴地接受了。M不
接受,他觉得M很难相处,如果M接受,他会看轻M,看轻M才能减
轻心中的压力。

  又过了两天,老玉和M的感情又出现了危机。老玉又去请假,他
悲伤著一张脸,这次对主任说:我的岳父死了!

  又过了几天,老玉和M的感情几乎到了分裂的地步时,老玉又去
请假,他悲伤著一张绝望又苍白的脸,这次对主任说:我的舅舅死了
……

  “老玉啊老玉,你们家怎么老是死人啊?!”主任用安慰人的眼
睛再次批了假条。

  老玉刚一走出烟厂大门,就被大圈叫住了。两个人又去了酒店。

  “小玉,你不要再和那个小子再继续下去了,你瞧瞧你都瘦成什
么样子了啊?谁还会心疼你?我看着你不高兴我就难受!为了让你开
心,我还是包容了那个小子!你和那个小子是不会有结果的啊!你为
他付出了感情也是没有用的啊!他不是本地人,随时都会离开这个城
市回老家结婚生孩子!我们已经是老邻居了,知心知底……我们之间
的感情才能长久下去。”

  大圈的话动摇了老玉,他把这一天的假期全花在了大圈身上。两
个人疯疯颠颠一起去了公园。老玉想冷淡掉M,又怕M死死缠住自己
不放。在公园里,老玉看见了M,却装著没有看见。M当著老玉的面
和另一个小伙子拥抱在了一起。老玉吃醋了,他跑过去,在M的身上
狠狠地拧了一下,脱口说:

  “我们分手了!”

  老玉回头看了一眼M,M的脸上没有一丝的难过,他反而和别人
拥抱得更亲密了。这时,一个中年人走了过来,和M打了一个招呼,
然后招呼M怀里的小伙子一起走了。老玉突然意识到离去的才是真正
的一对,M和那个小伙子只是熟人之间相互闹著玩。老玉回头给M说
软话,M不屑一顾。

  M不打招呼就笑着跑开了。老玉又回到了大圈身边,感觉心里特
别的难受。此时,从另一个城市来了两个老头,一位七十多岁,一位
六十多岁,这两个老头和大圈都很熟悉。大圈请客,老玉陪著,四个
人一起去了公园附近的酒店。四个人中四十多岁的老玉最年轻,他一
直是四个人围绕的话题。老玉很高兴,他很快忘记了许多的不快。在
酒精的相助下,七十多岁的头发已经全白的老头开始返老返童,他不
停地向自己眼中的小玉传递著秋波。

  老玉问服务员洗手间在什么位置。老玉去洗手间,白发老头一阵
激动,也跟著老玉去了洗手间。另一个老头呵呵地笑,大圈哭丧著一
脸黄脸。这时候,一个黄脸婆和一个黑脸婆走进了酒店。

  “叔,老玉呢?是不是嫖去了?”黑脸婆问大圈。

  大圈一看是老玉的老婆和自家的老婆找来了,心里有些不安,他
慌忙解释:“小玉去洗手间了。”

  大圈的老婆走前一步说:“你们喝酒为啥跑这么远?你们一天到
晚不进家门,一定是和别的女人在外边胡混!”

  “老玉他班都不上了!他怎么还不出来啊?”老玉的老婆扭动著
粗短的脖子四处寻找起来。

  天已经黑了,灯光亮成一片。

  六个人有说有笑地走出酒店,六个人各怀鬼胎地走在街上。

  “哎呀!公园就在附近,好久没有逛过公园了,我们去公园看一
看吧!”大圈的老婆说着,就主动带路向公园走去。

  在公园里,老玉看见了M,M正和一个小伙子手牵着手,很亲热
的样子。老玉妒火难平,他想马上跑过去打M一个耳光,然后说:分
手!大圈红红的眼睛一直在老玉身上,他猜透了老玉的心事。暗示老
玉不要在乎。白发老头紧紧跟在老玉的身后,他幻想再有一次机会接
触老玉的肉体。两个女人在前面,他们跟在后边继续走。老玉还是忍
不住歪著脖子回头看,他看见M和另一个人正拥抱著接吻。老玉的肺
快要气炸了,他跌跌撞撞跑去。

  白发老头紧跟著老玉跑,大圈也紧跟著跑,另一个老头看着他们
跑去的背影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跟著跑?两个女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也跟著跑了起来,一对对谈情说爱的男女或男男或女女,他们都不知
道发生了什么事,也紧跟著跑了起来,所有人都跑了起来。

  黑夜的有灯光的公园里,一阵奔跑声,惊呼尖叫声响成一片。

2006-3-28
──────────────────────────────
《桃红满天下》网址:http://www.csssm.org 
电子信箱:taohongcsssm@yahoo.com(中英文兼容) 

《桃红满天下》编辑部成员: 
总编: 二言 eryan_lin@yahoo.com          
编辑: 杨青 艾立